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一个不为人知的硅谷企业家,成了五角大楼巨额军事合同中的关键人物

Karen Weise and Thomas Kaplan2019-03-25 06:47:50

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混战,科技行业的竞争、国家政治以及隐晦的政府采购界纷纷卷入其中。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迪普·乌比(Deap Ubhi)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26 岁时,他辞去了北加州一间私募股权公司的工作,离开了自己长大和上大学的地方,搬到印度创立了 Burrp!,一个类似于 Yelp 的当地搜索网站。2009 年,他卖掉公司,与校友一起成立了所谓的 Burrp!帮,为印度其他初创企业提供资助、帮助它们发展。

“他为人可靠,而且非常坦率。内心不够强大的人做不到他这样。”一位印度企业家在乌比的在线资料中写道

回到西海岸后,乌比于 2014 年加入亚马逊,向初创企业推广该公司的云计算产品。但是不到两年的时间,他就离开亚马逊,受到自家经营印度/牙买加/墨西哥融合料理的启发,开了一家为餐馆提供技术的公司。

然后,他找到了新的职业方向,将自己的硅谷精神带到华盛顿官僚机构中心。他开始替五角大楼招募技术人员,而自己的餐厅技术公司则变成了副业。乌比后来写道,他希望利用自己的技术“为所有美国人民服务”,而不是“让搜索引擎更高效,或者让快递更快送到客户手中”。

但是,这段曲折复杂的职业生涯让现年 39 岁的乌比登上了华盛顿闹剧的中心。他在五角大楼内部扮演何种角色,以及从何时起扮演这种角色,正在阻碍联邦有史以来最大的信息技术合同签订。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混战,科技行业的竞争、国家政治以及隐晦的政府采购界纷纷卷入其中。

这项将现代云计算引入五角大楼军火库的项目关系到价值 10 亿美元的交易,从 2017 年宣布的那一刻起,就受到众多科技巨头的注意。亚马逊、微软、Google、IBM 和甲骨文(Oracle)无一不想拔得头筹。

但是有一个问题:尽管许多大公司愿意与多家云供应商合作,但这项合同最终将只授予一家云供应商。亚马逊在云计算领域遥遥领先,似乎是唯一一个有能力满足五角大楼巨大需求的公司。然而,这也是乌比与亚马逊之间的关系让合同进程受阻的地方。乌比如今已经重新回到亚马逊工作。

被广泛认为不具备承办这项合同能力的软件巨头甲骨文,一直对单一供应商的合同授予方式表示强烈不满。该公司在联邦法院上陈述自己的反对意见时表示,乌比与亚马逊的关系使得该合同偏向于亚马逊。

在去年诉讼提起前,五角大楼没有发现乌比造成了任何不当的影响。因此,尽管甲骨文提起诉讼,提案评估仍然继续进行。但在今年 2 月下旬,政府表示收到有关乌比的“新信息”,需要进行调查,导致合同进程推迟。

五角大楼发言人艾丽莎·史密斯(Elissa Smith)拒绝透露引起该部门注意的乌比的新情报。五角大楼曾表示,将在 4 月份宣布合同中标者。但史密斯说,对于乌比的调查“预计会影响开标日期”。

亚马逊和通过亚马逊联系到的乌比本人都拒绝对此作出评论。

甲骨文同样拒绝发表评论。但在诉讼中,甲骨文强调了乌比对于亚马逊毫不掩饰的热爱。2017 年初,乌比曾发推文感谢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对于特朗普总统旅游禁令的反对。“一日亚马逊人,终身亚马逊人,”乌比写道

甲骨文联合首席执行官莎拉·A·卡茨。甲骨文一直对五角大楼大型云计算合同的授予方式表示强烈不满。图片版权:Kevin Hag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的评论触及到了一个围绕合同讨论展开的话题,即特朗普是否会影响合同进程?这位美国总统对贝索斯和亚马逊的鄙视从他的 Twitter 上就可见一般。而据彭博社去年报道,在一次私人晚宴上,甲骨文联合首席执行官莎拉·A·卡茨(Safra A. Catz)和特朗普讨论了这份合同。报告发出后,白宫新闻发言人萨拉·赫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表示,特朗普“没有参与”合同制定过程。

按照大多数政府的标准来看,鲜少会有总统掺和到政府合同的竞标当中。但在特朗普还尚未就任总统时,他就这么做过:因为新“空军一号”的造价问题和波音公司(Boeing)叫板,还就 F-35 战斗机的成本问题向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施压。

