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关于怀孕这件事,调查发现答案从来都不是简单的想或不想

Margot Sanger-Katz and Claire Cain Miller2019-02-18 06:47:18

对于那些犹疑不定的女性而言,医生只向她们提供预防怀孕或产前护理方面的建议似乎还不够。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几十年来,研究人员和医生往往只把怀孕分为计划内怀孕和意外怀孕两类。然而最新数据显示,有相当一部分女性的感受并不能完全归入这两类。在怀孕的女性中,有五分之一不确定自己是否想要孩子。

这一事实可能会改变医生和政府决策人员对计划生育的看法。对于那些犹疑不定的女性而言,医生只向她们提供预防怀孕或产前护理方面的建议似乎还不够。

“过去我们觉得就只有两种情况,你要么想怀孕,要么不想怀孕。也就是说,你不是需要避孕,就是需要孕期维生素,”主攻计划生育和避孕政策的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Oregon Health and Science University)妇产科医师玛丽亚·伊莎贝尔·罗德里格斯(Maria Isabel Rodriguez)说,“但这其中还存在其他情况。”

这些新数据来自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近来对新晋妈妈们展开的大型调查。此次调查相较以往有所改变,现在妈妈们回答怀孕意向时可以选择说“我不确定”了。这表明,一些女性希望避免做出怀孕的决定,或者对怀孕抱有强烈而复杂的感觉。古特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一项新的分析综合了 2014 年的调查结果与堕胎服务机构的数据,发现 9% 到 19% 的怀孕案例中,女性“不确定”自己当时到底想不想怀孕。

其他一些调查研究也问过人们是否想生孩子或是否想生更多孩子。有人分析了 33 项有关发达国家生育意愿的研究,发现大约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女性表示不确定自己的怀孕意愿。《纽约时报》和莫宁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一项针对 20 至 45 岁美国男女的调查发现,16% 还没当爸妈的受访者表示自己不确定是否想要小孩。

对怀孕持有矛盾心态的女性往往不是年纪比较小,还在努力克服经济压力和人生规划问题,就是年纪比较大,即将错过最佳生育年龄。黑人比白人更有可能在怀孕问题上犹豫不决——古特马赫研究所高级研究助理艾萨克·梅道·齐梅特(Isaac Maddow-Zimmet)引述了一项还没发布的相关研究称,这类女性更有可能已经有了至少两个孩子。

研究证实,随着女性对怀孕感受的变化,许多意外怀孕中女性的态度可能会由原本没想过要孩子转变为希望有孩子。

克里斯汀·詹宁斯(Kristin Jennings)原本被告知自己可能无法生育,她也决定不生孩子。但是一年前,她和丈夫认为目前经济情况稳定,决定看看如果她不再采取避孕措施会怎么样。出乎她的意料,几周后她验孕的结果呈阳性。

33 岁的克里斯汀·詹宁斯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郊区门托(Mentor)工作,她 11 个月大的女儿杰德罕见地来了她的办公室。图片版权:Maddie McGarve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那真是个奇怪的时刻,我意识到如果我们真的试着要孩子,如果我们真的很想要、很期待有个孩子,我会很兴奋,”她说,“但当我向下看(到自己的孕肚)时,我又有种‘啊,这真是出人意料’的感觉。”

詹宁斯现年 33 岁,在克利夫兰郊区一家工业公司工作。几周后,她得到了一个被提拔重用的机会。“如果那个月我没有怀孕,我可能就会对我老公说:‘我不能怀孕,我得把精力放在工作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詹宁斯复杂的情感变成了满腔热情。她爱她 11 个月大的女儿杰德(Jade),新岗位的工作也蒸蒸日上。但她说,此前陷入矛盾的时候,她觉得很孤独。“我周围都是些渴望当妈妈的女性,”她说,“我不知道有谁和我境况相同。”

社会学家从几十年的实地工作中了解到,女性对于怀孕和当妈妈的态度可能很混乱。社会对于当妈妈的理想状态约定俗成的规范标准、关于性爱与怀孕之间关系的浪漫想法、照顾孩子和工作之间的冲突,都有可能会影响女性和跨性别女性。

如今,女性面临着更多权衡:她们有了更多选择,可以接受更高的教育,有一份自己的事业。年轻人正在逐渐推迟结婚和生育的年龄。许多人担心养不起孩子,这部分是因为住房成本高昂、学生贷款债务创历史新高,儿童保育的成本也越来越高。计划生育变成了更能接受、更负担得起也更有效的手段。

改图:郑舒雅

罗德里格斯表示:“我看到过许多不同背景的女性都很想要小孩,但她们又觉得自己目前的人生阶段不是要孩子的完美时机。”

19 岁的卡莉·特格(Carly Tuggle)说,发现自己怀孕时,“我真的很惊讶,我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感受。”她当时已经和孩子的爸爸分手了,而且她自己无家可归,睡在朋友家的沙发上。

“我不是不想要她,”她说,“我只是不想自己不能给她所需要的一切。”

她说,了解孩子的性别后,她似乎更能想象自己有孩子的情形了。她所在的蒙大拿州米苏拉市(Missoula)的 Mountain Home Montana 项目也提供了一些帮助:为特格提供住房、医疗保障、婴儿用品和其他服务。她目前在慈善商店 Goodwill 工作,而且就快拿到自己的高中文凭了。

“我现在非常庆幸,”她说到了自己 6 个月大的女儿艾默生(Emerson),“我爱我的女儿,我无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

过去的政策总是将重点放在减少意外怀孕的数量上,但一些专家表示,减少不受期待的怀孕更为重要。“意外怀孕不一定会产生我们想象中所有这些负面后果,”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研究生育意愿的社会学家希瑟·莱金(Heather Rackin)说,“对于一些人来说,它也可能会带来好的结果。”

近年来,一些医生被鼓励询问所有女性患者的怀孕意愿。如果女性表示自己没有怀孕计划,医生可以提供具有长效避孕作用的措施。这些措施比避孕药或避孕套更有效,而且需要医生的帮助才能停止。心存犹豫的女性往往会选择不那么有持续性的避孕措施,而且她们可能还需要其他避孕措施。

对于心态矛盾的女性而言,除了产前健康指导,提供更容易停止的节育方式可能才是更好的关怀措施。当女性表示不确定自己想不想要孩子时,罗德里格斯会和她们聊一些诸如“服用叶酸有利于胎儿健康”的事,以防她们未来改变主意。与此同时,她也会向她们介绍一些紧急避孕或堕胎的措施。她还会问一些别的问题,了解是什么对她们的生育决定产生了影响:比如伴侣之间的矛盾或是对年龄和生育能力挂钩的担忧。

她指出,新的证据表明,为育龄妇女提供持续性的医疗护理服务非常重要,女性不该只在怀孕期间接受医疗护理。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为 19 岁的卡莉·特格和她 6 个月大的女儿。图片版权:Louise John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