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劳动力紧缺导致成本增加,美国雇主渴求更多移民

Eduardo Porter2019-04-07 06:02:05

尽管人们担心机器人会取代工作岗位,但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低技能工人的缺乏会对经济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各个经济领域的企业都在抱怨,没有移民,他们将失去劳动力。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卡洛斯·罗哈斯(Carlos Rojas)要花两个半小时到三个小时的时间,从自己位于加州斯托克顿(Stockton)的家驱车向北,到达硅谷南缘的坎贝尔(Campbell),做给房屋抹灰泥的工作。不过,跑这一趟是值得的:这位来自墨西哥瓦哈卡州的 30 岁移民表示,他的工资大约是每小时 25 美元,视工作略微波动——这是斯托克顿农场工人普通工资的两倍多——而且,他的汽油钱由雇主支付。

“很多人在房地产泡沫破灭后回墨西哥了,后来又出现了驱逐令,”他说。“人就变少了。现在工作多了,就缺人手了。”

今年 1 月,美国全国住宅建筑业非监管工人的平均工资达到了每小时 25.34 美元,比一年前高出 6% 以上,接近政府近 30 年记录的最大年度增幅。即使在对技术要求不高的建筑业,工资也在上涨。

这些增长是更广泛趋势的一部分。半个多世纪以来最紧张的劳动力市场终于开始提升处于劳动力最底层、技能最低的工人的工资水平,结束了多年的停滞状态。

但建筑商们表示,工人成本的不断上升反映出人口统计学方面的一个现实:劳动力在萎缩,可能会束缚建筑业以及其他行业。特朗普总统威胁关闭美墨边境,此举不仅会损害两国的经济,而且会增大劳动力市场的压力。

长期以来,移民,尤其是非法移民,一直是低技能工人的来源。甚至在特朗普加强边境执法之前,墨西哥的经济增长和人口老龄化就已经在减少墨西哥工人流入美国的数量。移民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gration Studies)的数据显示,美国非法移民的人数从 2008 年房地产泡沫最严重时期逾 1200 万的峰值,下降至 2017 年底的 1070 万。

建筑商面临的问题是,住宅建筑业的复苏速度超过了建筑业劳动力的增长速度。房屋修建的数量已增至每月 120 万户,是 2009 年 4 月最低谷时的两倍多。相比之下,住宅建筑行业的非监管员工数量自 2011 年触底以来,仅增长了 40%,达到了 53 万人左右。

“最近这种移民工人的短缺正在影响住房建设和住房负担能力,”全美住宅建筑商联合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ome Builders)执行主任杰里·霍华德(Jerry Howard)表示。该联合会达拉斯分会的负责人菲尔·克罗恩(Phil Crone)表示,劳动力瓶颈导致该地区每栋房屋的造价增加了约 6000 美元,完工时间推迟了两个月。

如果没有移民,劳工危机会更严重。全美住宅建筑商联合会的纳塔莉亚·西尼亚夫斯卡亚(Natalia Siniavskaia)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2016 年,移民占建筑工人的四分之一,而在 2004 年这个数字是五分之一左右。在一些技能要求最低的工作中,移民的比例占到了一半左右,比如抹灰泥、盖屋顶和挂板墙,做这些工作的工人很少受过高中以上的教育。

对劳动力的需求引发了对劳动力的争夺,这种争夺正在各个行业蔓延,拉高了工资水平。“很多景观公司感到不安,它们的员工正在流入建筑行业,因为建筑业的工资更高,”达拉斯的节能住宅建造商艾伦·霍夫曼(Alan Hoffmann)表示。

尽管人们担心机器人会取代工作岗位,但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低技能工人的缺乏会对经济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各个经济领域的企业都在抱怨,没有移民,他们将失去劳动力。

“工资上涨是好事,但如果劳动力缺乏到了无人可雇的地步,就会影响经济增长,”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Dallas)的经济学家皮娅·奥雷纽斯(Pia Orrenius)表示。“在人口减少的小城镇和城市,企业的工资压力也很大,但这是即将出现困境的迹象,而不是生产率提高的迹象。”

