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中国要成立新国企接管所有油气管道,加起来 13.3 万公里 | 好奇心小数据

龚方毅2019-03-20 20:15:47

98% 的油气管道和 86% 的天然气管道由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控制。

“三桶油”要把运油运气的管道网络交出来,合并成一个公司。就像之前接管运营商基站的中国铁塔。

3 月 19 日的新闻联播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上提出组建国有控股油气管网公司,并允许民营资本入股。

预计相关业务将从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剥离出来。这三家公司垄断中国天然气长距离输送管道市场,占据 80% 以上的市场份额,其中中石油份额最大。如果综合石油和天然气管道运输,三家公司垄断了 98% 的市场份额

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关于重组三家大型石油公司管道业务并成立新公司组建事项及组建方案,已经于 2018 年年末上报至国家层面等待批复。今年两会期间,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油气领域改革的重要契机之一就是组建管道公司。

天然气长期以来是全球需求量仅次于煤炭和石油(及次级衍生品)的核心能源。根据运输方式可以分为液化天然气(LNG)、管道天然气(PNG)、压缩天然气(CNG)等。

中国是全球天然气消费量增速最高的国家之一,2007-2017 年间的年均增长率达到 12.89%。

去年,全球天然气消费量约 3.86 万亿立方米,增速 5.3%、创五年来新高。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分列消费量前三。其中,中国年消费预估约 2766 亿立方米,预计增长 16.56%。

但是在天然气消费量大涨的同时,中国油气管网建设速度严重滞后,不仅慢于油气消费增长速度,也慢于国务院对管网里程的建设规划。

已建成的天然气管道以西气东输、陕京系统、川气东送、西南管道等为干线,形成全国性的管道供气网络。液化石油气和压缩天然气槽罐车最后再覆盖管道天然气未能通达的城市。

通常国内天然气被开采出来就进入了全国骨干运输管道。而中国近半天然气消费量依靠进口,管道气和液化气分别占进口量的 17.2% 和 26%,从缅甸、土库曼斯坦等地方进口的管道气也接入骨干管道。

之后管道气再分发至省、市级管道,最后通过加气站进入民用、工业、商业等终端市场。

像从俄罗斯、澳大利亚、美国等地经海运经输入的液化天然气则先进入 LNG 接收站,然后通过管道和槽车运输两种方式进入终端市场。

根据多个中央部委发布的文件和石化央企在公开场合所做的陈述,截至 2015 年年末中国油气管网总规模为 11.2 万公里,其中原油、成品油、天然气管道长度分别为 2.7 万公里、2.1 万公里和 6.4 万公里。

按照《中长期油气管网规划》所述,中国在 2020 年和 2025 年需要建成 10.4 万和 16.3 万公里天然气管网,换算下来十年年均增长 9.8%。依照川财证券和国金证券的测算,到 2025 年仅天然气管道建设一项,预计基建投入将达到 1.16 万亿至 1.33 万亿间。

但到 2018 年年末,天然气管道总里程只增加到 7.6 万公里,相当于三年只平均增长 5.8%。除此之外,国金证券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天然气干线管道密度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如果看管线长度和国家面积比重,截至 2017 年年底,中国天然气干线管道密度为 7.3 米/平方公里,约为美国的 1/6、法国的 1/10 和德国的 1/15。

如果看运输能力与消费量的比重,中国天然气管道密度为 19.97 公里/亿立方米,不足世界平均 33.73 公里/亿立方米,远低于美国的 56.3 公里/亿立方米。报告还提到中国大约有 20% 地级行政单位和 30% 的县级行政单位没有接入管道天然气。

三家大型石化央企对油气管网的垄断,则加剧了管网密度不够对天然气产销的负面影响。

长线运输天然气总里程中,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分别占据 69%、8% 和 7% 的市场份额,但由于基础设施的巨额资本投入都是由各企业单独进行,因此建成后的管网也基本相互独立,只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这三大核心经济区实现部分联通。

与此同时,油气管网的垄断也使除现有三大石化央企之外的供气主体难以进入国内天然气市场,或者要为管网承担更高成本。2018 年,国家能源局起草了《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并已形成送审稿。

对于这次中央牵头成立国有油气管网公司,申万宏源证券评论认为,地方国资、民营背景的气源方对天然气管网公平接入的需求逐步提升,当前主干网高度垄断的状态,有碍于管网建设、资源调配、市场保供以及对 第三方的公平开放。

而成立独立管网公司,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部分上述问题,也能让原本在石油企业不再统管能源勘察、开采、储运和销售,资本支出可以更集中在勘探以及提升产量上。

实际上,中国最早在 2017 年直接提出将管网业务从大型石油公司独立出来。国务院在该年 5 月发布《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分步推进国有大型油气企业干线管道独立,实现管输和销售分开。”

除此之外,当时还提出油气管网要公平接入,油气干线管道、省内和省际管网均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不再只掌握在国企手上。

资本和财务端的变化进行的更早。2015 年中石油拆分出三家管道公司,总估值约为 2813 亿元。隔年,三家石化央企根据相关通知要求,陆续公布油气管网设施情况。发改委随后在 2017 年印发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和成本定价监审办法,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也据此公布管输成本情况。

国金证券认为,这相当于各管道公司间早已明晰资产及费用,即完成管道的“财务独立”,为再之后的产权独立奠定了基础。


制图/冯秀霞

图/PXHER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