如果特朗普能够说出“谁应该竞争,或者应该如何对照一家公司对另一家公司评估,那可就开了(美国总统干预具体事务的)先河了,”国防部前采购官员大卫·A·德拉布金(David A. Drabkin)说。

眼下,国防部已委派了一名采购官员正式负责监管被称为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JEDI)的云合同。但是史密斯拒绝透露参与评标的官员。

一位白宫官员于周三(当地时间 3 月 20 日)重申,总统没有参与其中。

军方在云计算应用方面落后于私营部门,但是相关官员已明确表示知道其中的利害。五角大楼的云计划工作由首席信息官达纳·迪西(Dana Deasy)领导,他曾任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全球首席信息官。

“谁能获取分析最佳信息,在需要的时刻提供决策依据,谁就能掌握战场优势,”迪西去年曾写道。

2015 年,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索斯(左)和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B·卡特(Ashton B. Carter)在五角大楼。图片版权:Senior Master Sgt. Adrian Cadiz/Department of Defense

采用私营部门广泛使用的技术对于国防数字服务和五角大楼技术团队至关重要。乌比于 2016 年加入国防部,目前还不清楚他在政府任职期间的主要工作。但是据五角大楼表示,2017 年秋季,乌比在任职的最后两个月里对 JEDI 进行了市场调研。

法庭记录显示,甲骨文认为,五角大楼决定采用单一云供应商的合同授予方式时,乌比正在参与有关 JEDI 的工作。甲骨文引用了乌比对单一云供应商表示支持的内部文档。当空军将另一个云项目授予多个供应商时,乌比写道:这份合同“让我落泪”。

甲骨文称,乌比对于亚马逊的偏爱明显超过其他科技公司。在 Slack 的网上聊天对话中说到另一家云计算供应商时,他发送了一个闭着眼睛吐舌头的表情符号。

亚马逊方面反驳称,五角大楼确认有 72 人参与到合同及其要求的实际制定,而乌比只在 JEDI 早期阶段工作了七周时间。2017 年 10 月底,乌比因为避嫌主动退出 JEDI,称亚马逊和他的餐馆技术公司 Tablehero“可能很快会商讨进一步的合作事宜”。亚马逊表示,两周后,他辞职重新加入亚马逊,并且仍然负责公司的商业版块,而非政务领域。

没有证据表明亚马逊收购了 Tablehero。Tablehero 的一位投资者德拉杰·贾恩(Dheeraj Jain)表示,乌比没有回复邮件。“很遗憾,我们对这笔投资并不是很满意,已经将其取消。”他补充道。

五角大楼首席信息官达纳·迪西,他一直领导该部门的云计划工作。图片版权:Sarah Silbiger/The New York Times

乌比主动退出的九个月后,五角大楼发布了 JEDI 的招标要求,表示采用单一云服务的做法更快也更安全。随后,政府责任署证实了这一决定。

由于亚马逊似乎独占优势,JEDI 合同随即在技术承包商之间引发争议。甲骨文和 IBM 都向负责裁决联邦合同纠纷的政府责任署提出抗议。该署以程序法为由,先后驳回了甲骨文IBM 的上诉。甲骨文的云市场份额很小,在一些前沿研究报告中甚至被归到“其他”级别,但它仍将这场战争打到了美国联邦索赔法院。

甲骨文诉讼导致的合同延迟或许能让微软从中受益。在招标要求发布后的几个月里,几十年来为五角大楼提供服务的微软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让一些专家相信它已经逐渐成为能与亚马逊比肩的竞争对手。

但是,即使证实乌比在合同中搞鬼,也不能确定五角大楼会因此改变使用单一供应商的计划。去年 11 月,政府责任署发现五角大楼的论证陈述“合理地支持”其决定。该署表示,即使乌比左右了合同的制定,反对五角大楼利国利民的决定也是“不正确的”。

乌比在参与该项目时曾说过,加强国家安全是重点所在。

2017 年 10 月,他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他相信自己有关 JEDI 的工作“将成为独特的资产,帮助我们所有的官兵作出更多由数据驱动的决策,让我们的领导力更加高效”。

看来,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工作会让项目中断,甚至陷入危机——如果甲骨文胜诉的话。


翻译:熊猫译社 金金

题图版权:Avalon Nuovo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