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禁令之下,香港野生动物走私仍然猖獗

Charles Homans2019-02-15 07:15:58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在这些物种濒临灭绝前,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当然在香港,一直都有新的物种(濒临灭绝)。”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香港电 — 那是 2017 年 12 月一个周二的晚上。夜幕降临,几辆面包车驶入了香港市郊大埔区的元洲仔里。这是一条安静的小路,周边有着不少居民区和公共花圃。

弯弯曲曲的小路向南延伸开去,一路上,高层建筑变成了葱郁的树林,尽头则是一片砾石沙滩。港口对岸是赤门海峡,岸边翠岭高低起伏,一直绵延到广东口岸。

水面上,一艘快艇正在静静等待。几个人开始把货物从面包车里卸到沙滩上。

等到香港海关官员赶到现场时,几艘船只已经逃到了海上。海军官员追寻了两个小时,结果在赤门海峡一片岩石嶙嶙的小海湾和红树林河口失去了嫌疑人的踪迹。

不过,政府官员从面包车上缴获了部分走私物品。

车上约有价值 100 万美元的手机、数码相机、平板电脑。执法人员还发现,几只纸板箱塞得满满当当,里面共有超过 300 公斤光滑的棕色鳞甲。每张鳞甲宽约十几厘米,看上去是从某些史前爬行动物身上剥下来的。

事实上,这些是穿山甲的鳞甲。穿山甲是一种生活在树林里的哺乳动物,它的体型与家猫相当,外形有点像披着盔甲的食蚁兽。穿山甲在华南地区属于濒危物种,它在当地是一种美味佳肴,其鳞片也是珍贵的中医药材。

过去 10 年里,东南亚绝大多数栖息地里的穿山甲都遭到了猎杀,中非的偷猎情况也相当严重。随着穿山甲数量不断减少,其价格水涨船高。在香港大埔区查货的这批鳞甲在黑市上的价格约为 30 万美元。

从地理上而言,香港在野生动物非法贸易行业中占有独特而重要的地位。香港紧密联系起了世界各国,无数资本在这里流动周转,整座城市的经济也得以繁荣发展。而香港也是中国大陆——这个世界最大野生动物市场的南大门。

过去 10 年中,中国的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日益壮大,他们对珠宝、手工艺品、传统中医药材以及山珍海味的需求也有所增长(不过中药在科学上往往不被认可)。因而,全球范围内的野生动物黑市蓬勃发展,非洲、东南亚等地不少物种惨遭灭绝。

最近遭到荼毒的就是穿山甲:8 种穿山甲中已有 4 种濒临灭绝。而自 2016 年起,穿山甲制品的的跨国贸易就已被禁止。

ADM 基金会(ADM Capital Foundation)是一家致力于解决环境问题的组织,总部位于香港。最近,基金会的研究人员分析了香港海关查货野生动物制品的相关数据。

香港野生动物贸易特别工作组(Hong Kong Wildlife Trade Working Group)上个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香港缉获穿山甲制品的数量比其它任何国家都多。(ADM 基金会也是该特别工作组的成员。)

2013 年至 2017 年间,香港缉获了 43 公吨穿山甲鳞甲和尸体,这也意味着有数以万计的穿山甲遭到杀戮。这些走私货物来自 6 个国家,其中大部分来自喀麦隆和尼日利亚。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仅在 2013 年至 2015 年间,香港截获的穿山甲制品相当于 2007 年至 2015 年全球截获总量的 45%。

尽管 ADM 基金会分析的数据并未包括 2018 年,但 2018 年缉获的穿山甲数量较前一年几乎翻了一番。2019 年 1 月,香港当局拦截了一艘从尼日利亚开往越南的货船。这是香港有史以来破获的最大一起穿山甲走私案,没收鳞甲总重达 9 吨。

穿山甲制品大多运往中国大陆,但它们在香港也不难找到。在上环区车流繁忙的皇后大道上,一家小店的店员正坐在柜台前,柜台里摆满了干枸杞、杏仁和绿豆。面对顾客的询问,店员爽快地表示店内出售穿山甲鳞甲。

