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在柏林的查理检查站,冷战历史正在直面浮躁的商业主义

Melissa Eddy2019-02-07 06:42:10

“查理检查站必须保留下来,否则年轻人会忘记在这里发生的历史。与柏林一样,这座检查站具有象征意义。”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柏林 — 在柏林所有的景点之中,高居必去景点之首的,却是一间小木屋。

这座曾经的岗亭位于市中心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矗立在一排沙袋之后,顶上的一个标志写着“美国陆军检查站”——它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查理检查站。

在 1961 年柏林危机期间,苏联和美国的坦克剑拔弩张地在这个十字路口对峙。这场对峙极有可能让人类卷入一场新的战争,一场由核武器主宰的战争。在令人紧张的六天之后,双方一枪未开,分别后退。但这里仍成为了冷战期间分裂的爆发点。世界由此分割为两个敌对的阵营 。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历史教授霍普·哈里森(Hope M. Harrison)致力于研究冷战时期的柏林和自柏林墙倒塌后这座城市的发展。她表示:“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能和这里相提并论。在这里对峙的坦克,让全世界陷入了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恐慌。这正是查理检查站的特别之处。”

现在,统一后的柏林正在为今年晚些时候的柏林墙倒塌 30 周年庆典做准备。查理检查站却在此时经历着另一场冲突:一场开发商和历史学家间的较量。

许多游客蜂拥至柏林一睹柏林墙留下的痕迹。找到这些残骸并不难。图片版权:Gordon Welter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经过紧张的谈判和公开辩论,柏林市政府于 2017 年通过了一项计划:在柏林墙最后的两个未开发地点,建造包括一座硬石酒店(Hard Rock Hotel)在内的商业和住宅建筑。这个项目将位于检查站苏联一侧,正面对着这座美国小木屋。项目中包含了一间博物馆。但为了与商业建筑相结合,这间博物馆的大部分展览空间将处于地下。

很多人将查理检查站视为对 20 世纪的历史进程有决定性意义的场所。他们对这项计划表达了强烈的反对。

柏林前任文化部长托马斯·弗利尔(Thomas Flierl)与另外五位城市规划师、建筑师和历史学家联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指责开发商 Trockland “把查理检查站改造成了一座主题乐园”。

他们在信中写道:“这个项目对商业的关注将会掩盖检查站的历史意义。它为大众提供了铭记历史并从中学习的机会,而这个项目的商业化行为将个人利益置于公众需求之上。”

抗议的声浪逐渐高涨,以至于柏林政府在 12 月突然放弃了这个项目。柏林发展办公室表示,他们正在准备第二套计划。这套计划有望在一年内出台。

Trockland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赫斯克尔·纳塔尼尔(Heskel Nathaniel)表示,他致力于用各种先进理念来维护这一景点历史的完整性。

在检查站,游客可以付费与装扮成士兵的工作人员拍照留念。这个娱乐项目现在由查理检查站博物馆(Museum Haus am Checkpoint Charlie.)经营。图片版权:Gordon Welter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说:“近三年来,我们和柏林政府密切合作,尝试将这座城市的三项重要元素——商业化、纪念性和展览空间——整合在一起。但是柏林政府缺乏信任和透明度,导致我们一直无法达成最终共识。”

几十年来,查理检查站从未有过一个永久性的纪念场所。这份缺失一直是争议的焦点。

哈里森女士是一间冷战博物馆咨询委员会的成员。几十年来,他们一直规划在查理检查站旁建立这间博物馆,但至今仍未动工。她表示,“这个故事(指冷战,译注)只有放在这里讲最合适。”

柏林墙倒塌后的几十年来,这座昔日边检站的历史意义一直让位于商业和浮躁的旅游业。

边检站上方的标志用英语、俄语、法语和德语告知游客“即将离开美国管辖区”。而这个标志之上,另一块牌子却将游客引向肯德基。从肯德基再往前走两户,又是另一家美式快餐麦当劳。

当年美国陆军的岗亭早已被收藏于博物馆中。在这座现代复制品的东侧,两名年轻男子并肩站着。他们带着飞行员眼镜,穿着 1960 年代的美国陆军制服。两人一手拿着星条旗,另一只手竖着大拇指。如果游客愿意多花几欧元,还可以与他们拥抱合影。

查理检查点的位置

东德士兵早已不复存在。不然,如果哪个倒霉的游客迷路走到了东德一侧,定会挨他们一顿揍。眼下,公共汽车和出租车则要努力避让游客,无形中成为了查理检查站面临的最大威胁。这些游客为了能免费和装扮好的士兵合影,会远远地站在十字路口熙攘的车流中飞快地自拍。

也有游客不是为了自拍,而是对这个地方的历史更感兴趣才来的。然而到目前为止,他们只能参观一些临时展览。

那些渴望深入了解柏林分裂时期历史的游客,可以前往柏林墙博物馆(Berlin Wall Memorial),它就位于检查站北边几英里处。馆内的文献中心和室外展览沿着曾经的边境而建,延伸将近 1 英里长。

但是,即使没有正式的博物馆,即使被俗气的元素包围,一些近日参观的游客仍表示查理检查站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意义。

多米尼克·德维姆(Dominick Devismes)在柏林公务出差期间,特意绕道参观了一场室外展览。这场展览展有冷战时期的黑白照片,再现了他儿时在法国的记忆。

德维姆说:“查理检查站必须保留下来,否则年轻人会忘记在这里发生的历史。与柏林一样,这座检查站具有象征意义。”

这块著名的标志用英语、法语、俄语和德语告知游客他们即将进入柏林由美国管辖的区域。图中是复制品。图片版权:Gordon Welter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有些游客仍记得这里曾经的样子:在那个年代,瞭望塔竖立在红白相间的栅栏上方,往来的车辆必须经过这个栅栏才能去往另一边。士兵们是真的,武器更是真的。

来自美国佐治亚州玛丽埃塔(Marietta)的德尔·基滕多夫(Del Kittendorf)曾在 1983 年经过查理检查站。他在当时的东德参加信义会(基督教新教流派之一,译者注)集会,在集会结束后前往西德。

他说:“他们会用镜子检查公共汽车的车底,还查遍了所有的行李架,太疯狂了。这里应该好好保护起来。我们定要牢记历史、尊重历史。”

另一些游客年纪太小,没经历过冷战的日子。但他们仍觉得有义务来参观这个景点,因为它体现了柏林在战后时期的决定性作用。

19 岁的丹妮拉·科里森(Daniella Collison)来自澳大利亚悉尼。她和 22 岁的男朋友马克斯·赖诺尔德(Max Reinold)一同来查理检查站参观。她表示:“这里是人们来柏林后必须要去的地方。”她的男朋友则很快指出,检查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遗迹:“我在历史课上曾学到过这里。”

两人都反对在这里建造硬石酒店的想法。赖诺尔德先生指着岗亭后面的快餐店和纪念品店说:“这里已经够商业化了。”


翻译:熊猫译社 王奕琳

题图版权:Gordon Welter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