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 Voice:关于喜剧演员凯文·哈特说的话,言论有过几次转向

任思远2018-12-13 06:49:04

人们因此讨论恐同言论、政治正确,以及喜剧的边界。

“在不同的语境之下,我可以原谅一些无聊的玩笑。但是(凯文·哈特的事)让我不满意的点在于,他说的事情不仅仅只能当成玩笑,在这个“玩笑”背后,有真实的真相、愤怒和恐惧。”

美国喜剧演员比伊·埃西纳(Billy Eichner

“让凯文·威廉姆森( Kevin Williamson)被炒的,把莎拉·郑(Sarah Jeong) 、 詹姆斯·古恩(James Gunn),还有今天的凯文·哈特(Kevin Hart) 搞下来的,都是同一群人,他们都让人厌烦”。

网民布里奇特·皮切西( Bridget Phetasy

从上周开始,美国喜剧演员凯文·哈特(Kevin Hart)在美国社交网络上成为了被讨论的焦点,并且针对他的舆论在这一周之内经历了迅速的转向。

讨论中夹杂了对于恐同言论的抵制、对于“政治正确”和“网络暴民”的厌恶,以及拒绝非黑即白、想要具体分析哈特这次“奥斯卡事件”的具体影响的声音。

哈特在 12 月 4 日 被选为明年 2 月第 91 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主持人。他是当红的喜剧明星,电影总票房超过 35 亿美元,在 Twitter 上拥有 3400 万粉丝、Instagram 上则有 6600 多万。如果真的参与这次主持,他将成为奥斯卡颁奖典礼历史上为数不多的黑人主持之一,他非裔美国人的身份也将给这舞台带来多样性。他当时在 instagram 上自己“高兴惨了”,因为主持奥斯卡“长久以来一直是我愿望清单上的事”。

针对他的第一波言论很快到来了,主要是关于他之前在作品中、以及各种场合表现出的反对、恐惧同性恋的言论。

被讨论最多的是他在 2010 年的脱口秀 Seriously Funny 中一段单口相声的视频,他当时围绕“我最大的恐惧之一就是儿子长大后成为同性恋,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想办法阻止”的话题,讲了一个长段子。在这之后,他还在 Twitter 上接着用这个梗,例如在发现儿子偷玩女儿的娃娃玩具后,哈特假装用玩具打儿子。

除此了用这个话题造梗之外,他还在 2008 年拍摄电影《热带惊雷》的过程中拒演了一个角色,原因是这个角色是同性恋,由于“对自己的不确定”,他认为自己不能“百分之百投入这个角色”。

尽管 2015 年接受《滚石》杂志的采访时,他表示过“怕儿子成为同性恋”的梗源于他作为直男对自身男性气质的不确定、不安全感,是自我嘲讽:“我觉得恐慌,跟儿子没关系,跟我自己有关系”。但是批评他的人(主要来自 LGBTQ 群体)并不买账,他们觉得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深层理解他所谓 “自我嘲讽”,他的恐同行为也“不是开玩笑的事”

12 月 6 日,哈特在 Twitter 上对自己“过去不敏感的、迟钝的言论”向 LGBTQ 群体道歉,并宣布不再担任颁奖典礼的主持人,“不想在一个众星聚集的夜晚分散别人的注意力”。

社交网络上舆论开始转向。人们开始讨论,哈特是不是遭受了过于政治正确的审判。保守派活动者 Charlie Kirk 发推说“政治正确是杀死这国家的癌症。凯文·哈特没啥要道歉的,他(作为喜剧演员)非常搞笑,不应该被左翼暴民拉下来”。喜剧演员 Nick Cannon 和 Michael Che 都呼吁人们能对于喜剧中关于同性恋的、简单的梗能理解、而不是毫不分辨地抵制。

也有网友把哈特经历的事情和今年其他被网民声讨的名人类比,例如在 Twitter 上开玩笑说“我恨白人”的亚裔女记者莎拉·郑(Sarah Jeong),还有发推说关于恋童癖笑话的《银河护卫队》前导演詹姆斯·古恩(James Gunn),认为他们都是“社交网络正义暴力”的结果:“让凯文·威廉姆森( Kevin Williamson)被炒的,把莎拉·郑(Sarah Jeong) 、 詹姆斯·古恩(James Gunn),还有今天的凯文·哈特(Kevin Hart) 搞下来的,都是同一群人,他们都让人厌烦”。

很显然,尽管这些事有相似之处,但各有特点和细节;在观点转向的过程中,人们各执一词,但是事情并不非黑即白。

Vox 发长文章分析此事,认为哈特使用“梗”指向的是存在担心和恐慌的同性恋人群,这在喜剧中是指向弱势和边缘人群的“punch down”,本身就是危险的、引发争议的。相比较而言,莎拉·郑作为亚裔向作为既得利益者的白人群体开玩笑的 “punch up” 的情况完全不同。所以二者的经历并不能平行类比。

Vox 还指出,相对莎拉·郑和詹姆斯·古恩有针对性的道歉,哈特在推特中的道歉一带而过,这让他错失了一个好好解释、把质疑化成理解的机会。

在发推宣布不再担任主持人后,他后来在 Instagram 上发视频透露,奥斯卡方面要求他因临时退出而道歉,他的回应是“我已经说过了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并且表示不会再回头谈论过去的事。他在 2012 年前后就不再用反同、恐同的梗了,之后也把相关的推文删除掉过,但也没有过正式的道歉。

在哈特突然宣布退出后,奥斯卡考虑在明年 2 月的颁奖典礼上不设主持人,而采用“群口相声”的主持形式。

题图来自 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