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WPP 公布新任 CEO,看起来风格和苏铭天截然不同

宣海伦2018-09-04 18:39:25

经过四个半月的搜寻,世界上最大的广告集团终于找到了接班人

言语温和、注重协作,善于听取他人意见和建议——WPP 新任 CEO Mark Read 在公司内部的行事作风被《纽约时报》形容为“是个和苏铭天(前任 CEO)完全相反的人”。后者以雷霆铁腕和个性为外界熟知,活跃于欧洲公开社交场合。

今年四月,创立并掌舵 WPP 长达 33 年的前 CEO 苏铭天猝然离职,并因个人不端行为被调查。在经过四个多月内部和外部的甄选后,WPP 在周一宣布了新 CEO 的任命。

Mark Read 已经在 WPP 董事会任职了 10 年之久,WPP 主席 Roberto Quarta 形容 Mark Read “在整个行业处于领导地位,深谙商业,拥有非常强大的内部支持”,并重点提到了其在担任伟门公司 (Wunderman)CEO 期间展现出的领导力。

这家营销顾问公司在此前《广告时代》评选的十大数字代理商中名列第四。目前 WPP 大约 40% 的收入来自数字内容,而伟门则是 WPP 的最大代理商之一。

Mark Read 在就任后表示:“我们的行业正在经历一个结构性变化,而不是结构性衰退,如果我们能应对这种变化。”并表示要加速转型、简化服务,为 WPP 提供更强劲的增长。

WPP 总部位于伦敦,旗下拥有 100 家营销机构和传播公司,包括奥美、智威汤逊、伟达公关、群邑媒介等,在全世界拥有超过 13 万名员工,是世界排名第一的传播集团。

今年 3 月,WPP 公布的 2017 年财报创下 2009 年经济大衰退以来的最差表现,全年收入下滑 0.9% 至 152 亿英镑。财报日当天,股价应声下跌 14.46%,遭遇自 1999 年以来的最大下跌,市值一日之间蒸发了 26 亿美元,连带着还影响了其他几家广告大集团的股价。

以宝洁为首的广告主大量削减预算;Google 等互联网巨头开始频繁地跳过代理公司直接和客户接洽广告业务;另外咨询公司也成为了传统广告公司的竞争者…这些都让 WPP 深陷于盈利沼泽。

Mark Read 在数字化上的能力将为 WPP 所倚重。随着各大公司向自动化的广告转型,WPP 增加利润的机会越来越少。过去一年,WPP 接连丢掉了百威英博、狮门影业、科蒂三个流水额最高的客户,其他还包括肯德基、美泰、美国运通等广告主。

无论从各方面来说,Mark Read 都和前任的情况不同,也包括薪水。自 2012 年起,WPP 已经向苏铭天支付了 2.1 亿英镑,是富时指数的上市公司中薪酬最高的 CEO。而在去年通过的股东会议中,CEO 的年薪上限由 1900 万英镑下调到 1300 万英镑。

附上 Mark Read 的薪酬政策,由股东于 2017 年 6 月 7 日批准:

  • 年薪 975000 英镑。

  • 年度奖金高达工资的 250%,强制性推迟,将至少 40% 的奖金入股两年。

  • 长期激励计划奖励为工资的 350%。将在五年内根据业绩衡量。

  • 现金津贴为工资的 20%,减去雇主的国民保险,以代替养老金。

  • 每年 35000 英镑的福利津贴,包括健康、风险和其他福利。

他的雇用合同包含限制性协议,包括不进行行业竞争、不与客户交易、(离职后)不挖走或不雇用 WPP 重要人物。

今年四月,苏铭天在离职后的第一笔并购交易就是在竞标中击败 WPP,买下了荷兰数字化制作公司 MediaMonks。


题图来源:WPP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