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1月5日,105年前,福特汽车的最低工资计划如何取得了成功?

蔡一能2019-01-05 06:00:32

《历史上的今天》是好奇心日报的新栏目,致力于让你了解更多。

今天是 2019 年 1 月 5 日,这一年的第 5 天。

1914 年的今天,汽车业传奇人物亨利·福特宣布在他的工厂实施一系列福利政策:最低工资设定为一天 5 美元,超过大部分员工原先收入的 2 倍;工作时间从 9 小时缩减至 8 小时;承诺不会因为不忠诚和“无可救药的无效率”之外的原因解雇员工。

包括福特公司在世界各地的分支机构,共有约 26000 名员工受此政策影响,花去了公司 1914 年利润中的 1000 万美元。《纽约时报》将其与 T 型车的生产、流水装配线的运用相提并论,称之为福特“卓越的职业生涯中最为卓越的商业动作之一”。

“我们的信念是,社会正义始于足下。我们希望这家伟大公司的建设者和维护者可以共享繁荣。我们希望他们能同时拥有眼前的收益和对未来的预期……我们相信,资本与劳动所得的差距是不平等的。”

James Couzens,时任福特汽车公司财务主管

并不是所有人都为这一政策欢呼。《华尔街日报》写道,福特公司“将圣经式的、精神性的原则用在了他们并不适用的领域”。

但福特的初衷并没有媒体称赞——或批评的那么高尚。8 小时工作制的实行,实际上将两班倒变为三班倒,实现了全天不间断生产;工资的提升让员工有钱购买福特汽车,从而刺激了销售。

更重要的是降低人员的流动性。1913 年,福特公司为 14000 个工作岗位先后雇佣了 52000 个人,付出了高昂的招聘与培训成本。频繁的怠工拉低了整条生产线的效率,让流水线体系失去了意义,无法生产出预想中的低价产品。

福特的意图最终得以兑现。公司的人员流动性显著下降,汽车年产量从前一年的 17 万辆增加至 20.2 万辆,利润到 1916 年倍增至 6000 万美元。1922 年,福特进一步将 6 天工作制改为 5 天工作制。

高薪水、高效率和廉价消费品的组合,后来被归纳为福特主义(Fordism),也被认为是福利资本主义(welfare capitalism)的早期形式。它在 1920 年代推广至钢铁、玻璃等工业生产领域。20 世纪后期,福利资本主义逐渐式微;2008 年金融危机后,美国汽车业更遭遇寒冬,汽车公司为削减成本,开始实行区分新老员工的双轨制工资方案。

(参考资料:The New York Times: Jan. 5, 1914 | Henry Ford Implements the $5-a-Day Wage;[Ford] Gives $10,000,000 To 26,000 Employees;Daniel Gross: Goodbye, Pension. Goodbye, Health Insurance. Goodbye, Vacations.;Tim Worstall: The Story of Henry Ford's $5 a Day Wages: It's Not What You Think;Wikipedia)

1903 年,巧克力生产商吉百利的包装车间。福特在 1914 年的计划中也鼓励工人保持清洁的生活方式。图片来源:Wikimedia

此外还有:

德国工人党

100 年前的今天,五金工人出身的德国人安东·德莱克斯勒在慕尼黑的一家酒店创立了德国工人党(Deutsche Arbeiterpartei, DAP)。参与者基本都是他在铁路部门的工友,直到当年 8 月,参与聚会的党员人数依然不到 40 人。

根据《纽约时报》对德国极右翼历史的梳理,虽然借用了“工人党”的名字,德国工人党的“指导文件”却暴露了它的实际意图:

“德国工人党在和谁斗争?是和所有那些从不创造价值,未经任何脑力或体力劳动就获得暴利的人斗争。我们斗争的对象是这个国家的懒汉,他们大多是犹太人,生活优渥,不劳而获。”

德国工人党,引自 The New York Times

同年 9 月,德军下士阿道夫·希特勒被派去监视德国工人党的活动。在一场酒吧聚会上,他和另一名访客爆发了激烈的争论,引起了德莱克斯勒的注意,后者邀请他加入了德国工人党。1920 年,德国工人党更名为“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NSDAP),即纳粹党。

《等待戈多》首演

1953 年的今天,萨缪尔·贝克特的戏剧《等待戈多》在巴黎巴比伦剧院(Théâtre de Babylone)首次亮相。或许令人有些意外的是,这位爱尔兰作家首先用法语写完了剧本,更广为流传的英文本直到 1955 年才在伦敦被搬上舞台。

根据 1990 年英国皇家国家剧院进行的民调,《等待戈多》被评为 20 世纪最重要的英语戏剧。但很少有人能确切地说出,这部荒诞派戏剧究竟想表达什么——常被人们提到的关键词不外乎“荒诞”“徒劳”“无意义”。存在主义哲学是一种常见的解读角度,剧中久等不止的戈多(Godot)可能代表了被现代人怀疑、否定的上帝。

贝克特本人则拒绝解释,这种姿态对一部荒诞剧而言恰如其分。在向法国读者广播剧本之前,贝克特给出了这样的介绍:

“我不知道戈多是谁。我甚至(并且尤其)不知道他是否存在。我同样不知道,那两个正在等待戈多的人是否相信他的存在。”

(萨缪尔·贝克特,引自 Ruby Cohn: On the Godot Circle

布拉格之春:序幕

1968 年的今天,捷克斯洛伐克选出了一名具有改革精神的第一书记:亚历山大·杜布切克。对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影响深远的“布拉格之春”由此展开。

杜布切克的口号是“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这个构想显然区别于苏联在斯大林时代奠定的对政治与文化的高压。捷共首先通过 1 月 5 日的大会废止了对新闻出版物的事先审阅,接着对反改革官僚进行重组。当年 4 月,改革进程更进一步,捷共决定引进市场机制改革经济,扩大言论与艺术自由,同时以联邦制解决捷克与斯洛伐克的关系问题。

人们一度满怀希望,也恢复了文化与政治的热情。

但苏联老大哥曾经否决了匈牙利人的诉求,同样无法容忍捷克人挑战它的权威。当年 8 月 21 日,在勃列日涅夫的命令下,苏军将 T-54 坦克开向了布拉格。


题图来自:Wikimedi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