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Meme:还记得没有手机时人们是怎样生活的吗?

孙若空2018-11-19 16:36:15

not a cellphone in sight 的支持者们相对来说用了另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想让大家想想过去的好,明白手机并非必不可少。

还记得没有手机时人们是怎样生活的吗?

那时,虽然车马很慢,人们不能随时找到另一个人,不能随时在网上窥探他人的生活,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并没有因此而隔阂,那时的年轻人也有时髦话题,也会集体流行一些事,自有一番快乐和自在。

11 月 4 日, Twitter 用户 @VersaceCrocs 发布了一张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油画,并配以文字“看不到有手机,人们都活在当下”(not a cellphone in sight. just ppl living in the monent.)。他发这条 Twitter 的初衷是希望怼一下那些手机重度使用者和那种认为没了手机人与人、人与周围之间的联系就会断掉的观点。你看,耶稣受难这么重要的时刻,没有手机大家也都赶到了,没有手机也有这么多人见证了。

这条 tweet 很快获得了 4200 个转发和 1.6 万个赞。当然更重要的是,not a cellphone in sight 成为了一个 meme ,大家纷纷模仿起他的配图方式,用一种调侃的方式来表达没有手机世界也能运转,大家也能过得很好的态度,以及对过去美好旧时光的怀念。

例如没有手机,人类也能登月。

没有手机,年轻人也会起冲突,并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解决。

没有手机,我们大家干农活,玩跷跷板,享受田园生活也是很美的。让人想回到那样的旧时光去。

甚至还有人为了调皮下,用一些更为夸张的内容来增强感受。

比如没有手机,辛巴出生后也受到了荣光,世界也是那么美妙。

没有手机,古老的恐龙们不也活得健健康康,称霸一方。  

没有手机,在最后的晚餐时,餐桌上的人关心的是自己所在的这个社群的彼此,而非眼前的食物是否美丽。

没有手机,我们在享受音乐时就像史瑞克他们一样是在享受音乐本身,而不是为了炫耀自己。那些转发 not a cellphone in sight 的人们希望告诉大家,手机,让我们吃不是为了吃,玩不是为了玩,随时能与人联系增加了更多冲突,也让很多应该被注意到的美好生活都被挡在了屏幕之后。

关于反对手机成瘾,让人们放下手机的话题甚至说社会课题已经讨论许多了。甚至卖了数以亿计的手机将人们推入智能时代、社交网络时代的苹果公司也忧心忡忡地说他们不想人们对手机上瘾。还说会为解决这个问题想想办法——结果可能就是加了个手机使用周报。

not a cellphone in sight 的支持者们相对来说用了另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想让大家想想过去的好,明白手机并非必不可少。

然而,讽刺的是,这些呼唤放下手机的行动聚焦在社交媒体平台——这意味着大部分输送和接收这些信息的人都不得不通过手机。

回忆是带有滤镜的。人们总是一边贬低现今的社会现象一边想充实过去那种存在于回忆里的美好。

但正像他们找的那些照片里的主角——恐龙一样。自然、社会和科技总是会毫不留情地将一些“当下”变成历史。即使出现了“复古”潮,也难免被打上新的时代烙印。

所以,我们终究是放不下手机的,现在我们只能手捧手机一起在网上讨论“放下手机”这个政治正确的话题。

图片来自推特,题图来自giphy

#Meme 是《好奇心日报》2018 年 9 月上线的新栏目。

“Meme”(/miːm/),“梗”、“包袱”、“表情包”的意思。我们用它来记录一些文化现象,有些事情光记录下来就很有意思。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