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日本新天皇即位仪式即将举行,但候任皇后雅子不被允许参加

Motoko Rich2019-04-30 16:19:20

分析人士指出,禁止新皇后见证丈夫即位典礼的关键性时刻,还违背了日本努力促进两性平等的本意。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东京电 — 日本新天皇德仁亲王(Naruhito)将在本周三即位。在沿袭数千年传统的即位大典上,日本皇位将迎来历史性的交接时刻——新天皇将接过一把剑、一块珠宝和皇室玉玺。

59 岁的德仁亲王会在父亲退位后的隔日登上菊花宝座(Chrysanthemum Throne)。他的父亲,85 岁的明仁天皇(Emperor Akihito)是 200 多年来第一位在生前退位的天皇

在皇宫宫殿举行的即位仪式将以另一种方式创造历史:届时将有一名女性观礼,这在现代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内阁的唯一一名女性成员片山五月(Satsuki Katayama)将亲临现场,见证德仁亲王即位。

但是,和德仁亲王结婚已 26 年的新皇后雅子妃(Masako)却被禁止出席仪式——此举再次显示出女性在日本皇室家族里地位低下,也反映出日本社会中的女性面临着更为广泛的挑战。

《皇室典范》(Imperial Household Law)对与日本君主制相关的继承顺位和大多数礼仪都做出了规定。其中,当新天皇接过代表他合法继承全世界最古老皇室的神器时,女性皇室成员不得出现在宫殿里。

但限制远不如此。《典范》还规定,女性成员不能继承王位。事实上,皇室女性在结婚后就必须正式脱离皇室,其子女也不能继承王位。

这些规定让皇室面临后继乏人的问题。德仁亲王即位后,继任者将包括他的叔叔(83 岁的正仁亲王[Prince Hitachi])、弟弟(53 岁的文仁亲王[Prince Akishino])以及文仁亲王的儿子(12 岁的悠仁亲王[Prince Hisahito])。德仁亲王和雅子妃的独生女——17 岁的爱子内亲王(Princess Aiko)——将无权继承王位。

2017 年,日本国会通过了“一次性”特别法例,允许明仁天皇在生前退位,当时还附加了补充条款,鼓励政府着手研究改革方案的可能性,其中包括允许皇室女性结婚后仍可留在皇室,以及她们的后代也有权继承王位。

但屈服于保守派的压力,该补充条款没有提到允许女性继承王位。

虽然安倍政府的政绩喜忧参半,但已经在推动日本社会和经济中的女性赋权。政府承诺,在本周德仁亲王即位后,不久将针对皇室女性的有关问题展开讨论。

肯尼斯·J·鲁夫(Kenneth J. Ruoff)是波特兰州立大学的历史学家和研究日本帝国文化的专家。他说:“我认为他们不太想这样做,但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因为他们正面临着皇室后继无人的窘境。

保守派往往会强调传统的重要性,以此证明纯粹由男性继承王位的合理性。

“如果皇室女性或她的孩子有权继承王位,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日本柏市(Kashiwa)丽泽大学(ReitakuUniversity)的法律及哲学系教授八木秀次(HidetsuguYagi)说道。“皇室将会失去其合理性。”

但也有历史学家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皇室传统已经发生了改变。

“仅限男性继承王位的想法是一种现代产物,”大手前大学(Otemae University)西宫校区研究文化和历史的副教授田中凯瑟琳(Kathryn Tanaka)说道。她补充说,“这种做法无关‘传统’,而是反应了特定的政治和父权世界观。”

在日本,必须由男性继承王位的规定可以追溯到 19 世纪的明治时代,而日本神话中的天皇世系延续了大约 2700 年。在有记载的 125 任天皇中,当缺乏符合继承资格的成年男子时,先后出现过八名女天皇。

公众意见也强烈支持女性继承王位。日本第二大日报《朝日新闻》的民调显示,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支持女天皇。

与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君主制国家相比,日本皇室家族的步调不太一致。在英国,伊丽莎白二世已掌权超过 60 年,而荷兰、比利时、瑞典、挪威和西班牙的皇室继承人也都是年轻女性。

分析人士指出,禁止新皇后见证丈夫即位典礼的关键性时刻,还违背了日本努力促进两性平等的本意。

“他们忘了国际社会将如何看待此事,”京都外国语大学(Kyoto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研究公共外交的教授南希·斯诺(Nancy Snow)说道。“到时候,画面中只有一名女性内阁成员出席仪式,而我就想问,他的妻子呢,未来的皇后呢?”

考虑到明仁天皇的退位代表了一种与传统的决裂,有观察家认为,过渡到新时代,将是革新皇室其他传统的好机会。

梅拉妮·布罗克(Melanie Brock)已在日本生活了 27年,她开办了一家咨询公司,为计划在日本做生意的外国公司提供服务。她说:“希望我的孙女能够生活在一个不同的世界——那里的人们会说,‘不对,虽然那可能是传统,但就像我们已经改变了人们对于生前退位的看法,现在我们也能够改变皇室女性成员不能出席典礼的观念’。”

就快即位的新皇后雅子妃曾经是象征君主制会发生潜在变化的代表人物。在嫁给德仁亲王之前,她是一名平步青云的外交官,有人希望她能促进皇室女性角色实现现代化。

但当她成为王妃后便放弃了自己的事业,而且还承受了要生育男孩继承王位的巨大压力。近年来,她已经基本上远离了公众视线。

“她的存在向日本大众展示了自己的牺牲精神,还有身处那个位子的身不由己和矛盾心理,”京都外国语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根本宫美子(Kumiko Nemoto)说道。

根本宫美子认为,雅子妃在结婚后放弃职业生涯,“做出了与她同时代的很多女性都做出的牺牲。”

考虑到国会花了很长时间才通过了允许明仁天皇在生前退位的法例——在他表达想退休的想法近三年后才得以退位,任何改变的到来可能都很缓慢。

不过,鉴于日本女性在兼顾事业和家庭方面所做出的努力,东京一桥大学(Hitotsubashi University)工商管理系教授江川雅子(Masako Egawa)表示:“我认为,随着社会期待发生变化,普通的日本人也感觉必须要改变体制。”

但政治分析人士警告,不要向皇室家族注入太多会影响社会变化的权力。

智库山猫综合研究所(Yamaneko Research Institute)的负责人三浦瑠丽(Lully Miura)认为:“在我看来,新皇后不能出席如此重要的即位仪式,简直就是荒唐至极。”

“但话虽如此,我还是必须对皇室家族的政治化表示关切,这可能会破坏自治的民主体制。日本政坛的两方都在试图利用皇室家族来推动各自的政治议程。”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为 2002 年,皇太子德仁夫妇和他们的女儿。图片版权: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