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96 天后,保护难民的不间断教会礼拜仪式终告结束

Patrick Kingsley2019-02-01 07:10:49

这场运动和同一块大陆上发生的其他事形成了鲜明对比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这是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宗教仪式,历时三个多月,近千名牧师和教士先后参与。

但是在当地时间周三(1 月 30 日)下午,这个荷兰教堂中持续 96 天的祷告终于告一段落:组织者得到确切回复,在教堂内避难的难民家庭将不再面临被立即驱逐出境的窘境。

利用荷兰一项模糊的法律条文——“禁止警察中断教堂礼拜”——海牙贝瑟尔教堂(Bethel Church)的牧师们自 2018 年 10 月 26 日以来一直在昼夜不停地举行礼拜仪式,以免塔姆拉江(Tamrazyan)一家的五名成员被捕并遣返回亚美尼亚。

随着仇外心理在欧洲抬头、基督教的影响力减弱以及政府在移民问题上采取的愈加强硬的立场,这次礼拜仪式很快升级成了一系列象征性问题:为何教会在当代欧洲生活中仍占一席之地,以及为何自由主义在欧洲民众中仍能引起共鸣?

来自欧洲各地的牧师前往贝瑟尔教堂共同参加礼拜(其中许多人还带领着教会成员),此外有超过 25 万人签署了一份呼吁修改法律的请愿书。根据这项法律规定,数百个像塔姆拉江这样的家庭可能会被驱逐出境。

这场运动和同一块大陆上发生的其他事形成了鲜明对比:民族主义者最近在奥地利、匈牙利和意大利赢得了主导,在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和瑞典也获得了更大的声望。

在仪式结束后,组织者之一德克·斯蒂格曼(Derk Stegeman)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这只是一个开始。我希望这能成为教会存在的一种全新方式,影响社会、支持弱势群体。”斯坦格曼是一名新教牧师,曾担任塔姆拉江的发言人。

“我们的社会关系(指难民和当地人)仍然十分紧张,这两个群体之间存在严重的分裂和分化。”他同时补充道,他希望保护难民家庭的运动能够激发人们“对陌生人和难民的新态度”。

在荷兰执政联盟的四个政党达成重大妥协后,教会决定这次礼拜仪式可以安全结束。 双方在周二暂时达成一致,将对 700 多个已经在荷兰居住了 10 余年、但仍被要求驱逐出境的家庭所涉及的案件重新评估。

这一宣布对某些政党来说是一次彻底的政策逆转。一位政府部长曾说塔姆拉江家族的命运“毫无希望”。

“我希望它能让大家明白,无论在世界上的什么地方,你都可以大声交流。”电影制作人蒂姆·霍夫曼(Tim Hofman)说道。他的纪录片讲述了像塔姆拉江家族这样的故事,致力于提高人们对自身命运的认知。霍夫曼也是反驱逐请愿活动的发起人。

虽然荷兰的政府部门尚未得到任何指示,也没有哪个家庭的命运确认安全无虞,但斯蒂格曼称,几名政治领导人于周二晚上向其保证,重新评估的案件中将会包括塔姆拉江一家。

这促使斯蒂格曼和他的教友们停止了这项自去年秋天秘密开始、鲜为人知的仪式。一开始只有寥寥数人参加,到周三下午,整个教堂都挤满了情绪高涨的人群。

“这令人非常兴奋、喜悦,我们哈哈大笑,拍手称快。”斯蒂格曼说。

三个塔姆拉江家的孩子——21 岁的 Hayarpi、19 岁的 Warduhi 和 15 岁的 Seylan 以及他们的父母,原本出于安全原因必须保密名字,现在已经可以在公共场合四处走动。不过,他们仍会留在教堂,直到他们的情况正式明确。

根据声援者的说法,他们为了逃离政治迫害离开亚美尼亚,于 2010 年首次抵达荷兰。

在持续了 6 年的法律纠纷中,政府两次试图驱逐他们,但两次法庭都裁定他们有权留下。但第三次驱逐令判决生效了,此后塔姆拉江夫妇逃到了海牙北部的一个小教堂,几天后他们辗转达到贝瑟尔教堂。

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哈雅皮·塔姆拉江(Hayarpi Tamrazyan)对驱逐出境的明确暂停表示欣慰,但仍保持谨慎。

“他们达成了一项协议,该协议说,‘我们将重新评估这些案子’。”法新社发表的评论中如此引述她的发言。“因此我们不知道滞留是否已经合法,因为塔姆拉江的案子仍有待评判。”


翻译:熊猫译社 潘欣

题图版权: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