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手机尺寸越来越大,但好像没人考虑女生口袋装不下的问题

顾天鹂2018-09-22 06:35:26

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但似乎没人愿意解决它

女性在挑选手机时大概比男性多了一个思考维度:它是否够单手操作;以及,如果它能塞得进某些衣服的口袋,那是再好不过了。

这个考虑可能会让她们直接选择最小号的 iPhone XS。

也许男性很少想过女装鲜有口袋这件事给她们带了了怎样的麻烦——它们要么没有口袋,要么只有徒有其表的口袋,或是又小又紧不可能塞下很多东西,或仅为装饰考虑(包括假口袋)。在智能机尺寸逐渐变大的今天,这点给女性带来了麻烦:如果只是起身离开工位一会儿,她们要么得把手机攥在手中,要么得带包,完全没有男性把手机随手揣进宽大口袋的便利。

iPhone XS、iPhone XS Max 和 iPhone XR 的出现告诉人们,并没有什么机构或是设计师考虑过女性携带大型智能机是否方便这件事。XS 的 5.8 英寸屏幕、XR 的 6.1 英寸和 XS Max 的 6.5 英寸,几乎都不可能被女装口袋塞下——但这有什么关系呢?类似的问题在 iPhone 6 发布时就被提起,并引起了一番“口袋中的性别政治”讨论,可是因为某种坚持和“无视”,今天的女性仍然无法享受和男性同等的便利。

八月一项调查公布的具体数字显示了女装口袋的袖珍——在腰围相同的情况下,女装牛仔裤的口袋平均比男性短 48%,窄 6.5%;只有 40% 的女裤前袋装得下一个 iPhone X,能装下三星 Galaxy 和 Google Pixel 的分别是 20% 和 5%;而男裤口袋放得下 iPhone X 的比例是 100%。实际上,女裤前袋连女人的一只手都不能全部插进,如果是一支笔,还得斜着放。

也没有人想冒着手机掉进马桶或被顺走的风险将它插进后袋。

女装口袋的不实用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在“口袋”被缝上女装的 400 年中,它从最开始就不是为了“便利地储存东西”而存在。

1600 年代末期,男式口袋已经是功能性的了,女性则把带有系带、零钱包似的布袋子栓在腰间,隐藏在罩裙和一层衬裙底下(布袋的底下还有一层衬裙),在衣着完备的情况下基本难以取物;18 世纪有所改进,女裙上多了缝隙,让女士可以伸手去够层层衣裙下的袋子,那时的袋子由手工缝制,逐渐精致化,既可以放珠宝,也可以放小蛋糕。

1700-1715 年间的口袋,来自 V&A 博物馆

19 世纪,服装裁剪向更显苗条、直上直下的古希腊式靠拢,自此,裙下便再也无法隐藏口袋。然后,手袋(Purse)诞生了,它最开始被称为 “Reticules”,指的是女性拿在手上而非挂在屁股后的小包。随着时间推移,手袋变得具有极强的装饰性,并逐渐被视为阶级标志——手袋越小证明地位越高,是只在家里喝喝茶、把所有工作交给男人的女人;大手袋遭到鄙视,因为它代表了主人是不得不外出工作的贫穷阶级。

“女性们在金钱和财产所有权方面的受限,明确地体现在了她们口袋的小尺码上。”时尚历史学家 Barbara Burman 在《口袋的历史:每日物品的秘密生活》中写道。

19 世纪中期至末期的第一次女性主义浪潮带来了口袋革命(此时男装已可以有多达 15 个口袋),裙装模板开始提供缝制口袋的说明书——如果你想获得独立女性的感觉。而对于为女性争取投票权的妇女参政论者来(Suffragettes)来说,口袋变成了政治问题——1908 年,为运动筹款的活动名是“老妇人的 100 个口袋”;1910 年的一场纽约时装秀上,“前后各有两个口袋、一共有 7-8 个口袋,全部在视线范围内并可轻易找到”的参政论者服饰成为焦点;同年,《纽约时报》用过《妇女参政论者的衣服上有很多口袋》作为头版标题。此后的两次世界大战则让更多参与工作的女性青睐功能性服饰,也因而可以享受大口袋的便利。

但是时尚界在 20 世纪中期迎来了一个转折点——它想要女性看起来更苗条,于是口袋需要被牺牲(它会让人显得鼓鼓囊囊)。Christian Dior 在 1954 年说,“男人们有口袋是为了放东西,女人的口袋则是为了装饰”。这被认为是把“女性外形”置于人类功能之上。

虽然在之后的 70-90 年代间,女性穿男装也掀起了短暂的风潮,但 90 年代起更疯狂的奢侈手袋产业更快杀死了女装口袋的功能性,它恰好契合了时尚巨头们的目的——你不需要口袋,你需要一个漂亮而昂贵的手袋。《卫报》专栏认为,这有点像另外一种形式的“粉红税”,即从女性身上搜刮日用品和基本服务的额外费用。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时尚界并没在帮助女性进步。女性需要放得下手机的口袋,但设计师仍然指望她们将手机放进包里。这个男性主导中端市场的产业更注重服装的视觉效果,而非它们能否让人活得更轻松;快时尚品牌也遭到诟病——它们擅长复刻高端品牌设计,但那些高端设计很多时候并不适合日常生活,“高端品牌不太在乎潮流,更在乎质量和寿命,所以它们不按照智能机尺寸来设计是正常的,但是中端市场里潮流主宰一切,不跟着潮流走是史诗级的失败。”

当然,这里还存在一些设计上的技术问题——也有很多女性不喜欢口袋位置上鼓出一块儿。是不是有一种简洁美观的方法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前提是来自各个领域的设计师们肯定问题的存在,并认为它有被解决的必要。

没有实现“口袋平等”看起来是件小事,但它长期以来都为女性的生活添加了诸多隐形限制。20 世纪初的妇女参政论者尚能意识到口袋背后的权力不平衡,当今人类也许不该把可以解决的麻烦视作理所应当。

题图来自 Daily Beas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