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全球移民契约》通过,以美国为首的国家退出协议

姜天涯2018-12-11 13:42:23

2017 年年底,美国退出。自此之后,欧盟轮值主席国奥地利,以及澳大利亚、智利、捷克共和国、意大利、匈牙利、波兰、拉脱维亚、斯洛伐克和多米尼加共和国都退出了这一进程。

10 日,来自 150 多个国家的政府代表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通过了《全球移民契约》。这是联合国有史以来首个关于国际移民各方面事务共同方针的全球协议。该协议承诺各缔约国将采取更好、协同合作程度更高的移民办法。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将这一最新进展称为“确立防止苦难和混乱的路线图”的历史性举动。这份《契约》的通过恰逢庆祝人权日和《世界人权宣言》 70 周年。古特雷斯表示,“在我们纪念《世界人权宣言》 70 周年的这一天,如果我们认为移民应被排除在《宣言》的范围之外,那将具有讽刺意味”。

《全球移民契约》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它以国家主权、责任分担、非歧视和人权等价值观为基础,认识到需要采取合作的方式优化移民的整体利益,同时消除其对出生国、过境国和目的国个人和社区带来的风险和挑战。

契约包括十项指导原则和 23 个目标,一一列明了各国可以自愿选择采纳的多种可能行动。其中包括预防措施,来应对移民驱动因素、打击人口贩运、管理边界和促进回返。它还侧重于促进正常移民的解决方案和最佳实践。

据联合国统计,目前全世界有超过 2.58 亿移民。预计这一数字还将上涨。然而,若监管不力,则可能带来重大挑战。这些挑战包括社会基础设施压力剧增,超出预期的大量外来人员涌入以及移民在危险跋涉途中的死亡。联合国的数据显示,自 2000 年以来,全球有 6 万多移民在迁徙过程中死亡,古特雷斯将其描述为“集体耻辱”。

2015 年欧洲移民危机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规模的难民与移民潮,此后,全球移民协议的制定得到了推动。

2016 年 9 月,联合国大会的 193 名成员一致通过了《关于难民和移民的纽约宣言》,决定制定一项全球契约,促进安全、有序和正常的移民。

2018 年 7 月 13 日,联合国会员国最终确定了《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的文本定稿,即 10 日通过的契约。这份长达 31 页(中文版为 31 页)的最终文件耗时近两年的密集谈判终得以成形。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全球移民契约》是一份完整的框架,包含一系列目标行动、实施路径、后续跟踪与审核评估,旨在促进安全、有序和正常的人口流动,同时降低非正常移民的影响。

在这一进程中,部分国家宣布退出。

2017 年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拒绝了这一提议。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发声明说:“我们自己会决定控制边界的最佳方案以及谁能被允许进入我们的国家。宣言中的全球方案与美国主权不相容。”自此之后,欧盟轮值主席国奥地利,以及澳大利亚、智利、捷克共和国、意大利、匈牙利、波兰、拉脱维亚、斯洛伐克和多米尼加共和国都退出了这一进程。

联合国发言人在协议通过后表示,包括以色列和保加利亚在内的六个国家正在讨论是否退出该协议。在联合国 193 个成员国中,有 30 个国家同意该协议的国家没有出席会议。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会上发言,她说联合国成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过去的纳粹政权造成了“难以置信的人类苦难”。她说,这项协议“完全是我们国际合作的基础”。

比利时首相米歇尔表示,该文本在欧洲引发了“激烈辩论”,但各政党正利用它“散布谎言和传达不信任”。他表示,签署这一协定将使“我的国家……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批评人士认为,这项协议可能会挑战国家主权,他们同时也担心会导致大量移民涌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该协议侵犯了成员国主权的说法纯属虚构。《契约》没有确立一项新的权利,允许人们选择何时何地进行移徙,它“只是重申移民应该享有人权,而不论其身份如何”。

在欧洲,对移民进入国家的合理担忧被极右翼组织操纵,而在美国,特朗普不仅退出了协议,还努力说服其他国家这么做。上周五,美国将该协议描述为“联合国以牺牲各国主权为代价推进全球治理的努力”。

海外发展研究所人类流动倡议主管 Marta Foresti 称,鉴于当前的政治形势,该协议“意义重大”、“非凡”。她说:“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看到,世界各国政府未能落实保护移民生命的政策,未能缓解公众对混乱无序的边境管理方式的担忧,这是多么糟糕。”“《全球移民契约》将帮助各国政府共同努力,更好地管理移民,确保跨境旅途的人们能够以合法、有序和安全的方式做到这一点。”她认为,这项协议的想法是为各国合作创造一个政治平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 Laurence Chandy 表示:“如今, 100 多个国家仍有移民儿童拘留政策。试想,如果移民儿童拘留的替代方案能在全球范围内被采用,如果被拘留儿童的数量将从今天的 100 万下降到零。试想,如果我们能够缩小移民儿童在教育和医疗方面的差距,那么这种不平等现象将不复存在。”

《华盛顿邮报》 9 日的一篇文章表示,该文本承认移徙者的权利和保护脆弱移徙者的必要性。然而,该协议不会立即改变各国对待移民的方式。正如许多批评人士所声称的那样,这并不是一项能够保护移民权利的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条约。《华盛顿邮报》列出了契约的三个主要弱点。

首先,最终草案在确认移民权利和确认国家主权之间存在割裂。就国家选择不保护移徙者权利时国际社会该如何处理,《契约》仍然含糊不清。

其次,《全球移民契约》并非硬性国际法,而是一个“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合作框架”。它的主要目的是象征性的,该草案在执行、监测和审查机制方面缺乏力度,这意味着每个国家将决定如何实施该草案。

第三,一些重要的参与者退出了谈判。《华盛顿邮报》同时援引了退出契约的澳大利亚内政部长彼得·达顿的说法:“我们不会放弃我们的主权,我不会允许未经选举产生的团体对我们、对澳大利亚人民发号施令。”


题图来自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