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两个“博物迷”组建的业余考古队,在印度平原上发现了远古艺术

James Gorman2019-05-11 06:49:51

即使到了 21 世纪的今天,这些岩雕也能为现代观赏者带来无穷无尽的灵感,就像它们为我们的远古先祖带去启发一样。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印度拉贾布尔电 — 在距离孟买一天车程的山地,傍晚的微风轻轻吹拂,苏迪尔·里斯巴德(Sudhir Risbud)在岩石间踱步,为我指出雕刻于岩石表面的船体、飞鸟、鲨鱼、人像以及两头实物大小的老虎图案。

“这些野兽都是雄性。”里斯巴德指了指那些异常显眼的生殖器官笑着说道,他刚刚对 20 多个岩雕做过例行检查。这个遗址地点共有约 100 多个远古岩雕图案,全部刻在红土(laterite)岩石上。红土是阿拉伯海沿海平原上常见的一种带有凹坑的坚硬岩石。

而这 100 多幅岩雕也只是冰山一角。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考古和博物馆理事会(Directorate of Archaeology and Museums)拥有一支活跃的业余考古队伍。自 2012 年以来,里斯巴德和达纳杰·马拉瑟史(Dhananjay Marathe)这两名醉心于博物学的工程师会员成立了一支岩雕调查小组,并发现了 1200 幅远古石刻作品。理事会主席特哈斯·加奇(Tejas Garge)表示,他们的发现对推动考古学发展具有意义重大。

这些新发现的远古雕刻作品,将成为科学家了解石器时代人类生存状态的窗口。目前研究者已在澳大利亚、美国西南部、非洲和其他地方发现了壁画以及雕刻作品,这些神秘的讯息都是由远古人类留下的。

加奇博士估计,这些地面岩雕可能有 1 万至 4 万年的历史,但很难准确判断岩雕的创作年代,毕竟对世界已知岩雕集合开展系统性研究的工作才刚刚起步。

其中一些岩雕描绘了鹿、鱼、海龟等动物,似乎在讲述狩猎采集的故事。另一些则描绘了老虎和大象等猛兽。一些岩雕描绘了人类形象,这可能是与生育崇拜有关。一些岩雕描绘了母神形象,类似的图像也出现在印度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岩石艺术中。那些与生殖崇拜相关的人形雕刻画通常包含抽象元素。有些雕刻作品造型奇特,完全是抽象思维的产物。

即使到了 21 世纪的今天,这些岩雕也能为现代观赏者带来无穷无尽的灵感,就像它们为我们的远古先祖带去启发一样。

位于印度西海岸果阿邦(Goa)北部港口城市拉特纳吉里(Ratnagiri)的岩雕。

指南针在拉特纳吉里市 Devache Gothane 村的一个岩雕遗址上无法显示正确读数,原因尚不清楚。

有些岩雕磨损严重,有些则纹理清晰,那些被沙子覆盖的岩雕保存状况最为完好。加奇博士说,州政府已经拨款 300 万美元专项资金,部分用于岩雕保护工作,部分成为研究经费。研究工作将最终确定岩雕的成形年代,并试图了解创作这些雕刻的原始部落生活状态。

与世界上现存的大多数石器时代岩画不同,这些岩石艺术并不是壁画或者立式雕像,相反它们被刻在了平坦的山顶地面以及裸露的岩面,分布于孔坎(Konkan)海岸高原地区。雕刻者运用写实风格来雕琢动物图案,相比之下那些人类图案更具抽象感。包括大象在内的大多数动物图案,采用实物比例绘制,其中一处包含了许多雕刻图像的地点还是南亚最大的岩画遗址。加奇博士认为,应该把这个遗址地点建设成国家级保护地。

到目前为止,这一发现还没有引起学术界的太多关注,但洞穴艺术专家、《国际岩石艺术简报》(International Newsletter on Rock Art)编辑让·克洛特斯(Jean Clottes)在电子邮件中写道,这“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发现”,虽然科学家在世界其他地点也发现了保存完好的地面石刻,但如此大型的岩雕遗址并不多见。

