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为首张黑洞照片提供重要算法的女性科学家,遭遇网络霸凌

许振华2019-04-17 06:52:09

霸凌者认为 Katie Bouman 的贡献微不足道,因其女性身份才被大幅报道。

人类终于“拍”到了黑洞。两张照片随之红遍网络,一张是黑洞模糊的照片,一张是29岁的女性科学家凯蒂·布曼(Katie Bouman)对着镜头喜出望外的场景。

凯蒂·布曼是黑洞照片研究团队的一员。正是她,在三年前创造出第一个针对黑洞图像的算法。那时,她还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生。布曼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一个小镇,受镇上的普渡大学及其科学家父亲影响,从小就对科学感兴趣,后在麻省理工获得硕士、博士学位。

4 月 10 日,黑洞照片发布当天,布曼在 Instagram 上传了自己的工作照片。照片中她直望镜头,双手捂嘴,难掩兴奋。

网络与媒体广传的 Katie Bouman 照片,图 / Instagram 

凯蒂·布曼年轻、女性、专业的身份,配以这一张富有感染力的照片,让她成为媒体报道的宠儿。以她的名字作标题、她的照片为题图的报道铺天盖地。布曼母校麻省理工的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在推特上发文称:“凯蒂领导了(led)用以制作首张黑洞照片的新算法的开发”。

凯蒂的成就与报道鼓舞了很多人。对试图在男性主导的科学界闯荡的年轻女学者们来说,她无疑是一个榜样。美国众议院议员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在推特上祝贺凯蒂:“获得你在历史上应有的地位吧!”Alexandria 也给推文贴上了 #WomenInSTEM(女性在泛科技界)的标签。

 图 / Twitter 

被广泛报导的凯蒂·布曼,却迅速成了网络暴力的对象。她的手机信息被泄露,陌生人的骚扰讯息鱼贯而入。推特与脸书上,众多以她为名的虚假账号被注册,冒充她的身份散播虚假信息。

这是霸凌者的理由:布曼不是黑洞照片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媒体却因为需要一个女权主义英雄而大肆报道凯蒂·布曼的其人其事。好事者登上黑洞照片项目的 Github 界面,试图以代码的行数之少(凯蒂的代码贡献数排名第四),证明凯蒂的工作对项目来说微不足道。他们在推特、Reddit 、Instagram 等平台上以贴文、meme 的方式散播消息,声称项目的主要功绩归属于另一位男性科学家 Andrew Chael。好事者也创建了许多以 Chael 为名的虚假社交账号。

有人甚至制作了名为 《黑洞照片:只有 6% 贡献的女人,拿走了 100% 的功劳》的 YouTube 视频,以客观的口吻在视频中掺入了大量假消息。YouTube 上的该视频至今仍未下架,点击量超过 10 万,评论区满满是对视频作者论点的附和。

 图 / Youtube 截屏 

的确,这张黑洞照片背后是两百多位科学家连续几年的努力,布曼本人也从未将功劳据为己有。11 日,布曼在脸书上发文强调,这张照片的功劳不属于单个个人或算法,它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科学家一起辛勤工作多年的成果。

11 日,被造谣者点名的科学家 Andrew Chael 连发七条推特,为自己的同事布曼正名。他认为这些网络谣言,是部分人士针对布曼糟糕的、性别歧视的人身攻击。Chael 明确表示,布曼对处理图像所需要的软件贡献良多,也与同事们一同搭建了成像框架。 尽管合成黑洞照片是一项团体作业,布曼仍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还澄清了有关代码贡献的谣言。他并没有写出 85 万条代码,其中绝大部分是模板内容,他个人只写了 68000 条,而他也并不在意具体的数字。

“凯蒂的工作得到了承认,她还成了科研工作中女性领导力的范本,激励他人,这让我很高兴。” Andrew Chael 在推特上说。

仍有网民不买账 Chael 的声明。一些人士在 Chael 的推特下留言,辩护自己不是性别歧视,只是拥有自己的观点:布曼的贡献值得承认,但媒体不能将团队成就写成女权主义的故事。

有几家媒体反思了报导的问题。《福布斯》刊文写道,媒体应该听从凯蒂·布曼的意见,科研需要团队的力量。 The Verge 则坦言,具体个人的名字与笑脸,比两百多个人组成的照片更易传播。 

这不是第一次以反对女权主义为名义的网络霸凌事件。《好奇心日报》曾报道 2014 年的 Gamergate 事件:一位公开发表女权主义观点的女性游戏评论家,被游戏圈内玩家公开了住址和社保号码,天天遭受死亡威胁。

这种网络霸凌方式,被称为 trolling(或译“搞臭”)。Gamergate 事件正是该现象兴起的起点,许多举措与符号沿用至今:冒名账号、言语骚扰、删改维基百科等公共主页、制作便于传播的 meme 与解说视频……在 Reddit 与 YouTube 上贬低布曼贡献的讨论版中,许多用户都写下了 “Honk Honk” 的留言。这个暗号指代一个 meme,由已经被广泛用于仇恨言论的“悲伤青蛙”再创作而成。

Trolling 一方面以戏谑、玩弄的方式开展,另一方面也会为自己寻找理据。如 Gamergate 事件中,霸凌者宣称行动是在捍卫玩家体验、揭露“性贿赂”。这次的布曼事件,他们则宣称目标在于媒体而非个人,也将衡量项目贡献的标准偷换成代码行数。

无论如何,女性在科研界的确遇到重重困难。相比她们的男性同事,她们获得的引用更少为发表期刊要付出更多。对于科研界的性别问题,有论者辩称这不是不平等,而只是性别差异所造成的兴趣差异。但职业晋升的数据能说明问题:2014 年的研究发现,美国获科研学位的男性中有 1/4 继续科研事业,而女性却只有 1/7。布曼的科研故事,与黑洞照片研究团队中 40 多位女性科学家的参与,应能激励立志参与科学研究的女性。

题图:@biancanazari 在 Instagram 的创作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