她说:“(穿山甲鳞甲)卖得很好,这个生意我们做了很久了。”在香港,一两鳞甲约 37.5 克,售价 300 港元。“它很贵的。”这位店员补充道。

她透露说,为了安全起见,店里没有现货。但只消打个电话,鳞甲半个小时就能送到,而且带着它们越过边境也很容易。

“磨成粉末就行了,”她建议道,为了避免被抓,“一次不要带得太多。”

非法贸易渠道

野生动物非法贸易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影响,也会带来其它形式的犯罪和恐怖活动。近年来,人们对此日益重视,许多国家积极采取了应对措施,加强法律法规建设,同时强化了执法资源配置。

目前,美国已把非法野生动物贸易作为一种严重的有组织犯罪来打击。联合国则把野生动物贸易描述为“一种大规模跨国有组织犯罪活动”。

不过动物保护主义者指责称,香港的做法与国际形势背道而驰。其它拥有政治及执法能力的国家都开始打击野生动物走私犯罪,但尽管有大量走私品途经香港的机场和航运码头,香港政府似乎并不愿意效仿它国(香港在打击腐败、有组织犯罪等方面倒是相对积极)。

据香港海关估计,过去 5 年里查获的野生动物走私品价值超过 7100 万美元(主要是穿山甲、象牙和原木)。这一数字表明,非法产业的价值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

不过,环境和执法部门的官员一贯驳斥这种说法,他们认为缉获的走私品并不能说明存在严重的犯罪活动。香港环境局副局长谢展寰在去年 8 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没有充分证据表明,香港存在有组织的”野生动物贸易活动。

香港紧密联系起了世界各国,无数资本在这里流动周转。香港也是中国大陆——这个世界最大野生动物市场的南大门。图片版权: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上环区一家水产商店里陈列的鱼翅。图片版权: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 ADM 基金会认定的穿山甲制品收缴行动中,只有不到 20% 的案件被提起诉讼。(据香港海关称,2017 年 12 月的快艇走私案中,还没有人受到任何指控。)最有可能被提起诉讼的是象牙相关的案件。香港缉获的走私品中,象牙的总价值最高,从 2013 年到 2017 年没收的象牙总值达 2630 万美元。

然而,当局逮捕的嫌疑人大多为单个的走私犯,他们通常被称为“蚁人”(ant smuggler)这些人在机场被当场抓获,一般只会判几个星期的监禁,并处少量罚款。

官方之所以不愿打击非法野生动物贸易,一部分是因为香港长期以来一直是合法野生动物制品的国际集散中心。香港在文化上、地理上都与广东省相通,而几个世纪以来,广东都是中医和象牙制品的贸易中心,食用野生动物的传统也根深蒂固。

香港也靠近以雕刻业而闻名的福建省。在福建,犀牛角、盔犀鸟冠、紫檀木等许多非法野生动物制品都被制成了高档珠宝、小摆设和雕像,销往中国市场。

英国对香港殖民统治的 100 年间,香港与过去的非洲殖民地多有商贸往来。这些地区出售象牙、犀牛角、动物皮毛等,深受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喜爱。当局于 1989 年禁止象牙贸易以前,香港一直是国际象牙贸易的中心。在 1970 年代最繁荣的时期,香港每年从非洲进口的象牙多达 700 吨。

多年来,香港一直是鱼翅的主要进出口商。鱼翅是粤菜中一种广受欢迎的煲汤食材。据最新的统计数字显示,香港的活鱼和爬行动物进口量居世界之最。

在上环区等商业区,合法的鱼翅贸易并不鲜见。比如在上环区街道上卡戴珊姐妹的巨幅广告下,就开着一家家售卖海马干和燕窝的店铺。

动物保护主义者指责说,香港是打击全球非法贸易链中关键的一环,但这种合法的贸易使各方的努力复杂化了。举例而言,濒危路氏双髻鲨的鳍经过剥皮并晒干出售时,与香港水产商店里合法捕获的大青鲨的鳍别无二致。

另一种广受欢迎的煲汤食材干鱼鳔同样挂在商店橱窗里,它们与濒危的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的鱼鳔也极为相似。人们在墨西哥太平洋沿岸非法捕捞这种石首鱼,也让常常被渔网困住的小头鼠海豚推向了灭绝边缘。

