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Voice:气候政策抗议者占领了伦敦五座桥,称这是“公民不服从”

蔡一能2018-11-20 07:05:05

对气候灾难的担忧正在加深,对传统政治的信任正在下降。

“如果事态持续下去,降临在我们头上的物种灭绝会比恐龙时代更残酷。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我希望自己配当一个祖宗。”

上周六,约 6000 人聚集在伦敦街头,敦促政府应对其后危机。参与者 Tiana Jacout 如是说。

这是一场不一样的示威活动。上周六,从萨瑟克桥、黑衣修士桥、滑铁卢桥、威斯敏斯特桥一直到朗伯斯桥,伦敦市中心连接泰晤士河两岸的五座主要桥梁相继被抗议者占领。他们手挽着手,高唱歌曲,阻塞街道,要求政府采取切实行动——比如到 2025 年实现温室气体零净排放,将人类和其他物种从气候灾难中拯救出来。

“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气候变化的紧迫性、物种灭绝的警情和我对上帝的信仰。上帝创造了这一切生灵,而我们却在毁灭、致他们于死地。”《卫报》(The Guardian)引用了 Martin Newell 神父在黑衣修士桥上的话。

组织者表示,约 6000 人参加了周六的抗议活动。从桥上撤离后,他们聚集在议会广场,发表公开演说。另一方面,过去一周,英国议会辩论的主题是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提交的脱欧协议。

一个多月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简称 IPCC)在韩国仁川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引发了舆论的轩然大波,它警告说,人类必须抓住未来十余年,才能在本世纪末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 1.5 摄氏度以内,否则会面临物种灭绝、农业减产、缺水和数亿人的贫困问题。

这个目标比政治家们在巴黎气候峰会上设定的更为严苛。《巴黎协定》制定的目标是到本世纪末将全球变暖控制在 2℃ 以内,更理想的情况是控制在 1.5℃ 以内。但近年来的研究表明,人类离这个目标还有一大截距离。IPCC 的报告估计,按照现有的变暖速度,地球极有可能在 2030 年到 2052 年之间就达到 1.5℃ 的升温幅度。

留给人类的时间越来越少——用 IPCC 的说法,人类“需要在社会的各个方面发生快速、深刻的、史无前例的变革”。

这也是抗议者的诉求。他们指责政客们的无所作为正在把人类推向悬崖,对传统的政治抗争失去了信心,因而选择以更极端、更冒险的方式“逼迫”政府采取行动。

“简单来说,传统政治已经辜负了我们——甚至也辜负了我,毕竟我也是整个政治系统的一部分。所以,人们别无选择。”

绿党政治家 Jenny Jones 对《卫报》说。

至少 85 人在周六的抗议中被捕,罪名主要是触犯《公路法》(Highways Act)。抗议者早已作好了被捕的准备。他们将周六的占桥活动称为“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基于内在的道德法则,拒绝服从现有法令所施加的义务。

典型的“公民不服从”包括拒绝入伍参加侵略战争、甘地领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南非和美国的反种族隔离运动。这些事件中,抗议者的行动都违反了既有法律,但相关法律又违背了平等、自由等基本权利,从而——至少在“公民不服从”的支持者看来——破坏了国家与个人之间的契约。

“社会契约已经被打破……因此,我们有权、也有义务绕过反应迟钝、玩忽职守的政府,主动反抗,以保卫地球上的生命。”占桥活动的组织者之一 Gail Bradbrook 说道。

事实上,周六的抗议活动隶属于一场更为广泛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其规模在过去数十年的英国都属罕见。运动由一个名叫“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的新组织发起,其宗旨就是迫使政治家在气候问题上采取行动。过去几个月,他们的成员出现在英国各地的图书馆、会堂、咖啡馆、大学、酒吧和教堂,宣传气候问题的紧迫性。

10 月 26 日,约 100 名学者致信《卫报》,表达了支持运动的立场。信里写道:“在逐渐恶化的生态危机面前,我们无法容忍任何政府的软弱和拖延。科学研究给出了清晰的结论,事实无可辩驳,我们不能昧着良心,让子孙后代承受我们亲手酿成的史无前例的灾难。”

“反抗灭绝”的行动也在海外得到了响应,比如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按照组织者的设想,类似活动还将在美国华盛顿举行。就像气候问题从来都不属于某个国家,实现 “1.5℃” 的目标显然也需要联合行动。


题图来自:Extinction Rebellio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