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带薪产假太长也不好,盖茨基金会将产假从一年缩短到半年

Claire Cain Miller2019-01-30 07:14:03

盖茨基金会的经历凸显了制定有效的家庭政策所面临的挑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美国社会就带薪产假问题展开辩论之际,一些雇主因为向员工提供了非常慷慨的休假条款,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其中就包括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他们从 2015 年开始为迎来新生儿的父母提供整整一年的带薪产假,让他们与孩子一起度过这段宝贵时光。

事实证明,一年的产假实在太长,这种模式无法持续下去。上周,基金会告诉员工,他们将把带薪产假减短一半,调整为 6 个月,原因是一年的产假已经影响到基金会的日常工作。基金会计划增加一项 2 万美元的津贴,用于新近生育的父母在重返工作岗位时支付育儿费用和补贴家用。

盖茨基金会的经历凸显了制定有效的家庭政策所面临的挑战。美国是唯一不提供带薪产假的工业化国家,尽管两党议员和大约 80% 的美国人现在都支持某种形式的带薪休假。除了是否应该强制休产假以及谁应该为其买单等问题外,在适当的休假时间长度以及带薪休假是否足以帮助在职父母等问题上,人们几乎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国际上其他国家的数据给出了部分答案。6 个月左右的时间,似乎是家庭享受产假福利的神奇时段,这个时间还能避免产假所带来的弊端。不过,光是带薪休假还不能很好地帮助新生父母:儿童保育的财政援助,对妇女保持继续工作的能力有着更大的影响。

研究发现,3 个月或更短的时间不足以让父母和婴儿充分享受身体恢复、建立亲密关系和母乳喂养的好处。到那个时段,婴儿在夜间通常不处于睡眠状态,而照看婴儿的费用是最为昂贵的。但是 9 个月或更长时间的休假可能适得其反。研究显示,这会使事情变得更糟,休很长时间产假的女性留在劳动力市场,以及获得与之前同等收入水平或获得高级职位的可能性更小。

盖茨基金会首席人力资源官史蒂文·赖斯(Steven Ric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作出 6 个月的产假时间调整,是有科学依据的。一项研究表明,这是最佳的休产假时间。同时,得益于新的调整,基金会也可以更从容地处理他们的工作负载。

其他雇主和政策制定者也认为,休大约 6 个月的产假比较合适。这个时间段正是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提议在本州推行的产假长度。许多科技公司给员工 4 到 6 个月的带薪产假。Netflix 允许员工休一年的带薪产假,该公司表示,新生父母通常会选择休 4 至 8 个月的带薪产假。

美国提供 12 周的无薪产假,即便如此也只有一半多一点的员工符合休假条件。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主动提供带薪产假,但只有 16% 的美国工人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国会中有各种各样关于休产假的提议,但没有一个能取得实效性进展。许多家庭难以承受起婴儿的看护费用——婴儿在日托中心的平均费用高达每月 1230 美元。

美国国会州政府智库提出的大多数带薪产假政策建议是 4 到 12 周。许多其他国家给出了时间更长的带薪产假,有些国家的产假甚至超过一年。

许多经济研究课题将其他提供了慷慨家庭政策的富裕国家,和缺乏此类政策的美国作对比。尽管研究并没有给出什么样的政策能在美国行得通的结论,但它提供了一些线索。

一项研究考察了带薪产假对就业率、女性工资和婴儿健康状况的影响。“最佳产假可能是 6 到 9 个月。”报告作者之一、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J·鲁姆(Christopher J. Ruhm)说。长假对女性的职业生涯有负面影响。

康奈尔大学的弗朗辛·布劳(Francine Blau)和劳伦斯·卡恩(Lawrence Kahn)发现,在休很长时间产假的国家,女性更有可能再次工作。但与美国女性相比,她们也更有可能从事没有前途的工作。

布劳说:“一种可能性是,这样会鼓励雇主把女性视为潜在的妈妈,然后雇主就会倾向于把女性安排到较低的职位上,这样当女性休长时间休假时就不会对企业造成太大的影响。”

波士顿学院的克劳迪娅·奥利维拉蒂(Claudia Olivetti)和伦敦玛丽女王大学的芭芭拉·佩特朗格罗(Barbara Petrongolo)发现,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延长产假对女性的就业或收入有积极影响。但她们发现,儿童保育和学前教育补贴确实会产生积极作用。“当我们谈论带薪休假时,是想让妈妈们能够在以后更专注于工作,问题是产假时间一过,由谁来照顾孩子呢,这又要花费多少钱?”奥利维拉蒂说。

一些关于加州带薪休假的研究发现,短假对雇主有中性或正面的影响,但长假对美国雇主的影响尚不清楚。盖茨基金会的产假政策是美国社会的一个试验案例。

赖斯表示,一年产假时间太长有几个原因。对雇员来说,把一整年的工作移交给别人来做是很困难的;当他们返回岗位时,业务通常已经发生显著改变,重新接轨非常耗时;在基金会 1600 名员工中调动人手,为休假的员工提供福利,会在整个基金会留下职位空白。

赖斯说:“我们正在努力探索问题的平衡点,要确保在员工喜迎新生命的时刻帮助和支持她们,同时要确保基金会的日常运营不受影响。”

他表示,在提供为期一年带薪产假的三年时光里,17% 的员工使用了自己的假期。与男性相比,更多女性休了产假,而且她们休假的时间也更长:77% 的女性休满一年的假期,而男性只有 41%。赖斯说,基金会分析了长假是否会影响占员工总数三分之二的女性之职业发展轨迹。事实证明,根本不会。他说,公司之所以增加 2 万美元的津贴,是因为儿童保育费用对很多父母而言是一个问题。

研究人员称,带薪产假本身不足以帮助工薪家庭和支持女性事业。

他们说,休产假必须是中性的,应该鼓励男性休产假。父亲的陪伴对母亲和婴儿来说都很重要,这还有助于防止针对妇女的就业歧视,同时帮助她们早日返回工作岗位。

父母需要在孩子刚出生的几个月时间内得到更多的支持,比如儿童保育补贴、灵活的工作时间安排以及可用在家庭成员身上的病假。

最后,专家指出,为了避免休产假带来的弊端,需要在文化规范层面实现更有效的转变——至少在所有人都能够享受带薪产假之前,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题图版权:Chona Kasing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