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全球的所有经济困境会不会都属于同一个问题?

Neil Irwin2019-03-18 06:56:14

新的研究体系认为,全球经济就像那个被诸多问题缠身的人一样,需要同时提供各种不同类型的帮助。但就目前而言,我们需要做的仅仅是去弄懂它。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如果一群经济学家从 2000 年穿越到现在,想要知道自那时起的经济发展状况如何,我们会跟他们说些什么呢?

我们或许会提到:大多数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比以往要慢,全球通胀率和利率都有所下降;老龄化问题正在改变劳动力的人口结构;生产率增长持续低迷;不平等现象加剧;企业界越来越多地受到少数“巨星级”公司的掌控。

穿越而来的经济学家会发现,这些经济变化都非常令人泄气,而他们很可能会把每一个问题区分看待,单独观察它们发生的原因和可能的解决方案。“时运不济,所有这些事情都在同一时间发生了,”他们或许会这样说。

但是,如果这些大趋势都属于同一个问题呢?

例如,增长疲软和低利率也许是不平等导致的,因为有钱人更倾向于囤钱而不是花钱;生产率的持续低迷也许不是巧合,而是因为增长疲软同时也意味着公司未能创新去满足需求;行业的集中也许使得公司没有余力来设定工资,结果导致不平等加剧和通货膨胀下降。

这些理论可能无法被确切证实,但是每一个都在得到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如今,许多最前沿的经济研究都在试图解释和证明这些经济机能障碍之间的潜在联系。

譬如,最近几周就有开创性的论文提出,低利率正在推动主要产业集中度的上升和生产率增长的放缓。还有研究表明,人口老龄化是导致生产力下降的重要因素。

就算这其中的关系不是每一个都正确,但是综合来看,它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一直都没有从正确的角度看待世界经济的困境。它不是一根根的单线,而是线与线之间交织而成的网。

这就好像一个人存在着几个独立的问题,比如信用卡欠债和婚姻不幸。他或许可以通过偿还债务和情感咨询来分别解决问题。

但是,当这个人身上存在许多相关联的问题时,事情就比较棘手了。比如,既有心理问题又吸毒,还无法维持家庭关系或工作。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要解决的就不是一件事了,而是一大堆的事。

新的研究体系则认为,全球经济就像那个被诸多问题缠身的人一样,需要同时提供各种不同类型的帮助。

但就目前而言,我们需要做的仅仅是去弄懂它。

低利率为何有利于市场领导者

普林斯顿大学的经济学家阿蒂夫·米安(Atif Mian)最近与一位同事共进晚餐。这位同事的父母在西班牙经营着一家小旅馆。米安回忆说,他的同事提到自己的父母一直在抱怨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的低利率政策。

这没道理啊,米安想。毕竟,低利率应该使小企业主更容易投资和扩张。而央行利用它们来应对经济疲软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但这家小旅馆的老板却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大型连锁酒店才是低利率政策的真正受益者,而不是他们这种小本生意。

米安和他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同事欧内斯特·刘(Ernest Liu),以及芝加哥大学的科研合作伙伴阿米尔·苏菲(Amir Sufi)想要弄清楚,低利率和商业投资之间的关系是否比书本所述的还要晦涩难懂。

试想一下,一个城镇里有两家酒店竞争业务,一家属于大型连锁酒店,另一家则是独立经营的旅馆。连锁酒店在技术和营销方面可能更高一筹,占据了有利条件,也因此能够收取更多的房费,并获得更多的利润。但是,竞争环境基本来说还是公平的。

然而,当利率下降至非常低的水平时,行业领导者的收益就会上升,这是因为产生特定现金流的企业在低利率的时候比高利率时更有价值。(这就是为什么低利率通常会导致股市上涨的原因。)

市场领导者从投资和扩张中能够获取更多的利润,而滞后者也不太可能赶超他们。

“在低利率的情况下,市场领导者的价值相对于其他参与者上升。与同行的小型企业相比,亚马逊会在利率下降时变得更有价值,从而给它带来巨大优势。”米安表示。

另一方面,研究人员认为,这反过来可能导致小型参与者投资不足,降低整个经济体的生产率增长。结果创造出一个自循环,让行业领导者可以从中投入更多的资金,并实现其在业内不断上升的主导地位。

研究人员以 1962 年以来的股票市场数据为参考,对这一理论进行了检验。结果发现,利率下降确实与市场领导者表现优于滞后者存在关联性。

“有观点认为,只要利率足够低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我们现在对此表示怀疑,并且认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米安说。

人口老龄化如何影响生产力

在另一项研究中,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的经济学家们从全新的角度分析了主要经济力量之间的相互作用,试图揭示人口变化与劳动生产率之间的关系。

眼下,劳动力老龄化的问题正在使增长率降低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随着“婴儿潮”一代人逐渐退休,工作和生产的人数不断减少,直接降低了经济产出。

而就公司效率而言,我们也能想象得到,劳动力的老龄化可以让任何方向出现短板。经验丰富业务熟练的劳动者可能每小时能够制造更多的产出,但他们可能不太愿意学习新型技术,也可能不大愿意调整他们的工作方式,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

亚当·奥济梅克(Adam Ozimek)、丹特·德安东尼奥(Dante DeAntonio)和马克·赞迪(Mark Zandi)根据数百万劳动者的收入数据,在州和行业的层面上对劳动力年龄和生产率的数据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第二种影响似乎更甚,而在过去 15 年里,每年 0.3 至 0.7 个百分点的生产增长率下降也可以从劳动力老龄化中得到解释。

奥济梅克表示,公司可能并不愿意出钱为 60 岁以上的人提供新的培训,他们没几年就会退休。“老员工仍然有可能是公司里最优秀的员工,但是对于他们或公司来说,重新培训和学习新的事物可能并不值得,”他说。

研究表明,未来几年生产率增长可能面临下行压力。

这些发现很难为我们讨论的话题画上句点,但是它们确实反映出,经济状况显而易见的表面下,隐藏着诸多错综复杂的联系。

事实证明,一切都会相互影响。


翻译:熊猫译社 金金

题图为 1999 年晚些时候公布的水晶球,它被用于时报广场 2000 年跨年庆典。图片版权:Librado Romero/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