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2016 美国总统大选,是不是该 Snapchat 登场了?

Jonathan Mahler2015-05-06 16:06:00

Snapchat 数以亿计的用户基础让它有足够的潜力,号召那些刚刚获得选举权的美国年轻人们参与到选举活动中来。

2016 年的总统大选,是不是该 Snapchat 登场了?

Snapchat 是美国成长最为迅速的手机应用软件,上周有报道称,Snapchat 将聘请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的政治新闻记者彼得•汉比,因而自然而然就引出了 Snapchat 是否将进军美国大选报道行列的问题。Snapchat 并未对外公布他们的计划,同样,汉比也拒绝对此事做出任何评论。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因其“阅后即焚”功能而曾让美国许多州的年轻人宽衣解带发自拍的图片分享网站,现在要进军政界了。Snapchat 现在已经拥有了一亿的用户群,在这一亿人当中,大部分都是生活在美国本土的 18 到 31 岁的年轻人,而这群人的选票完全有能力“撼动”2016 年的美国总统大选。

受“阅后即焚”应用 Snapchat 聘请,CNN 政治新闻记者彼得•汉比担任其成立不久的新闻部掌门人。

“美国的青年一代既热衷于了解国家的未来趋势,却又对传统的新闻报道不屑一顾,因此对于美国的政界来说,最难解的谜题莫过于:如何才能让美国的年轻人参与到政治事件中来,”美国总统奥巴马前高级顾问丹•菲弗在写给我的一封邮件中说到,“Snapchat 有可能会让这个难题迎刃而解。”

对于一个新媒体公司来说,没有什么比在总统大选报道上一鸣惊人更出彩的事情了。总统竞选就像一个盛会,但站在舞台上的远远不止有候选人们;那些报道大选盛况的新闻媒体也同样受到人们的瞩目。曝出一条独家新闻,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宣扬,那么总统大选也会成为你的舞台。

BuzzFeed 就是靠着这样的套路一炮打响的,它曾是第一家曝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受到昔日对手麦凯恩支持的新闻机构。仅仅在 BuzzFeed 开始跟踪报道大选情况的第三天,就曝出了这样一条重磅消息。(另外一篇关于候选人罗姆尼进行美黑喷雾的匿名消息也在之后曝出。)

Snapchat 并不是第一个靠内容多元化来吸引更多用户参与其中的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 就一直与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一些媒体公司进行接洽, 希望这些媒体能够将其文章和视频等信息直接发布在 Facebook 的平台上,使 Facebook 的用户不需要点击外部链接,就能浏览这些媒体发布的相关内容。

Snapchat 似乎要做到的还不止有这些:Snapchat 还将发布自己的原创内容。而大部分的社交媒体平台都不愿发布这种原创新闻,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原创不仅运作困难,而且开销不菲。

对于 Snapchat 来说,资金并不成问题,近期有投资人对 Snapchat 估价达到了足以令人咋舌的 150 亿美元。即便 Snapchat 不会以传统方式采集和发布新闻,但它仍有足够的财力聘请更多的编辑和记者。

Snapchat 的政治报道将会以怎样的方式呈现呢?今年,Snapchat 公司开发了一个叫做“发现”(Discover)的新功能。这就使 Snapchat 的媒体合作伙伴——包括 CNN,Vice 和 ESPN (娱乐体育节目电视网)等等——每隔 24 小时就能在其本媒体的 Snapchat 频道上发布新闻内容。你可以把它想成一个有多个频道的有线电视,只不过这些媒体发布的内容即便不是专门为 Snapchat 而制作的,也经过了精心编辑。这些媒体在 Snapchat 上发布的大多是色彩鲜艳、有劲有料的图片和大量的视频,只有很少一部分的文字内容。对于常常等着手机看的年轻人来说,这些都是很好的“精神零食”。

周六在美国喜剧中心频道,会有两名喜剧演员 Key Peele,他们将分别扮演拳击手梅威瑟和菲律宾拳手帕吉奥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的场景。Vice 新闻频道的播报则是以中国的毒品问题开始;再换一换,或许你能看到巴尔的摩目前抗议示威的视频。

Snapchat 也有它自己的频道:现在来讲,即使你在 Snapchat 自有频道上看到了尼基•米娜什(Nicki Minaj)在犹太受戒仪式开腔,也不大可能会看到关于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保罗在伊朗问题上表态。但汉比的到来,很有可能会改写 Snapchat 这种娱乐新闻当道的局面。

