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讨厌二维码的人有福了,微信正在把它消灭掉

FakeDaily2015-04-01 17:00:28

讨厌那些毫无美感的小方块?它们很快就将成为历史。

为什么有人用手指在你背后写字,你没有看到它,但你还是能“认”出它来?

这是昨天微信的一个内部新品演示会上,来自图像搜索部门的工程师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在这个严格保密的内部会议上,可能正酝酿着一场真正的革命。

据知情者透露,张小龙也出现在这次会议上,讲述者称,张小龙与其说是在检阅麾下工程师的能力,还不如说是检阅自己——至少在现场的激动表情上看确实如此。

身在现场的这位知情者称,这个用于演示的 PPT 充满了大段大段的文字,枯燥无味。

但它让人兴奋在于:你“认”字取决于两个因素,你“看”到它,你“认识”它。学过汉语的人很清楚一点,后者比前者重要得多。

在图片搜索领域,这是关键。图像识别技术也是这两个元素,通常会表述为“既要有当时进入感官的信息,也要有记忆中存储的信息”。以往好多技术开发者寄希望于更全面地“看”,但对存储信息那一部分缺少足够的投入。

包括二维码扫描,它当年的技术价值在于它的识别性——你看到了什么。

好了,说了这么多,终于说到正题了:那个讨厌的二维码可以抛弃掉了。要干掉它的恰好是对二维码依赖最高的腾讯。

这个新技术是希望把自己的技术突破转移到对面那个维度上去,“世界上的物体千变万化,但实际上决定一个物体是什么的元素并不像想像得那么多,”演示者介绍,“一个物体识别可提取的特征可以包括颜色、纹理、平面空间对应关系、外形,它出现在哪里,它周边有什么,更不要说它有时还会附有文字信息……可能七八个数据就会解决大多数物体的识别问题。想想六度空间,这 6 个环节酝酿了多少变化。这些数据当然也是如此。”

这个基于内容的图片搜索(Content-based image retrieval,CBIR)已经多年没有实质性的应用突破。在微信的计划中,用户以后只要用扫描或者拍照功能对应到相应产品和产品图片上,系统将自动给出二维码所传递的信息。 (《好奇心日报》祝你愚人节快乐)

通俗一点说,二维码还在,只不过你已经不用面对它,它发生在后台。

对于各种商品来说,它的最大价值在于不用再生成一个二维码来传递信息,你在那里,人们就已经知道它的来源、特点……你想要给消费者看的所有信息。

你可以想像的一点在于,如果是 Google Glass 还愿意继续生产开发下去的话,你不用再说“眼镜,看二维码”,而像个正常人一样正常打量一个产品就可以解决问题。

当然,像任何一次创新一样,虽然产品提供者再也不用费力地生成一个二维码,但它需要被分析,它的这些数据将会越来越多地被腾讯或者其它服务商所占有,当数据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个产品的引以为豪的独特性和秘而不宣的特质将不再有隐私可言。(《好奇心日报》祝你愚人节快乐)

《大西洋月刊》在 2015 年 3 月的一篇文章中恰好也提出了“物品隐私”这个概念,作者尼古拉斯·卡尔在《物联网让我们无处可去》的文章中称,越来越多的 ipv6 的应用,让产品和世界上所有的物体都有了一个互联网编码,我们的世界完全数据化的结果就是我们自身的完全数字化,比特化。不用担心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会不会改变我们的世界,我们自己就已经是机器人了。

张小龙的新应用,或许会让这种担忧更迫切。在昨天的演示会上,据说大家对这其中的一个大 Bug 争论两个小时之后戛然而止:这可以扫描一个活生生的人吗?答案是当然可以,但真的要这样吗?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好奇心日报》祝你愚人节快乐。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