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为适应新时代网络安全,华盛顿开始和硅谷联络感情

David E. Sanger and Nicole Perlroth2015-04-28 19:28:58

政府官员们认为,可以在技术上做出一些妥协,从而提高电子通信的安全性。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奥巴马最新任命的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在上周的硅谷一行中,宣布了进行信息战的军事新战略,也开启了美国国防部对有潜力的新兴技术公司的支持计划。卡特此行会见了硅谷的工程师们,他还表示,这些人才掌握的技能,正是国防部在抵抗美国目前面临困境时所不可或缺的。

但卡特很快又强调说,国防部方面需要与硅谷之间重新建立信任。硅谷的几个支柱企业,如苹果、Google Facebook(卡特此行参观了这几个公司在硅谷的新总部大楼),在近两年时间内均对外宣称,正在研发可以绕过国家监测体系的加密技术。美国的重要情报机构国家安全局自然也在这些公司的大名单之上。

我认为公众和这些公司应该相信,我们在网络安全方面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合法、合理和必要的,卡特对斯坦福大学的师生如是说道。

他还鼓励新一代软件开发人才和年轻企业家们,让他们把眼光从开发热门应用转向为美国实施网络安全战上,为抵御来自中国、俄罗斯和朝鲜的网络黑客攻击做出贡献。在谈到美国前情报人员爱德华·斯诺登的“棱镜门”事件时他强调,斯诺登泄密的那些文件恰恰“显示了在我们在做的事情和公众心目中我们在做的事请之间,存在着一些差异”。

上周卡特这一谨慎的呼吁,是政府方面为了消除斯诺登泄露机密文件造成的负面影响而做出的努力之一。这边厢,卡特在学生中受到了足够的尊重,而就在卡特所在位置往北 30 英里的地方,也就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网络安全专家的集会上,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约翰逊和其他政府官员受到了强烈的质疑。

政府官员们认为,可以在技术上做出一些妥协,让美国联邦调查局和情报机构破解潜在恐怖分子和犯罪嫌疑人的邮件,并跟踪其线上活动,从而提高电子通信的安全性。大会上有许多网络安全专家称,不可能做出这种妥协让步,他们认为,这种技术妥协同样会给俄罗斯和中国以可趁之机,而且美国政府很有可能会滥用这种权力。

“加密技术会给政府跟踪犯罪活动和潜在恐怖活动带来困难,”就在约翰逊发布这一言论后不久,为数众多的企业家和工程师都挤进了大会的第一个研讨会,这个研讨会的名字叫做“后斯诺登时代的密码学”。在这一研讨会上,世界上最优秀的程序员在嘲笑奥巴马政府为确保政府能继续获得特权而要求所谓的“技术妥协”,而台下的人们则在记着笔记。

包括约翰逊和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部长约翰·卡林在内的高层官员认为,硅谷最出色的技术人才能够找到一种方法,既保证政府通过合法渠道进行监控,又能确保用户储存在他们手机和云中的各种通讯数据的安全,罗纳德·里韦斯特投资了一款常用加密程序,他对政府官员的这种观点提出了质疑。

“他们的这些想法有很多问题,”里韦斯特说道,“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系统全球化的时代,不仅仅是美国政府希望能够获得一个截取情报的渠道,英国、德国、以色列、中国和伊朗等等一系列国家都希望有如此的特例。”

当斯诺登公布白宫机密文件事件在公众视野中渐渐褪色之时,对于那些越来越多的致力于计算机与加密技术的专家来说,这一事件还远远没有结束。

约翰逊的一名副手菲利斯·施耐克在一块大屏幕上展示了一些彩色图表,表明了政府想要私营企业协助政府、对互联网进行实时监控和拦截恶意程序流的意图。

“我们希望你们能从中获利,”杀毒软件公司 McAffee 前首席技术官施耐克说道。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说,担心政府是否会把这种恶意程序拦截系统用于其他目的。

奥巴马的网络安全协调员迈克·丹尼尔一直在尽力调解管理层中有关加密条例的辩论,他在私下会晤了许多技术公司的 CEO,还向公众呼吁制定“网络行为准则”来约束那些攻击美国企业、白宫、国务院和国防部网站的黑客们。但他也知道,在这一领域,外交手段已经残酷地被科技发展淘汰在后了。

“政府担忧的是自己已经落后了,”2012 年从美国海军退役的前太平洋舰队司令帕特里克·沃尔什说道,目前沃尔什是安全威胁与风险管理专业公司 iSight 的高管之一。

卡特在斯坦福的演讲中提到,曾经的战争是国与国之间的对抗。但他强调,在网络对垒这个领域,最难以抵抗的威胁和武器都是由银行、安全公司,以及苹果、Google、Yahoo、Twitter 和 Facebook 等硅谷技术公司发现的,因为这些企业是世界通信的主要传输渠道。而这些数据也是华盛顿最需要的。

在棱镜门事件过去两年后,除非逼不得已,很多公司都不愿意向政府提供任何信息,特别是现在大多数公司都在极力向全球市场中的各国客户证明,他们正在尽可能远离美国政府的控制。

美国新的国防部长在硅谷一行中可能受到了人们对政府官员最热烈的欢迎。卡特曾在斯坦福大学读研究生,在奥巴马任命他为国防部长之前,去年大部分时间卡特都在斯坦福度过。他说,那段时间让他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在新技术发展和各种科技公司崭露头角时,美国国防部迟缓的采购体系十分不合时宜。

Facebook 上,他与克林顿政府的前同僚雪莉·桑德伯格谈论关于利用社交媒体联络部队的事件——也谈到了恐怖组织熟练应用社交媒体召集部队将会带来的巨大挑战。周五,他到安德森·霍洛维茨风险投资公司,会见了一系列相对较年轻的风投公司创始人。

“他真的只是想知道,他们的技术如何才能解决国防部目前面临的问题,”参加了会见的公司合伙人玛吉特·温马彻斯说道。

在会议中,卡特与安德森·霍洛维茨投资的 GitHub 公司的高管进行了对话。最近,为阻止西方新闻报道传到中国公众手中,中国对 GitHub 发起过一次网络攻击。

奥巴马在二月曾访问斯坦福大学,当对那些致力于保护个人隐私权的人们表示同情的同时,他也表示,由于新的加密技术的出现,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其他机构也担心网络通信变成“暗箱操作”,这两个方面要互相协调平衡。(苹果公司表示,在新的 iPhone 系统下,即便有法院决议在,也根本无法破译手机中的加密信息而获得数据。)奥巴马的助理表示,如何处理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分歧,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讨论。

涉及到如此多的数据和如此频繁的网络攻击,密码员称,现在对加密技术的应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迫切。

国家安全局局长马克·罗杰斯提出的一项提案,是要开发一种分离密码系统,在这一系统中,公司掌握着一半的密码,政府或其他机构掌握另一半能够解锁通讯信息的密码。只有在法庭允许的情况下才能将这两部分密码合在一起。但是许多网络安全专家都不认同这一想法,他们说,这将给黑客留下更多可趁之机,其他政府也会提出同样的要求。

“即使政府获取信息的一些渠道被截断,情报部门目前收集的信息量也远远多于历史上的任一时期,”密码员保罗·考克尔在 22 日说道,“那种要我们停止科技发展,以确保我们行业与业务安全、同时保证政府仍占有获取信息渠道的想法,显然是一种异想天开。”

 

翻译 is译社 孙一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