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12月13日,12年前,人类没能发现最后的白鱀豚

蔡一能2018-12-13 06:00:00

《历史上的今天》是好奇心日报的新栏目,致力于让你了解更多。

今天是 2018 年 12 月 13 日,距离这一年结束还有 18 天。

2006 年的今天,经过 39 天、航行 3400 公里的搜寻,中外六国科学家最终宣布,他们没能发现白鱀豚的踪迹。

在专家们看来,科考结果表明白鱀豚这一物种已经功能性灭绝。这意味着,白鱀豚成为 50 年来第一种消失的大型水生脊椎动物。《时代周刊》将其评为 2007 年十大人为灾难之一。

白鱀豚不是鱼,而属于鲸类,这让它在淡水中的生存显得尤为特殊。中国人熟知的大熊猫有 500 万到 600 万年历史,而白鱀豚的历史则长达 2500 多万年。中国于 1983 年立法规定狩猎白鱀豚属于违法,但似乎为时已晚。白鱀豚的数量最终从巅峰期的数千头归于 0。

从遗传学上看,白鱀豚本身就是一种脆弱的生物,这种劣势让 20 世纪的人类活动变得极为致命。仅 1973 至 1985 年间,就有 59 头白鱀豚意外死亡,包括死于渔具、被爆破作业致死、被轮船螺旋桨击毙等等。更严重的威胁来自长江的整体污染、过度捕捞、水坝建设,这些人类活动彻底改变了原有的淡水生态,白鱀豚的生存条件逐渐崩溃。

严格来说,功能性灭绝不代表全部消失,但它至少是一纸提前发出的死亡通知。它意味着物种失去了自然环境中的繁殖功能,完全灭绝只是时间问题。

过去 12 年间,人们带着从未有过的热情寻找白鱀豚。中国绿发会和一些企业出自 20 万元资助野生动物摄影师,并悬赏 10 万元奖励拍到白鱀豚的人;每年 2 至 5 月,民间考察队在白鱀豚的历史栖息地一带进行地毯式搜索。“最火爆的时候,摄影师们几十只长炮对准每一寸江面,还有多名观察员辅助’扫描’江面。”

也许是一个巧合——2018 年的例行考察中,真的有人拍到了一张“疑似白鱀豚”的照片。随后传来的新闻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因为这张“宝贵”的照片推迟了宣布白鱀豚灭绝。

但这只是人类的安慰剂。长江的物种灭绝仍在继续,江豚、中华鲟目前都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极度濒危”。

图片版权:视觉中国

此外还有:

《一个美国人在巴黎》在纽约

1928 年的今天,美国作曲家乔治·格什温的代表作《一个美国人在巴黎》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首演。这部交响乐融合了爵士元素,也将古典与流行结合了起来,展现了巴黎的无限活力、乡愁等多重主题。

格什温对纽约的演出并不满意,他觉得指挥把节奏搞得太拖沓了。不过,听众却对作品表现出罕见的热情。用一名在场者的话说,对于新潮的音乐,不管演得是好是坏,听众通常都只会奉上礼貌的掌声,而《一个美国人在巴黎》的反响则完全不一样。它向大众展示了一种轻盈的、不同于贝多芬的交响乐,“既不庄重,也不催泪”。

科菲·安南

1996 年的今天,加纳人科菲·安南当选联合国秘书长,成为联合国史上首位黑人秘书长。

安南在任时,联合国提出了“千年发展目标”,在减贫、卫生等领域作出了具体规划。他因“革新联合国”的努力而获得 2001 年诺贝尔和平奖。但在 2003 年,安南遭遇了多国联军入侵伊拉克的危机。他当时要求用更多时间调查伊拉克有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否认联军有进入伊拉克的正当理由,但这一抗议显然被无视。加上联合国随后曝出的贪腐丑闻,他的第二个任期显得乏善可陈。

今年 8 月 18 日,80 岁的安南在瑞士伯尔尼去世。

抓捕萨达姆

如果说伊拉克战争是安南在联合国秘书长任上的最大挑战,2003 年的今天则见证了这一挑战的阶段性收场。这一天,美国在伊拉克提克里特市附近的 ad-Dawr 小镇发起“红色黎明行动”,成功抓获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

尽管美军没能在伊拉克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入侵过程中发现的大规模墓葬揭示了萨达姆执政时期的屠杀罪行。2006 年 11 月 5 日,萨达姆因反人类罪被判处死刑。2015 年,他的墓碑据称毁于抗击 ISIS 的武装冲突中。

逝者:南京大屠杀遇难者

1937 年的今天,当日军进入南京时,他们几乎没有遭遇什么抵抗。在此之前,他们血洗了金山、杭州、无锡、芜湖、扬州等地,直到攻占中国首都的狂喜最大限度地激发了他们的残忍。

以下报告来自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判决书:

据后来估计,在日军占领后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二十万人以上。这种估计并不夸张,这由掩埋队及其他团体所埋尸体达十五万五千人的事实就可以证明了。根据这些团体的报告说,尸体大多是被反绑着双手的。这个数目还没有将被日军所烧弃了的尸体,投入到长江,或以其他方法处分的人们计算在内。

松井在十二月十七日以前是留在后方地区的,十七日那天举行了入城式,十二月十八日举行了战死者的慰灵祭。之后,他发表了一个声明。声明中说:“本人对于遭受战祸的数百万江浙地方无辜民众的损失,实不胜其同情之念……在这样的时候,特别期望中国四万万人民加以反省。”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即使在中国,南京大屠杀也很少被人提及。当张纯如 1990 年代开始研究这段历史时,她在南京找不到大屠杀遗址,曾经的幸存者“大多住在黑暗、肮脏的房屋里,屋内潮湿,散发着霉味,到处是贫困的痕迹。”

“南京大屠杀之所以没有像纳粹屠杀犹太人或广岛原子弹那样深入世界人民的意识之中,是因为受害者自己保持沉默。”

张纯如,作家

直到 1982 年,日本文部省将教科书中的南京大屠杀改为“占领南京”,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调查、纪念才逐渐展开。今天,人们已经习惯了在 12 月 13 日举行纪念仪式——从 2014 年开始,这一天被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经不足百人。就在这个月初,又有两名幸存者离世,他们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照片随之熄灭。


题图版权:视觉中国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