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5 万女性参加的阿根廷妇女集会,合法堕胎还是最突出的主题

任思远2018-10-17 13:11:01

长期冲突的年度催化剂

第 33 届阿根廷全国妇女集会(Encuentro Nacional de Mujeres)10 月 12 日到 15 日在阿根廷南部丘布特省的城市特雷利乌(Trelew)召开。根据南方电视台的报道,今年集会的主题是支持堕胎合法化和脱离国家教会控制,有 5 万名左右的女性参加了这次集会。集会上有 70 多场关于免费、安全、合法堕胎的工作坊,以及抵抗对妇女的暴力、杀害的呼吁活动。

在三天集会期间,有参会者和当地警方发生冲突, 10 名女性被捕,分别在周日和周一被释放。当地时间 14 日下午,集会组委会在 Facebook 主页上发布紧急声明,说“丘布特省的政府违背了之前与组委会达成的协议……交通管制、在妇女代表处和住处附近的暴力攻击,还有各种偷窃和侵犯,都表明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父权制的、大男子主义的国家。” 参会者 Lucía Loyola 在接受南方电视台采访时自己当时被推倒在地,每次抬头试图看施暴者时,都被辱骂和殴打。

今年阿根廷全国妇女集会的会标

阿根廷全国妇女大会始于 1986 年,由一群阿根廷女性自发组织。她们在 1985 年去肯尼亚内罗毕参加了第三届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回国之后决定也召集本国的女性针对阿根廷的情况讨论和解决问题。第一届大会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当时只有 1000 名女性参会,集会的主题是“阿根廷女性的处境,以及变革的方案”。30 多年以来,参会人数不断增多,2016 年在罗萨里奥(Rosario)的集会参与者达到了 65000 名;集会的主题和内容也随着时代变化侧重不同的方面:例如在 1980 年代的集会上,就有关于把妇女利益与谴责独裁、保持民主制度相结合的讨论。除此以外,青少年女性教育、女性的孤立与交流等问题也曾被着重讨论过。

这些讨论和学习对阿根廷颁布和修改女性相关法律都产生过影响:杀戮妇女罪法律的修改,以及关于贩卖妇女、婚姻平等的法律,都被认为有每年集会的推动作用。

今年“支持堕胎合法化”和“脱离国家教会控制”的主题对于人们来说完全不陌生。早在 2003 年第 18 届集会期间,堕胎法律的不合理就被广泛探讨,并且当下就孕育出了 “全国争取合法、安全和免费堕胎权益运动组织”的雏形。现在阿根廷妇女在呼吁堕胎合法化的游行中携带的绿色手绢,就是由那一年的参会者最初设计的,它象征着“女性对生命和健康更美好的期待”。 

15 年后的今年,这项呼吁终于有了重大进展:堕胎合法化法案在今年 6 月被众议院勉强通过。然而,它最终还是在 8 月被参议院否决

绿手绢作为阿根廷堕胎合法化运动的象征

天主教会是否决这个法案的重要势力,他们与近年阿根廷不断兴起的女权主义运动始终保持对立。天主教媒体 Aciprensa 曾报道过 2016 年的阿根廷妇女集会,指责会上的女权主义者对于有天主教背景的参会者使用暴力和言语威胁;另一家天主教媒体 CRUX 也强调 2017 年的参会者表现出对教会的仇恨:她们在教堂的外墙上放火焰燃烧的动态投影。这家媒体表示,由于参加聚会和游行的人已经给周围社区带来了严重的安全威胁,居民们和教堂内的信众都对她们不欢迎。

尽管如此,也有评论说在阿根廷教会和女性运动的冲突中,教会一方的力量已经逐渐被削弱。一方面是因为在全球各地被曝出的多起神职人员的性丑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阿根廷的一个关键事件:在 2010 年同性恋合法化法案投票期间,教会对法案持极端反对态度,说这是一场“上帝之战”。然而最终法案还是被议会通过,使阿根廷成为了南美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

如今,面对日渐占领政治主流观点的女权运动,他们采取了相对之前更缓和的态度。在堕胎合法化法案讨论期间,教会曾发出过“调和声明”,呼吁“真诚而深刻的讨论”和“对不同的观点的采纳接受”。但是教会的人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激烈争论,在国会的讨论当天也只有两位神父发表了讲话。

在阿根廷这场持续多年的冲突和长期的力量角逐中,近年的全国妇女集会扮演的是一个一年一度的催化剂角色。

题图为 2016 年第 31 届集会的开幕式,来自 Wikipedia。插图来自 Facebook 和 abortolegal.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