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和机器创作相比,我们更喜欢出自艺术家之手的作品。这是为何?

Tom Mashberg2018-07-22 07:29:10

“如果心理学是研究人类行为的科学,那么我们又怎能将艺术这种从根本上体现人类特性的研究对象排除在视野之外?”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如果你也曾经好奇抽象派艺术作品的名字——比如《二号蓝色》(Blue No. 2)——是否会影响人们的观赏感受,那么你一定会对匹兹堡大学的新研究感兴趣。该校的研究人员发现,相较于《冰上舞蹈》(Ice Dancing)、《破坏》(Sabotage)等使用比喻手法名字的作品而言,人们更喜欢《曲线》(Curved Lines)、《色点》(Dots of Color)等名字坦率直白的艺术作品。

上个月,波士顿学院心理学家团队发布的另一项研究揭示了人们更喜欢艺术家原作,而不是一模一样复制品的重要原因:在观众看来,原作中蕴藏着某种艺术家的精髓。

波士顿学院研究团队的负责人埃伦·温纳(Ellen Winner)教授表示:“数个世纪以来,哲学家一直在思考和艺术有关的许多问题。除此之外,普通民众也为此大伤脑筋。如今,心理学家已经开始探索这些问题,而且还得出很多非常优秀的研究成果。”

埃伦·温纳是波士顿学院的教授。为了研究人类的审美反应和创作冲动,像她这样的心理学家开始在工作中越来越多的使用科学工具。图片版权:Cody O'Loughl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人们对审美反应和创作冲动背后隐藏谜题的兴趣越发浓重。如今,这已经成为多个学科科研人员的重点研究领域。他们希望通过可量化数据和统计分析手段解释一些人们印象中不可言喻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我们会画画和唱歌?为什么和快捷酒店里摆放的风景画相比,我们自然而然更喜欢梵高画笔下的向日葵?

目前,美国有 20 多个研究实验室正在研究与审美有关的课题。他们不仅分析视觉艺术,还深入音乐、文学和表演等领域从事研究。在此基础上,多个领域的科研人员发表了大量论文,比如人类学、神经系统科学和生物学。

但是总结起来看,日益兴盛“实验审美”领域出产的大量研究成果都是为了解决两个由来已久的谜题:什么是艺术?为什么我们会喜欢自己所喜欢的东西?

《美学、创作力和艺术心理学》(Psychology of Aesthetics, Creativity and the Arts)是美国心理学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旗下的一份季刊。该杂志的编辑塔利亚·戈德斯坦(Thalia Goldstein)说:“这是个令人兴奋的领域,因为我们渐渐明白,如何利用最优秀的科学工具测量此前我们认为不可测量的事物。我们想要打造一个研究基地,让科学大显身手。”

多年以来,这本杂志一直发表大量题目神秘晦涩的同行评议文章,比如《针对曼荼罗治愈属性的经验主义研究》(An Empirical Study on the Healing Nature of Mandalas)、《判断有名字视觉艺术所产生认知负荷的影响》(The Effects of Cognitive Load on Judgments of Titled Visual Art)以及《针对杰出土耳其作家所受环境和个人因素影响的定性案例分析》(A Qualitative Case Study of the Impact of Environmental and Personal Factors on Prominent Turkish Writers)。

今年六月,伦敦大学的研究人员在题为《仿造艺术:人们对电脑创作艺术品审美反应》(Putting the Art in Artificial: Aesthetic Responses to Computer-Generated Art)的论文中揭示出机器创作艺术品背后隐藏的秘密。

他们发现,虽然人们倾向于鄙视机器创作的绘画作品,但他们亲眼看到配置机器臂机器人绘制的画作后还是会产生特殊的喜爱之情。

研究人员总结称,在艺术创作过程中使用外观像人类的机器人“可能的确代表了人工智能创作艺术品获得人们真正接纳的最终界限”。换言之,唯有这样,才能让人们喜欢上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品。

有些研究之所以能开展,原因就在于人们强大的学术好奇心。还有些研究则致力于分析艺术如何影响我们的身体和大脑,并希望将研究成果应用于医学和教育领域。

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为各项研究提供经费,帮助科研人员发现艺术身上潜在的治疗效果。他们希望利用艺术“治疗疾病,减轻慢性疾病患者的症状,提升人们的健康水平”。为此,研究人员需要解决一个具体的问题:“创意艺术治疗方案的‘使用剂量’——使用频率、持续时间、使用强度——与个体患者和治疗项目整体所受影响之间究竟存在怎样的联系?”