但更有意思的可能要数 Snapchat 开发的“直播”(Live)功能。直播的运作方式是这样的:公司会针对一个事件给用户划定一个数字界限,或者说是“电子围栏”。Snapchat 的用户们能够在这个“围栏”之中上传“快照”——可以是图片或是视频——为围栏中的快照事件添砖加瓦。Snapchat 公司的管理人员将把用户上传的这些素材编织成一个完整的故事。这差不多就是自制电影的雏形,而 Snapchat 的用户们就是这些电影的导演。本周末,Snapchat 的用户们就能看到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伦敦民众对皇室新成员的不同反应,也能欣赏到肯塔基州德比赛马节的盛况。

Snapchat 里的许多内容都有庞大的观众群。今年一月份,关于纽约“末日暴雪”的报道在短短 24 小时内就吸引了 2500 万观众。四月份,科切拉音乐节的推送在 3 天内就赢得了 4000万用户的关注。对于许多互联网的老总们来说,这样的数字真的是天方夜谭。

总统候选人访问爱荷华州期间的展览会,甚至是总统竞选辩论时,都可以成为 Snapchat“电子围栏”中讨论的话题。Snapchat 上的这些话题会像摇滚音乐会一样吸引眼球吗?也许不会,但即便关注这些话题的用户只占总数的一小部分,这个数量也是惊人的。

汉比今年 33 岁,从新闻学院毕业后直接进入 CNN 工作。他曾见证了网络和手机逐渐侵蚀传统的新闻制作网络,成为人们获取政治新闻不可或缺的一大来源,这种状况在竞选季尤为明显。

CNN 工作时,同事们都知道汉比喜欢利用最新的传播技术。他鼓励同事们用社交媒体做新闻,还自创了一个叫Hambycasts”的短视频节目

但另一件事充分显示了他是名合格的记者——也可以说是特别得不那么合格,那就是他把 Snapchat 引入了政治领域。而在 2013 年,他曾向哈佛大学研究中心写了一篇长达 95 页的报告,谴责数字媒体报道选举活动的方式。

报告中,汉比没有把早期的新闻业理想化。美国资深传媒人克劳斯写过一本书,他把那些油腔滑调的记者们称为“汽车上的男孩”,这些记者的叙述方式成为了当时政治报道的主流。汉比对 2012 年总统大选中的精选游说团也十分反感。他写道,社交媒体绑架了记者和选举,“迫使新闻报道速度更快、内容更少、冲突更多,这牺牲了新闻的信誉和崇高,只剩下了琐碎的谈资。”

汉比主要的不满在于,当今媒体新陈代谢速率过快,媒体由于没有近距离接触到总统候选人的机会,便编造出许多肤浅又自说自话的报道。Snapchat 从前只是一个能让自拍照在分享后十秒内消失的应用,在执掌这个价值数百亿的手机软件王国的新闻部门之后,汉比能否改变社交媒体新闻报道的这种不良趋势?

“Snapchat 的出现看似荒谬可笑,但我也不确定它最终会向什么方向发展,”身经百战的总统竞选游说团成员杰夫•格林菲尔德说道,他在 Twitter 上很活跃,他还说汉比的报道让他印象深刻。

昙花一现的 Snapchat 可能最终也会遇到汉比在报告中所提到的各种问题。但同时,它数以亿计的用户基础又让它有足够的潜力,号召那些刚刚获得选举权的美国年轻人们参与到选举活动中来。

无论社交媒体涉水大选新闻报道的结果如何,竞选团队一定会尽可能地利用这些手机应用,去接近那些手中刚刚拿到选票的年轻人。

“很多年轻人把手机当作消磨时光的玩物,他们会上 Snapchat 发照片,但现在还不会太多关注政治新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杰布•布什的公关顾问提姆•米勒说道,“我怀疑年轻人们是否会在 Snapchat 上面讨论国家政策问题,但无论如何你也要想办法,让那些不愿看长篇政论的人开始关心国家的政局。”

当然,这样做也是有风险的。Snapchat 上的氛围是十分感性的——它随意、有趣而且自由。上面的内容都是十分俏皮的口语和缩略语。如果有人发布坏消息(当然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可能有人会恢复一个“呸”表示不满,但 Snapchat 的用户都很擅长用表情符号来交流。

对于那些中年政客来说,这种交流模式并不那么容易掌握,一旦搞砸了,整个竞选团队都会面上无光,特别是对于候选人来说,将会尤其难堪。

 

翻译 is译社 孙一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