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乐团的女士们什么表演都在行,但穿裤子演奏?不行

Michael Cooper2018-06-19 07:03:31

这个状况即将改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女性能穿裤装出席奥斯卡托尼奖国宴,参加海军学院毕业典礼奥运会花样滑冰比赛或者总统竞选——在美国几乎所有的工作场合,她们都可以穿裤装。

但是最近,当纽约爱乐乐团(New York Philharmonic)的女士们走上大卫·格芬厅(David Geffen Hall)的舞台,将要演奏莫扎特和柴可夫斯基时,全都穿着黑色及地长裙或长袍。她们的穿着要求就是如此:纽约爱乐与美国最大的 20 个乐团一样,都不允许女性在正式的晚场音乐会着裤装。

这个状况即将改变。纽约爱乐——美国最古老的乐团,刚刚结束第 176 个演出季——已经悄然开始讨论其着装规范的现代化。

一些女性认为,裙装规定不仅不公平,也会妨碍演奏舒适度。面对这些压力,其他主要乐团近年来纷纷动议,允许女性选择裤装。但是,性别平等不是爱乐乐团考虑的唯一因素。所有的交响乐团眼下都在努力吸引新观众群体,一些古典音乐界人士担心,旧式的正装可能会让新人们望而却步。因此,爱乐乐团也在重新审视男性成员的着装规范,想看看戴高顶礼帽的时代是否已经过去——按照要求,乐团的男性必须穿燕尾服、系白领结。

31 岁的圆号演奏家李拉妮·斯特雷特(Leelanee Sterrett)2013 年加入该乐团,作为同管理层讨论着装规范的音乐家之一,她说,“这有点奇怪。我觉得,我们希望看到这个规范有所改变,而且要快。但我们希望,它不只是改为允许穿裤装,而是可以对着装意味着什么做一个更广泛的陈述。”

这不仅事关优雅,也有实际的考虑。演奏乐器需要大量体力,许多音乐家,无论男女,都认为标准正装太过拘束。英国管演奏家朱莉·安·吉雅科巴希(Julie Ann Giacobassi)就是因此在 20 世纪 80 年代彻底改变了旧金山交响乐团(San Francisco Symphony)的着装规范。当时她正在演奏马勒的第二交响曲,乐器的一个键卡在了裙褶里。

乐团的一位圆号演奏者表示,“我不记得有人反驳说,‘不,我不觉得我们应该有所改变。’”

在电话采访中,回忆起压垮她的这最后一根稻草,她说:“我觉得,‘噢不,到底为止吧’”。

然后,她给自己弄了一套跟男士们一样的燕尾服。当时,她的举动让许多人大吃一惊——她提到,有一回在意大利弗罗伦萨的巡演中,她还被引导员骂过——但现在,这已经写进了乐团的着装规范里。旧金山交响乐团现在给女士们穿全黑裙装、长裙或者裤装的选择,并且明确标注可以穿“全套燕尾服”。

近几十年来,女性在美国乐团中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尤其是在盲选出现后。在盲选中,音乐家们在屏幕后试演(通常地上还铺有地毯以减小高跟鞋的咔嗒声)。 在半个多世纪前,爱乐乐团的工作表上没有全职女性; 现在则有 44 名女性和 50 名男性。但是,当同行们都允许女性穿着各种裤装参演正式音乐会之时,爱乐乐团只允许在日场、青年音乐会、公园音乐会或者当代音乐合奏中着裤装,在其演出季的重头、晚场联票音乐会仍然不在此列。

爱乐乐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德博拉·波尔达(Deborah Borda)表示,去年秋天,一些团员与她讨论了更新着装规则的事情。她说:“对话非常不错。”

但她指出,可能很难找到一个被广泛接受的解决方案,在穿着舒适的同时足够庄重给人以场面感;还要让口味相对保守的老主顾们满意(调研显示,他们更喜欢事物的原样);找到的新服饰能否经受住时间考验也是个挑战。波尔达女士记得,上个世纪 70 年代的一个乐团改穿了大翻领平绒夹克和喇叭裤:“一两年内他们看起来非常酷,但过后就成了一个笑话。”

“许多乐团尝试了多种不同的方法来改变男女团员的正装,”她说,“但是并不完全成功。”

1958 年,伦纳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担任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时,试图让乐团在音乐会上多穿穿现代尼赫鲁夹克。这些夹克并不受欢迎,几个月后他就放弃了,表示它们已经“作为‘伯恩斯坦蠢事’成为了历史。”2016 年,维也纳爱乐乐团推出了 Vivienne Westwood 和 Andreas Kronthaler 设计的新制服,但尚未被该乐团完全采用。

但乐团们的尝试仍在进行中。本月,巴尔的摩交响乐团(Baltimore Symphony Orchestra)推出了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at the New School)设计的新款服装,由巴尔的摩运动服装公司 Under Armour 捐赠的高科技透气面料制成。“从大厅看去,并不容易看到这些套装的所有细节,这些细节能让人动起来更不费劲,”评论家蒂姆·史密斯(Tim Smith)在《巴尔的摩太阳报》(The Baltimore Sun)上写道。去年,西雅图交响乐团(Seattle Symphony)决定,在除夕和晚会之外的场合,男性可以不穿燕尾服。

爱乐乐团的讨论仍处于初期阶段。“有一点非常清楚:乐团成员仍然希望保持盛装。”1985 年以来一直担任小提琴手的菲奥娜·西蒙(Fiona Simon)说,“我们要看上去是在意的,这一点很重要。这是在传递一个信息,我们在节目的准备上付出颇多——那么没错,我们也需要看起来够好。”

如果乐团们在改头换面上尚需努把力,让团队中的女士们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穿裤装表演已经在大多数大型乐团成行——有一部分乐团也是最近才决定推行这种政策的。 大都会歌剧院(Metropolitan Opera)乐团的女性虽然长期以来都能在乐池穿裤装,但直到 2015 年,在卡内基音乐厅和巡回演出中,她们还必须着裙装。2015 年,一项新协议允许她们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宽松、垂顺的裤子。

大都会歌剧院乐团谈判委员会的领导者、单簧管演奏家杰西卡·菲利普斯(Jessica Phillips)表示,这一改变得到了大提琴、管乐器及铜管乐器女性演奏家们的特别支持,她们认为裙子妨碍了演奏的舒适度。

洛杉矶爱乐乐团(Los Angeles Philharmonic)常常被当作全国思想最前卫的乐团,但也只是在去年才批准在最近的合同里允许女性在正式音乐会上穿垂顺的正式裤装或全黑定制裤装。小提琴手梅雷迪斯·斯诺(Meredith Snow)表示:“我们游说了很长时间。”

纽约爱乐乐团圆号演奏家斯特雷特说,在讨论改变着装规范时,音乐家们明确表示,他们希望音乐会能继续提供“非凡体验”。

“为什么我们穿着如何、外表如何代表着乐团的价值?”,她记得同事们曾问,“我真的不记得听到有人说,‘不,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改变'。”


翻译:熊猫译社 王满地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Caitlin Och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