曾发表过大量关于印度岩雕文章的自由职业研究员兼艺术家米娜克什·杜贝-帕萨克(Meenakshi Dubey-Pathak)表示,这些岩雕所勾勒的动物造型以及人像与其他在印度以及全球各地发现的远古岩雕存在相似特点。

她解释道:“创造了这些岩雕的部落以狩猎采集为生。”这些图案并不是刻来欣赏的,“它们有特殊的意义和作用”。

自从去年秋天新闻媒体报道了里斯巴德和马拉瑟史诗般的考古发现后,印度游客都希望能够亲眼欣赏到这些古迹。然而,遗址地点不怎么好找。游客可以在 Ratnagiri 市旅游网站上找到相关图片,但网站没有提供具体路线图或经纬度信息。

找到这些岩雕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向当地居民问路。加奇博士、里斯巴德以及马拉瑟也不想改变现状:因为大部分的岩雕都位于私人领地,通过购买地皮来保存岩雕的做法花费太高。加奇博士还希望这些石刻遗址能成为当地居民的收入来源。

他描述了自己与一位茶水摊主的偶遇经历,这位摊主在其中一个遗址附近的十字路口旁摆了一个小茶摊。加奇博士说,政府曾考虑过为遗址设立路标,但摊主却不赞成这种做法。

摊主告诉加奇,游客通常会在茶摊歇歇脚,喝上一泡茶,然后向他询问遗址的位置信息。调查组发现远古岩雕的消息不胫而走,茶摊的收入也逐渐增加。目前,加奇博士所在部门正计划以 15 个遗址地点作为试点项目,建设观摩用的高架平台、小卖部,并为所在乡村建立一套售票机制,希望能为游客提供舒适的观景体验。

考古学家在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辛杜达格地区(Sindhudurg)坎卡瓦利镇(Kankavali)附近的一个洞穴里发现了中石器时代的代表性石料加工工具——细石器(microliths)。他们还在 20 多英里外的其他岩雕遗址发现了类似工具。研究人员希望能在岩雕遗址附近找到远古人类居住证据。

一个张开双臂,手提猎物的猎人形象。

达纳杰·马拉瑟站在雕刻于红土岩石上的远古抽象图案边缘。

这处岩雕遗址在三月份之前的旱季寸草不生,但在雨季过后却长满了茂盛的植被。

雕刻于岩石表面的抽象人形。

在里斯巴德和马拉瑟展开调查之前,一些岩雕遗址已经为当地人所知。1980 年,科学家还对一处遗址展开过研究。业余历史学家和学者也曾发表过一些文章,讨论少数得到学界认证的岩雕。但直到这两名工程师展开系统性岩雕搜寻活动后,这些岩雕的数量以及内容丰富程度才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们还招揽许多志同道合的岩雕爱好者,组建岩雕调查小组。印度媒体和英国广播公司去年对调查小组取得的成果进行了报道。

他们两人都是“博物迷”。马拉瑟还出版过一本孔坎高原观鸟指南。他们俩在参加鸟类调查活动时结识了对方。在那次交谈中,两人纷纷讲述了年轻时首次目睹岩雕图片给他们带来的震撼体验,他们迫切希望解开孔坎高原上的岩雕谜题,于是组建了一支调查团队。

马拉瑟说,万事开头难。头两年“我们运气不佳”,收获甚少。直到有一天,他们遇到了一个老牧羊人,并从老人口中得知村民新发现的岩雕遗址。季风季节会为干燥的山地带来充沛降水,让原本植被稀疏的高原地区长满茂盛的野草和鲜花,由于牧民经常到高原上放牧,他们对附近的环境非常熟悉。当得知这一“秘密”后,马拉瑟开始到处结识牧民。他们在为调查团队指出岩雕遗址的同时,往往还会将这些岩雕与神话故事联系起来。

马拉瑟指了指岩石上的凹陷处,这看起来就像是人体卧躺后留下的印记。据村民说,这个印记是罗摩(Lord Rama)的妻子悉多(Sita)留下的——据史诗《罗摩衍那》(Ramayana)记载,悉多被魔王罗波那(Ravana)掳走,村民认定此地就是他们在逃亡途中的歇息点。

