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美国助学贷款规模达到 1.56 万亿美元,仅次于住房抵押贷款 | 好奇心小数据

张依依2019-01-17 18:08:54

平均每名本科生一毕业就背债 29650 美元。

今天,美国近四分之一的成年人背负助学贷款,贷款总规模已经超过 1.5 万亿美元。不但占消费贷比重超过 10%,还是全美仅次于住房抵押贷款的第二大贷款。

此前,这个大雪球已经快速膨胀了多年—— 2010 年,助学贷就超过信用卡贷和汽车贷,规模仅次于房贷。经济大萧条之前,学生债务水平一直低于家庭债务排名中的汽车贷、信用卡债等。随着经济慢慢复苏,形势突然出现逆转,联邦学生贷款成为大萧条以来唯一持续累积增长的消费者债务。

根据 TICAS (大学入学与成功研究所), 2017 届的美国毕业生有 65 %都不同程度地背负有助学贷款债务;在机制类似的加拿大,这个比例为 40 %;发展时间较短,普遍针对低收入家庭的中国国家助学贷,覆盖的学生比例则在 13.2 %左右(2013年)。

助学贷款通常被认为是好债,学生还款刚性强。它的利率的确有吸引力,相比银行 5.5% 的贷款利率、汽车消费贷 5.05% 的利率,美国本科联邦学生贷款利率为 5.05%、研究生为 6.6%。

但这也让很多人高估了自己未来的还贷能力,巨大的压力面前,许多人将战线越拉越长。彭博全球数据显示,超过十分之一的借款人至少逾期 90 天,目前严重违约率已经达到 9.1%的新高,而抵押贷款和汽车贷款的违约率分别为 1.1% 和 4%。

平均每名美国本科生一毕业就背着 29650 美元的债

实际上在研究生和博士生群体中,这个数字还会更高。

高等教育贷款的途径很多,但最被鼓励和目前市场份额最大的,仍然是美国政府提供的联邦贷款。按照联邦直接贷款 10 年的标准还贷周期, 20 至 30 岁的负债群体平均每年需还款 4716 美元,占个人全年收入的近十分之一。

这相较于 10 年前出现了大幅提升,2008 年,初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的学生贷款负债约为 23300 美元。但与之对应的,高等教育毕业生的工资却一直保持在一个缓升,几乎静态的水平——这让美国社会出现愈多“上大学是否值得”的提问。

高等教育一直被视为最有价值的投资之一,美国上大学的人数也一直在稳步上升。但在还贷金额增长的背后,是美国大学学费的不断增长。

Collegeboard 统计的数据显示,2017 年美国私立大学平均学费 35720 美元、公立学校为 10270 美元。过去十年中,大学教育的费用和其他与学校有关的费用增加了 63 %

教育支出增加的原因众说纷纭,且常常上升成为一场各方参与的大论战。除了通货膨胀、政府教育公共资金的削减导致部分转移到学校本身,大学普遍扩大管理结构造成的行政成本增加,也转移到了学生那里。

20 世纪以来兴起的联邦助学贷款,因为申请门槛低,帮助大量美国人拥有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目前美国超过三分之一的成年人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历。但巨大的负债也成为一种隐患,长期缓慢侵蚀着国家经济增长。 

过去五年中,学生贷款债务余额在每个年龄段都有所增长。出乎意料的是,学生贷款债务增幅最大的来自 60 至 69 岁的年龄组,其学生贷款债务增加了 71.5 %。这意味着一些人不得不为此延迟退休以偿还这部分的贷款。

年轻人还贷压力巨大,带来消费疲软的一代

媒体常常拿学生的人均负债和房价做比较,称年轻一代把第一套房首付的钱都拿去还贷了。

尽管两者之间不一定有那么直接的关联,美联储分析大萧条之前的数据认为,还贷压力的确推迟了千禧一代的买房时机。

“学生贷款债务每增加 1000 美元,公立四年制大学生在 20 多岁时的住房拥有率就会降低约 1.5 个百分点,相当于获得房屋所有权的平均延迟时间为 2.5 个月。“学生贷款和房屋所有权”报告中写道。

报告还提到,学生贷款的增加延迟了结婚和生育的年龄,并降低进一步读研或获取专业学位课程,以及从事低薪公益工作的可能性。

还贷压力同时削弱了人们的消费能力。千禧一代总被冠以“最贫穷一代”的名头,尽管他们正面对着美国近 50 年以来最好的就业市场

这种贫困感甚至在大学期间就已经产生影响。

大西洋月刊报道,一份新报告显示,随着大学成本的飙升,数百万美国学生面临营养不良的风险。 Temple 大学和威斯康星州 HOPE 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发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在 66 所被调查的大学和学院中,有 36 %的学生说自己吃不饱。

民间和官方都尝试着改变这个状况

在这个问题面前,很多大公司开始为员工提供帮助偿还助学贷的选项,借此加强自己在招聘市场的吸引力。

视频流媒体公司 Kiswe 今年 1 月起,为持有学生贷款的员工每个月分担 50 美金;咨询公司 PwC 则在 2016 年就向员工开设了还贷项目,每年直接向贷款方支付 1200 美金。

2018 年,美国国税局通过新的计划,如果员工背负着学生贷款债务,雇主将被允许在其 401(k) 计划中匹配相同的百分比,从而允许员工在同时为退休储蓄的同时偿还债务。

高额教育债务也启发了一些创业公司。一种名为收益分享协议( ISA )的模式已经被实验多年, ISA 允许学生免费进入大学或接受某种类型的职业课程,毕业时,个人收入的一部分将交给赞助方。

2017 年成立的在线学习初创公司 Lambda School 就采取了这种模式,并于近日获得了从 GGV Capital 和 Y Combinator 等公司 3000 万美元的融资;普渡大学是美国第一家引入 ISA 的大学,它的模式允许学生自行对课程进行选择,选择的课程越简单,未来的还款率就越高,反之亦然。

这也引来许多批评,认为其成为一种变相的“奴役契约”,让学生用未来劳动偿还教育成本,并潜在地影响了学生的学习和职业选择。

福布斯评论员 Derek Newton 认为,其中真正的问题是强化了大学教育与职业之间的错误联系,让两者本末倒置,“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找到一份好工作而去上大学,薪水不是衡量教育的最佳方式,也不是唯一的方法。”

制图/郑舒雅

题图来源于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