随着航运业繁荣发展,国际交流与日俱增,野生动物市场流动也愈发高效。香港大学保护取证实验室的生物学家蒂莫西·博恩布雷克(Timothy C. Bonebrake)问道:“我想知道,接下来会是哪个物种?”保护取证实验室平时会协助香港执法部门分析野生动物走私情况。

他表示:“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在这些物种濒临灭绝前,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当然在香港,一直都有新的物种(濒临灭绝)。”

“世界在变化”

在香港这个以自由贸易为经济基础的地区,市场规模庞大,因而监管野生动物走私情况的努力也受到了影响。

大部分查获的穿山甲鳞甲都装在集装箱里。而香港是全球第五大港口,每年抵达香港的集装箱近 2100 万个,哪怕只检查极少一部分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越来越多非洲的象牙和犀牛角通过香港国际机场进入当地。香港国际机场的货运量在全世界名列前茅,客流量则排名世界第八。

香港环境局副局长谢展寰表示:“我们非常重视执法和检举程序,但我们必须接受一个事实:香港是一个自由港,这就为类似的(走私)活动提供了许多机会。这座城市每天都要吞吐成千上万的货物。”

皇后大道上的一家象牙店。在香港,来源合法的象牙制品可以销售到 2021 年,未来猛犸象牙制品贸易也依旧合法。图片版权: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上环区出售的象牙。一些动物保护人士认为,商家销售库存合法象牙制品的做法掩盖了一个庞大的非法市场。图片版权: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上环区皇后大道上的店铺。在这一地区不难找到野生动物制品。图片版权: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谢展寰认为,面对严峻的挑战,要打击香港野生动物非法贸易活动,最好的办法是降低消费者对合法商品的需求。他指出,在 2007 年至 2017 年间,香港鱼翅的消耗量下降了 50%。

“人们已经开始接受这种观点,如果某些东西对环境没有好处,那它就应该被淘汰。”他表示,“世界在变化。”

香港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来解决中国大陆的消费者赴港购买野生动物制品的问题。目前,大陆对野生动物的需求毫无减弱的迹象。

继两年前中美两国采取类似措施后,香港也在 2018 年迈出了关键一步:禁止象牙贸易。这是一项重大的变化,也说明尽管香港对象牙贸易来说很重要,但象牙贸易对这座城市及其居民而言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在 1980 年代,繁忙的弥敦道购物区内还挤满了象牙店,但现在大多已被国际奢侈品门店所取代。谢展寰表示:“这里没必要把重点放在象牙上。”

1989 年,国际上禁止象牙贸易后,香港的商人仍可销售以往积压的象牙。但多年来,库存消耗相当缓慢,动物保护人士认为这种现象十分可疑,说明商家正打着库存的幌子贩卖刚被杀死的大象的象牙。

一些象牙贩子坦言,确实存在类似欺骗现象。他们指责别的商家缺乏道德,并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说他们自己在打击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的过程中利益也受到了损害。

梁顺祥(音)和他的姐妹梁润恬(音)一起经营着皇后大道上的恒昌象牙制品厂。他表示:“这些奸商十分狡猾,让我们很为难。他们用走私的象牙冒充合法的象牙。他们就是这么干的,但我们是无辜的。”

去年 8 月的一个傍晚,梁顺祥弯着腰,正在店里的工作台前打磨一双他之前雕刻好的象牙筷子。梁润恬则坐在附近一张桌前整理着钞票。光秃秃的灯泡照亮了布满灰尘的玻璃架子,架子上摆满了象牙雕刻品,可是店里一个顾客都没有。

梁润恬表示:“因为有了禁令,生意就冷清了很多。时不时会有当地人来买一两件小物件。”她还说,自己的父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开了这家店。再过 3 年,香港禁止销售象牙制品的禁令一旦生效,他们就打算关门停业。

梁顺祥给我们看了一叠香港渔农自然护理署的来信。信中表明 2021 年是最后期限,并表示政府愿意为他安排再就业培训。不过他已经 72 岁了,一辈子都在象牙店里工作。

他冷冷地笑道:“政府要我在 75 岁退休。他们可关心我了。”

他把筷子收进了陈列柜里。两根小小的棍子静候着用来填补庞大的市场需求,只不过它们暂时还无人问津。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