从 2012 年 12 月至今,马拉瑟、瑞斯巴德等团队成员不仅找到许多新的岩雕遗址,还向各级政府递交了岩雕认证以及遗址保护申请。

“调查团队干劲十足。”加奇博士说。“他们从当地人口中获取信息,并找到了大量岩雕遗址,这对进一步开展文物保护工作来说具有重要意义。”

加奇博士主攻历史考古学,他在 2017 年前往马哈拉施特拉邦开会时遇到了马拉瑟一行人。

在马拉瑟的邀请下,加奇参观了一些岩雕遗址,并要求下属员工鲁特维耶·阿普特(Rhutvij Apte)协助调查团队开展工作。虽然想要确定岩雕的具体年代并不容易,但毕竟还是有迹可循,加奇博士解释道:第一,当人类走进农业时代后,人们往往会雕刻公牛图案。但马哈拉施特拉邦的众多岩雕中却没有出现公牛图案。各类野生动物图案表明这些岩雕是远古狩猎采集部落的杰作。

苏迪尔·里斯巴德(左)和达纳杰·马拉瑟正在研究石刻图案,这是调查团队发现的众多岩雕遗址之一。

如果岩雕图案的成形时期早于农业革命,那么这些遗址至少可以追溯到 1 万年前。另一个线索是其中犀牛和河马的图案,这表明岩雕遗址可以追溯到 2-3 万年前的更早时期——因为化石证据表明,当时有犀牛和河马生活在这一地区。图案逼真的细节,比如说犀角的形状和位置,显示出雕刻者对这些动物做了细致观察,并不是道听途说得来的想象。

最后,阿普特博士还将岩雕图案与遗址附近发现的石器工具联系起来。他在附近地区发现了中石器时代的代表性加工工具——细石器(可以追溯到 4 万年前)。在还没有定论的情况下,加奇博士认为遗址的成形时期在距今 1 万年至 4 万年间。

他们准备在下一阶段的调查工作中利用无人机记录下每个岩雕图案的整体信息,并以摄影测绘的方式记录下每个遗址的位置。如果预算允许,调查团队还计划利用三维激光扫描记录下岩雕的各项参数指标。这样一来,若遗址由于风雨侵蚀或采矿的原因不幸遭到毁坏,调研团队不仅可以重塑岩雕的轮廓,还能保证每一道刻痕的深度都与原始文物保持一致。

加奇博士的调查团队还将继续搜集证据以更好地了解岩雕创作者。每年季风期间,遗址所在的山丘都会被降水淹没。考虑到这些地方没有山洞等天然屏障做掩护,雕刻者必须特意聚集到这些地点完成雕刻工作。

今年,研究人员在距离山顶岩雕遗迹 20 英里外的一个洞穴里发现了细石器,以及其他更大的石质工具。加奇博士说:“我们希望能在岩雕遗址附近找到更多庇护所,从而更好地了解岩雕创作者的生存状况。”

这些神秘的岩雕作品,不禁让研究人员浮想联翩。加奇博士时常陷入这样的沉思中:“你认为当时的社会发达到人们会为艺术作品买单吗?”比如说向雕刻师提供食物,又或是部落里推举出一位不事生产(采集狩猎)的巧手工匠专门执掌刻图工作。

加奇博士说道,科学家对世界各地的远古岩雕进行系统性分析后发现,这些图像是原始部落在试图理解自然力量过程中的产物,也许人类就是在这一阶段形成了宗教观念。他说,岩雕画中的许多动物可能是原始部落的恐惧对象“大象、犀牛、刺鳐、鲨鱼”,更不用提凶猛的老虎了。

他说,原始人可能认为,有某种超自然力量依附于这些危险生物体内。这种猜想合情合理,因为“在各个文明中,人类总是首先崇拜那些邪恶神灵。”

设计精美的古代石雕作品在时间长河中失去了其原本的意义。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Atul Loke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