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全国小学数量过去 20 年缩减七成,随迁的小学生人数已经接近留守的 | 好奇心小数据

刘璐天2018-07-25 21:00:09

《2017 年小学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都说了些什么?

《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是教育部从 1998 年起每年定期公布的一份综合性统计文件,涵盖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各个阶段学校数量、招生人数以及生师比等的变化。

7 月 19 日,教育部发布了《2017 年小学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公报显示,目前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 51.38 万所,比上年增加 2105 所,增长 0.41%;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 2.70 亿人,比上年增加 545.54 万人,增长 2.06%;专任教师 1626.89 万人,比上年增加 48.72 万人,增长 3.09%。

《公报》还称,幼儿园毛入园率已达到 79.6%,临近教育部“到 2020 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 85%”的目标。

报告中还有一些值得关注的变化,我们总结如下。

全国小学数量过去 20 年缩减了七成,而初中招生比小学毕业人数少了 200 多万人

1998 年至 2017 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数量由 67.5 万所减至 21.89 万所。其中,小学数量由 60.98 万所下降至 16.7 万所,缩减近七成。

缩减的大部分小学位于农村。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00 年到 2010 年,中国农村平均每天就要消失 63 所小学、30 个教学点、3 所初中,几乎每过一小时,就要消失 4 所农村学校。

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所长邬志辉在接受《财新》采访时,曾从三方面分析这一变化的原因:一是计划生育等政策因素导致义务教育学龄儿童减少约四分之一;二是大规模人口流动;三是从 2001 年持续至 2012 年的大规模“撤点并校”。

根据统计局的公开数据,1998 年至 2016 年,0 - 14 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也从 24.3% 下降至 16.6%。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 2014 年起,全国小学招生人数不断增长,从 1658.42 万人增至 1766.55 万人。受二胎政策影响,这一数字可能还将持续上升——2000 年到 2016 年,上海常住人口新生儿数量从 8.5 万增至 21.8 万,而北京则从 8.1 万增至 20.3 万。

不断增加的招生人数和不断缩减的小学数量意味着,“大班额”、教学质量和安全隐患等问题可能随之发生。21 世纪教育研究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去年共同发布的 2017 年《教育蓝皮书》显示,全国小学平均班额为 38 人,初中平均班额为 48 人,高中平均班额为 54 人。

国务院在 2016 年下发的《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指出,到 2018 年基本消除 66 人以上超大班额,到 2020 年基本消除 56 人以上大班额。

与不断增长的小学招生人数相比,初中招生人数却在不断缩减。从 2013 年至 2017 年,小学和初中的入学人数剪刀差维持在 200 万至 300 万之间。

在北京和上海等一线城市,这一缺口更加明显。以上海为例,该市初中入学人数由 2000 年的 18.62 万下降至 11.53 万,而小学毕业人数则曾 2008 年的 10.44 万增至 2016 年的 14.69 万。

根据国金教育行业报告的估计,2020 年上海小学和初中承载能力将分别出现 10 万人和 18 万人的缺口,而北京小学和初中昂则将面临 15 万人和 13 万人的缺口。

过去 8 年随迁子女人数增长 20.5%,留守儿童人数虽持续缩减但仍高于随迁子女人数

2010 - 2016 年,进城务工随迁子女人数增加了 227.6 万人,增幅达 19.5%。但农村留守儿童数则减少了 545.22 万人,减幅达 24%。这里的数字都是就读人数,因此相差的 200 多万孩子基本就不再读书了。

直线增长的随迁子女数量与城市有限的教育资源之间形成了强烈反差,一些地区设置“门槛”也给这些学生的就学问题带来了新困难。从去年起,三亚除了居住证、流动人口信息登记卡、房产证明和房屋租赁合同中的居住地址信息等 8 项材料要求,还采取了“摇号方式”分配学位;云南昆明则要求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入学提前半年登记申请

另一个容易被忽略的问题是,留守儿童数量虽持续缩减,但仍然高于随迁子女数量。2017 年,全国随迁子女人数为 1394.77 万人,而留守儿童数量达到 1726.29 万人。

不过比起城镇学校的“大班额”问题,乡村乡村教师配置正在变得更为合理。根据《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 2017》,农村小学生师比由 2012 年的 15.88:1 下降到 2015 年的 14.57:1。初中由 2012 年的 12.46:1 下降到 2016 年的 10.98:1,均低于城镇学校。

中职占高中阶段学校招生比例不断下滑

2010 - 2017 年,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数占高中阶段招生比例连续下降,从 50.94% 下降至 42.13%。

而根据教育部自 2008 年起每年下发的《关于做好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应保持“大体相当”,中职应占招生总人数的 45%

与此同时,中等职业学校数量的缩减幅度也不断扩大。2010 年至 2017 年,中等职业教育学校数减少了 23%,而高中阶段教育学校总数仅缩减 13.9%。

缩减的部分原因是教学质量参差不齐、人员流失。有研究显示,与同等水平的普通高中相比,职业学校的辍学率高出了 4 个百分点,低收入家庭和学困学生的辍学率明显更高。在高一一年,中职学校的学生流失率达到了 10.7%,内陆贫困地区更高达 22%。

湖南省教科院研究员欧阳河在接受《财新》采访时曾表示,中国中职、高职规模都很大,中职“教能过剩”的问题已经凸显。

在北京,中等职业学校的缩减还与首都城市功能定位相关。

北京城市战略定位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简称“四个中心”)。中等职业学校成了“疏解对象”。据《北京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到 2020 年,北京的中职校将从现在的 117 所缩减至 60 所。


制图 / 冯秀霞、王恺曼

题图来自 telegraph.co.uk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