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还与美国国防部展开合作,想要通过研究项目确定让军人在空白的石膏面具上随心所欲绘制图案能否帮助医生诊断和治疗创伤后精神紧张性精神障碍(PTSD)。初步的研究结果显示,面具能让医生了解现役军人的心理状态,也能帮助医生了解退伍老兵因为社会偏见而不愿意主动上报的症状。

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研究和分析办公室主任苏尼尔·艾扬格(Sunil Iyengar)说:“我们都希望提升这个领域的证据质量。”

另一项在费城德雷克塞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开展的研究让人们看到了希望:艺术疗法的确能在生理层面对人们产生有益的帮助。研究人员发现,45 分钟的艺术项目“能显著降低人体皮质醇的水平”。据悉,研究人员要求参与者在艺术项目开始之前和结束之后分别提交唾液样本,进而通过样本中所含皮质醇的水平判定个体所承受压力的程度。

美学、创造力和艺术心理学协会(Society for the Psychology of Aesthetics, Creativity and the Arts)是美国心理学协会的下属组织,创立于 1945 年。德雷克塞尔大学的研究项目便是在该协会的推动下开展起来的。多年以来,该协会的会员数量持续增加,目前已经达到了500人左右。

推动类似研究的还有国际经验美学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mpirical Aesthetics)。该协会的会员不只有心理学家,还有哲学家、社会学家和神经系统科学家。国际经验美学协会为会员所属的四大领域分别发行研究期刊,每年八月还会举办全员参加的研讨会。

今年六月,波士顿学院温纳教授带领的科研团队也在国际经验美学协会的期刊上发表了研究成果——《对复制品审美判断的实证分析》(Essentialist Beliefs in Aesthetic Judgments of Duplicate Artworks)。他们的项目旨在探究:为什么人们一开始对艺术品表达赞美和崇敬之情,但却在发现该艺术品并非出自艺术家之手后渐渐流露出贬损情绪。

除了温纳教授之外,她的团队成员还有两位同事:纳撒尼尔·拉比(Nathaniel Rabb)和海勒姆·布劳内尔(Hiram Brownell)。他们三人设计了一项实验,将艺术品原作与一模一样的仿制品摆放在一起。

因为担心金钱可能影响人们的审美判断,他们告诉研究参与者两幅作品的市场价值相同,希望借此消除隐患。为了减轻人们的道德忧虑,他们还告诉研究参与者两幅作品都出艺术家本人之手。实验过程中,他们会告诉研究参与者左边的画作是艺术家的作品,而右边的作品则是艺术家助理的作品。

研究的参与者更喜欢哪副作品呢?

虽然两幅作品完全一致,没有任何区别,但研究参与者还是更喜欢左边的画作——也就是研究人员口中艺术家的原作。

温纳教授和同事因此得出结论:“虽然我们会因为有违道德和市场价值较低等原因厌恶赝品,但我们却因为其他原因而更喜欢原作——我们喜欢出自艺术家之手的原作,这是因为它们让人感到自己能在思想、灵魂、心灵和内在等层面与艺术家进行沟通交流。”

当然,人们对这种用科学实验方式分析艺术的手法也有所质疑。2017 年,英国利物浦大学心理学家亚历克西斯·梅金(Alexis D. J. Makin)在《意识的研究》(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发文称,他对在临床环境下研究人们对艺术反应研究项目的实际效果有所怀疑。

他写道:“事实上,我们不可能在实验室中用施加精准控制刺激的重复试验,来激发审美情绪这类人们心中的迸发出来的激情。这是因为审美情绪稍纵即逝,具有非同寻常的特质。我们就好像试图在混沌系统中测量一个非常罕见而且无法在人造环境中用可靠手法重现漩涡的科学家。”

今年夏天,温纳教授将出版新书《艺术是如何发挥作用的:从心理学领域开展的探究》(How Art Works: A Psychological Exploration)。她表示,尽管此前就听过这样的批评声,自己对此并不在意。

她告诉我们:“如果心理学是研究人类行为的科学,那么我们又怎能将艺术这种从根本上体现人类特性的研究对象排除在视野之外?”


翻译:糖醋冰红茶

题图来自 Vincent Tantardini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