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控制?

周韶宏2019-03-23 10:00:17

好奇心日报本周主编为您精选。

《1984》大洋国信奉的理念是: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过去。

什么是控制?简单的理解是一方对另一方的绝对限制。那么当施加控制的一方肆无忌惮,是否需要新的力量对“控制”加以控制?

本周我们有几篇文章讨论了控制和控制力量的形成,首先从明星和粉丝的互动关系开始。

粉丝已经成为一个明星存亡的关键,以往的“明星——媒体——大众”传播模式,已经被互联网时代的“明星——粉丝——大众和媒体”模式取代。两者最大的区别,是话语权从媒体转移到了粉丝手中。

《到底是谁在制造流量明星?》探讨了当下粉丝们是如何被组织起来,并且得以在互联网上发出巨大声量的。粉圈本质上仍然是一种组织形式,而关注这种组织形式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当下在互联网场域上发生的变化,以及我们所接收到的信息是如何被控制起来。

大公司对市场的绝对垄断是一种更容易感知到的控制。公司扩张,控制竞争和价格,但什么是“好的垄断”和“坏的垄断”一直存在争议。公司作恶到何种程度才需要反垄断机构介入,被另一种力量控制住?

本周“反垄断究竟是在反对什么?”系列继续更新,我们讨论了两个具体的历史案例。

首先是一百年前的标准石油。19 世纪末标准石油公司依靠技术击退竞争对手、占据全国 90% 的炼油份额,随后标准石油联合铁路控制了更大规模的社会资源。这是最终标准石油被判定拆分为 34 家独立公司的理由——一个公司占据重要基础设施之后,操控这个设施以阻碍竞争的出现。

21 年前的微软面临一样的指控,90% 的个人电脑靠 Windows 运转,微软接着绑定了浏览器和 Office 软件,竞争对手没有生存空间。微软最终被判拆分,但又神奇地反转。

微软案的焦点在于,用户似乎并没有因为被控制感到不满,微软的浏览器免费提供。所以到底如何判断科技公司没有伤害消费者?价格控制是不是判定垄断的理由?今天的微软已经不是最重要的科技公司,有关垄断判定的法律和规则却没有可执行层面的进步。

但是这不妨碍监管采取具体行动对巨头公司施加控制。

参议员华伦呼吁的拆分科技公司不一定会发生,但大公司被反垄断监管越盯越紧是确定的。本周有关监管的事件就包括,Google 连续 3 年被欧盟罚款,这次因为与广告主签订的合同中含有排他性协议被罚了 14.9 亿欧元(约 17 亿美元)。

Facebook 又出事故,安全机构曝光在未加密的情况下存储了多达 6 亿个用户账户的密码,并以明文形式存储。提议拆分这家公司的监管方又了新的把柄。

对科技巨头的提防也延伸到线下零售,旧金山立法者正在考虑一项新提案,旨在使旧金山成为美国下一个禁止无现金零售的城市。拒绝的理由是,亚马逊无银行账户或信用卡的低收入人群构成了歧视。

当然还有很多控制,被控制的一方连讨论的余地也没有。

本周五正式上映的《地久天长》此前在柏林电影节获得了影帝和影后两个重要奖项,但它在国内上映时,却出现了供应版本与柏林版本不一致的情况,引起了观众不同的反应。

另外嘻哈歌手再度受到打击,曾经走出过许多嘻哈说唱歌手的说唱比赛“地下 8 英里” 2018-19 赛季的比赛被全线叫停。

人在时代中如何选择和自处?这几篇访谈值得一看

台湾作家杨照在 41 岁后开始远离新闻业,淡出时事政治,不再热衷关心社会,他说自己越来越“自私”,专注做自己喜欢的读书和写作。我们和他聊了他人生中的三个关键词——文学、历史和社会正义。“这是我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三个追求”,他说。

本周“1999 回忆录”更新到第七篇,许知远讲了他创业中的选择,和他理解的商业背后的意义。

是谁造就了马云、马化腾这批人“让人瞠目结舌的成功”?许知远的评论是:“他们这代人其实很有点像数字时代的洛克菲勒、摩根。这代人创造一个巨大的帝国,后来这代人就不再有这样的机会了。历史上只有很少的几代人有这样的机会,比如刚修铁路的时候,刚发现石油煤矿的时候,或者刚创造印刷机的时候,有这样的一种可能性,他们赶上了。”

“房子”系列本周讲述了一位 99 岁老人王淑珍的故事。她在上海张园住了 78 年,未曾搬过家。张园所在的静安区政府想把这里改造成第二个“新天地”,一片保留旧式里弄的商业区。王淑珍到了搬家的时候。

就像读者留言说的,“一位百岁老人,见证了一个地方近一个世纪的变迁”,也看到“中国社会的发展变迁”。

“了不起的工作室”我们介绍了 Daily Vinyl。Daily Vinyl 最初只是个人兴趣、一个在微博上持续分享“每日优质黑胶”的账号、和一家上架 2000 张黑胶唱片的淘宝店,如今他们成立独立厂牌、组织黑胶周末市集、发行免费报刊《唱片日常》、主办派对、邀请国外音乐人来国内演出、制作实体音乐(磁带、黑胶或 CD),试图把黑胶好变成一群人的日常。

本周的好奇心日报年度图书推荐是《奥斯曼帝国的终结:战争、革命以及现代中东的诞生1908-1923》,有关土耳其的转型历史。如果说两年前的同题作品《奥斯曼帝国的衰亡》让人们充分意识到此前多少为人忽略的一战中东战场的重要性,那么这本书则更为强调帝国神话的破灭。

值得关心的商业新闻

中国 2 万亿减税降费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增值税税率调整终于敲定,新规 4 月 1 日生效,涉及制造业、交通运输和其它十多个行业的增值税率将下调 1 至 3 个百分点。它和我们每一个人有关,在中国吃饭、打车、住酒店、买东西,到手的价格都已经包含了增值税。但实际上收多少税并不完全由税率决定。

小米周二公布了 IPO 后首份年报,几个关键数字都不算太好。同样面临收入增长停滞的还有屈臣氏,不过本周有消息指出,腾讯和阿里有意竞购屈臣氏价值 30 亿美元的股份。屈臣氏估值达到 300 亿美元,约合 2000 亿人民币,我们分析了为什么它会有如此高的价值。

半年两次坠机后,波音 737 MAX 飞机正在接受调查。现在程序上有点问题,波音委托给 FAA 做的 737 MAX 安全认证,有可能是波音自己完成的。

关于飞机,本周我们还讨论一个相对轻松的话题,为了能让你在飞机上上网,都有哪些公司在折腾怎样的生意?

对了,本周苹果发布了一堆(变化不怎么大的)新产品,从 iPad miniAirPods。下周一晚就是苹果的春季发布会,看来不会和硬件产品有关了。


题图来自 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