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一个即便在最阴冷的冬天,人们也愿意去的地方

宁卉2015-01-27 15:57:41

数十位设计师、艺术家们共同拿出了一个“抵抗冬季抑郁症”的实验方案。

想抒发一下这个冬天心中难解的情绪,又发觉精力低下、懒散不愿出门的状态实在很难找到症结?也许你是受到了“冬季抑郁症”的影响,这个季节性的情绪失调在北纬 30 度以北,南纬 30 度以南尤其显著。在中国,大概就是秦岭淮河线以北;可秦岭淮河也划出了没有暖气但湿冷至极的“南方”,中国南方的孩子在冬天也许更容易抑郁呢。

瓦伦丁·毕伟德(Valentijn Byvanck)是荷兰 Marres 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几年前,在一个莫斯科的当代艺术机构,他发现这个机构一到冬天就不再举办任何活动。负责人告诉瓦伦丁:“莫斯科的冬天又黑又冷,没有人愿意来看展览。”

瓦伦丁来自荷兰,荷兰的冬天风雨交加,白天很短,一样让人抑郁。他决定做一个尝试,把 Marres 冬天的展览策划成一个即便在最阴冷的冬天,人们也愿意去的地方。这个展览集合了光线专家,按摩师,心理疗师,食物设计师和健康专家的贡献,数十位设计师、艺术家们共同拿出了一个“抵抗冬季抑郁症”的实验方案。将当代艺术的实践(装置、表演)与心理治疗结合,划出了八个房间,分别刺激参观者的触觉、移动、味觉、嗅觉、感觉、听觉、视觉——在冬天唤回对夏天的记忆,以及对太阳的依赖。

这个展览有趣的地方还不仅仅在此,很多人或许会以为这是一个“收集了各种夏天和太阳相关素材”的普通展览,但实际上五官和其他感知的全方位结合也许会让你唤起身体里最活泼的那个部分。你可以试着专注刺激某一个感官,比如捕捉一丝熟悉的香味,或是寻找一个让你想起夏天的光源,让身体随着音乐运动一会儿,或是闻一闻某种茶的味道……花一点儿时间,集中感受某一个感官上的变化,也许就会带来积极的效果。

就像展览角落的一个视频作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雪地深处,攀着木梯,把五颜六色的花儿安在枯枝上,说:“如果夏天不再,何不留住夏天?” 

Touch 触觉 

借“反射疗法”(reflexology),艺术家 Chris Kabel 在地面上雕刻了不同纹路,参观者须脱了鞋去,隔着袜子体会或愉悦或挠痒般的感触。

图:Chris Kabel, Reflexology Floor, 2014 – photo: Gert Jan van Rooij

Move 移动

全世界都在告诫你,运动很重要。比起在健身房辛苦跑步,这个房间的设计要有趣得多。设计师 Ludmila Rodrigues 受编舞启发,将房间里的所有装置都联系在一起,参与者的每一个动作都影响着其他人的动作,一发动全身。

图:Ludmila Rodrigues, Individual and social explorations in the Room for Movement, 2014 – photo: Gert Jan van Rooij

Taste 味觉

欧洲民间流行的圣·约翰草(St. John’s wort),中文名叫做“贯叶连翘”,被证实拥有有效的抗抑郁成分。这里,贯叶连翘被来自荷兰的食物设计师 Katja Gruijters 加工成草药茶,糖浆,油醋,植物油,香酊,油膏——以及晒后修复霜。

图:Katja Gruijters, Saint John’s Wort Lab, 2014 – photo: Gert Jan van Rooij

Smell 嗅觉

冬天万物静寂,空气中很少有明显的天然香气(烧煤后的气味不算)。也许正因为如此,冬天的节日里总是用上各种强烈的气味:橘子、香料、松叶、烈酒。Alessandro Gualtieri 是一位来自意大利的香水酿造师,他试着将夏天的气味装进小瓶子,在冬天闻到爽朗温暖的夏季气息。图:Alessandro Gualtieri, Summer scent, 2014 – photo: Gert Jan van Rooij

Feel 感知

这是一张“声波床”,音响环绕布置,床身会随着音乐的节奏移动,纾缓躺在床上的人。音乐从听觉抵达到身体不同部位,有时无声,有时纾缓,有时戏剧。声音艺术家及作曲家 Kaffe Matthews 的这个设计深得参观者的喜爱,后来又加了一场表演,让参观者躺在声波床上,听Matthews 的现场伴奏。

图:Kaffe Matthews, Sonic Bed, 2014 – photo: Gert Jan van Rooij

Hear 听觉

FourceLabs 设置了一个散落着些许光源的小黑屋,参观者人手一面镜子,将光源折射到墙上的感应器,启动不同的、来自夏天的声音:蟋蟀啁啾,画眉欢歌,暖风吹过树叶,大海低鸣,沙滩上孩子的笑语。一群人可以组合出独特的声音图谱。

图:Fourcelabs, Sounds of the Sun, 2014 – photo: Gert Jan van Rooij

Sun 太阳

太阳——对于要度过漫长极夜的挪威人们而言,是冬天长久的念想——艺术家 Lisa Pacini 和Christine Istad 于是设计了一个 LED 小太阳,灯的颜色会从红色慢慢变成淡紫色,就像真的太阳一样。艺术家把这个人工太阳架在一辆大卡车后面,送到了挪威极夜的小镇上。

图:Lisa Pacini and Christine Istad, SUN, 2014

你在封面看到的图为“See 视觉”的部分,而本文的题图是“花朵”。

心理学层面,光线大概是造成冬季抑郁症最关键的因素了。想要明朗的阳光,也想要有蔚蓝的天空,艺术家 Chris Kabel 用上了各种技术(LED、合成光过滤器、纳米粉末上色),只为在室内营造出站在晴朗蓝天下的光线。

图:Chris Kabel, Blue Sky Lamp, 2014 – photo: Gert van Rooij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