劳动力短缺的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皮尤研究中心预计,未来 20 年,适龄劳动人口的数量几乎不会增长。皮尤还指出,如果美国切断新移民的流入,那么美国的劳动人口将从 2015 年的 1.73 亿减少至 2035 年的 1.66 亿。

多年来,移民一直在填补劳动力空缺。皮尤研究中心的分析显示,在过去 20 年里,在 25 岁至 64 岁的人口增长中,移民及其子女占了一半以上。在未来 20 年里,他们将不得不填补婴儿潮一代退休后留下的空缺。

但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5 岁以上、学士学位以下的移民比例在稳步下降,从 2000 年的 76% 降至 2016 年的 70%。这部分移民是最有可能寻找挂板墙或涂灰泥等工作的人。

尽管特朗普政府试图改变移民政策,限制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移民进入美国,吸引更多拥有高等学历的工人,但企业仍然急需技能较低的移民。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数据显示,移民占酒店和住宿行业从业人员的近三分之一,占食品服务业从业人员的逾五分之一。超过一百万移民在直接护理行业工作,也就是担任家庭卫生助手或个人护理人员,负责照顾病人和体弱人士。PHI 是一个研究和支持直接护理人员的非盈利组织。该组织的罗伯特·埃斯皮诺萨(Robert Espinoza)表示,移民占该行业从业人员的四分之一左右。

这些工人中很少有高中毕业的。很多人没有拿到毕业证书。在移民之外的人群中很难找到这样的工人。根据北佛罗里达大学的奥雷纽斯和玛德琳·扎沃德尼(Madeline Zavodny)对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与 20 年前相比,工作年龄的美国人中高中以下学历的人数减少了。

争夺低技能工人的企业让我们得以一窥未来移民减少可能带来的压力。

以农业为例,每 10 个工人中就有 7 个出生在墨西哥,只有四分之一的农业工人出生在美国。去年,美国向农业工人发放了近 20 万份 H-2A 签证,是 2012 年的三倍,因为农场主们在努力弥补无证劳动力的减少。农场主者们抱怨签证项目的官僚作风和相关成本,担心政府对移民工作怀有敌意,可能会缩减签证项目。

有些农场主也在寻找其他办法。“我们看到了种植业从加州向墨西哥大规模转移的趋势,”在加州因皮里尔瓦利(Imperial Valley)以及墨西哥的锡那罗亚(Sinaloa)和瓜纳华托(Guanajuato)经营农场的拉里·考克斯(Larry Cox)表示。

建筑商们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的选择。目前,H-2B 签证似乎是他们唯一的希望。虽然该签证不是为他们设计的,而是为了填补农业以外的季节性工作岗位,但建筑商们现在争相提交 H-2B 申请,他们正在游说国会和政府,希望国土安全部将名额增加一倍。2019 财年的名额上限已于今年 2 月用完。

达拉斯建筑商霍夫曼表示,其他行业的工人正在流向工资更高的建筑业。图片版权:Cooper Ne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建筑商们知道,H-2B 签证无法解决他们的问题。很多愿意填补木匠、水管工和电工空缺的高中生都是非法移民。

“学习高中木工课程的孩子中,有一半是 DACA(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的孩子,”达拉斯建筑商霍夫曼表示。DACA 是一个允许未获授权的未成年人留在美国的计划。“他们没有合法手续,所以我们不能雇佣他们。”

美国离得开国外的低技能工人吗?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预计,拥有高中及以下学历的适龄劳动人口数量将继续下降。但经济会继续创造低技能工作岗位:2016 年至 2026 年,仅食品加工和服务行业就将新增近 60 万个岗位。直接护理行业将新增近 80 万个岗位。

尽管硅谷很有创造力,但迄今为止,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工作可以完全自动化。就连特朗普似乎也软化了对移民劳工的立场,他指出,“我们需要更多的工人”。他一直坚持要求筹资在西南边境修建一堵隔离墙,将非法移民挡在外面。


翻译:王相宜

改图:郑舒雅

题图版权:Cooper Ne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