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这家有 30 多年历史的特效公司也承认,不能再靠特效度日了

孙今泾2018-05-30 07:29:37

但新业务都还只是未成气候的潮流。“不谈收入的占比。”

特效公司追逐潮流,几乎是存在于基因里的。他们是最早目睹了特效公司工业光魔在 1977 年《星球大战》的成功,相信特效是电影(票房)的未来,而大量涌现的。在 1980 年代,硬件和软件制造商开始为特效公司免费提供设备,优惠的条件也刺激了新玩家入场,到了 1993 年,另一家大型特效公司数字王国成立了。联合创始人之一是四年后上映并刷新票房纪录的《泰坦尼克号》导演詹姆斯·卡梅隆。

特效狂热已经持续太久了。过去几十年,特效公司越开越多,尽管电影对特效的需求仍在持续增加(最多的时候可能一部电影超过 3000 个特效镜头),但特效行业还是远远供大于求。以至于一家特效公司的介绍词里如果出现好莱坞大片的名字,实在是没什么稀奇的,它们可能还不如时尚大牌的代工厂来得特殊。詹姆斯·卡梅隆导演的《阿凡达》,首部全球票房超过 20 亿美元的电影,特效名单上有 21 家公司。

这些特效代工厂过得不大好。卡梅隆参与创立的数字王国 2012 年一度破产,之后几经易手。遭遇财务危机的不只数字王国一家,工业光魔也在 2012 年被迪士尼收购。

但这些大大小小的特效公司只要想活下去,总有办法发现新的潮流。如今的新潮流指的当然不再是有 500 个特效镜头的电视剧和数量更少、单价更高的广告。那都是老生常谈了。

Framestore 是一家 1986 年成立于伦敦的特效公司。他们服务过的好莱坞大片包括《阿凡达》《哈利波特》《帕丁熊 2》《神奇动物在哪里》《银翼杀手 2049》。不过,在 4 月 22 日一场 MINDPARK 大会演讲上,Framestore 联合创始人 Mike McGee 想把 Framestore 描述成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公司。

他们在技术上没什么可挑剔的,解决了电影特效里最麻烦的水珠问题,动物在狂奔时毛发也能自然甩动,就算把两者结合起来——帕丁熊从浴缸里站起来,也不是难题。

除此之外,特效公司 Framestore 的业务如今拓展到了博物馆,他们能使用 VR 技术让参观者看到馆内的恐龙标本活动起来,也包括虚拟人,Framestore 只花了四个月时间就做出了虚拟的奥黛丽·赫本,让她出现在一段视频广告中。尚未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但已经让人惊叹。“我们不停磨皮,各种美图,把电脑的 CG 图黏在她脸上。做得越多,大家看到就是一个百分之百 CG 脸戴在一个真人身上。”

Framestore 不是唯一一家拓展这些新业务的特效公司。数字王国甚至成立了一家虚拟人公司,他们制作出了虚拟邓丽君,让她出现在周杰伦的演唱会上,还制作了邓丽君全息虚拟人音乐剧。在 《本杰明·巴顿奇事》中,数字王国帮助虚拟的布拉德·皮特完成了演出,真人布拉德·皮特只演了他的真实年龄段。今年 2 月,数字王国 CEO 谢安估计说公司现在的传统业务(特效)与非传统业务(VR、虚拟人等)的收入比为 8:2。而在 VR 方面,数字王国 2017 年的收入是 2016 年的 3.5 倍。不过它尚未帮助数字王国扭亏为盈。

Mike McGee 不是个异想天开的人,他清楚“ VR 还是一个起步期项目,有点像当年大哥大的概念,还只是 4-5 岁”,但危机感还是催促着整家公司尽快转型,“竞争有限的资源,市场越来越小,这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要拓展新业务,比如 VR、AR,也包括艺术部门。” Mike McGee 在会后对《好奇心日报》说。

Framestore 在 10 年前成立了艺术部门。这个部门希望改变特效公司过去被动等活儿的外包角色,而成为“客户的创意伙伴”,在影片前期制作阶段就参与其中。“我们刚刚做完《银翼杀手 2049》,制片厂的制片人打电话给我们,说一起做个新项目。我有个剧本,但制片厂还没‘绿灯’通过,你可以帮忙吗?”Mike McGee 对《好奇心日报》说,这些帮忙包括设计角色,也包括润色剧本,或者给电影做美工。“当他们写下一个点子的时候,我们会坐在一起说,为什么不试试那个?”

这同样需要特效公司改变员工储备,过去大部分员工都是技术工种,他们只要耐心地使用电脑完成特效镜头。但现在,艺术部门的员工被描述为“跨技能的”,可能擅长角色概念、品牌设计,也可能过去是汽车设计师和建筑师。开始时这个部门只有 2 人,现在和电影部门的规模一样大, 25 人。

不过,这些新业务都还只是未成气候的潮流。“不谈收入的占比,” Mike McGee 对《好奇心日报》说,“因为电影的预算还是很大。但如果你问我最有创意的部分,最有挑战的部分,那我会说,现在业务很多元了。”和看起来前景大好、但充满不确定性的新技术一样,多元业务是属于未来的。

总好过介入一些看起来就已经过时的产业。1987 年创办的知名特效公司维塔工作室在过去几年卖起周边,发行电影艺术的书籍。2016 年 12 月,维塔工作室在乌镇办起了为期半年的工作室 20 周年回顾展,并贩卖各式镭射枪和角色模型。

Mike McGee 的做法不同。他执导了一部谈不上炫酷的短片,记录一辆无人驾驶的汽车如何应对各种路况,如何行止。这部短片是为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无人驾驶公司 waymo 制作的。“我可以看到这(无人驾驶)就是未来,但在片子里,我不想搞得太复杂,我们只想清晰简单地表达。”“不觉得没有挑战吗?”“我们的工作就是让过程看起来尽可能简单。它也有复杂的一面,它是 360 度的,不是单一视角的。但必须看起来简洁。”

另一个 Mike McGee 时常提起的新项目是为奢侈品 Gucci 制作的 1970 年代迪斯科 VR 短片。时尚圈本来对特效公司来说就不陌生,时尚品牌的广告中特效有重要的分量。起初,Framestore 只是为 Gucci 拍摄了传统的时尚大片,“然后 Gucci 里有人说,我们应该做 VR 短片,很多人现在都用 VR 做营销”。Mike McGee 不是最早开始做 VR 短片的,但 Gucci 的决策者和 Mike McGee 都相信,当这家有三十多年历史的特效公司制作 VR 短片时,“可以动用各个部门的设计师,甚至是好莱坞级别的”。

Mike McGee 认为,新业务也部分解决了公司的招人问题。行业内,特效技术人员不够用了,在提供税收优惠的地方尤其如此。“只要有一家公司去了税收优惠的地方,每家公司都会想要去。澳大利亚对于商业广告有很多刺激优惠,所以每家公司都去了。这时候你再去,就要抢人。人大多是项目制的没错,但如果做得好,就会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做。行业内称他们不是 freelance,是 permalance (指长期合作的自由职业者)。”

年轻人不喜欢特效业,Mike McGee 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想做更有创意的工作,而不是草草地出现在电影最后一长串的职员名单里。“当人们看到自己的创意真的被接受,他们很开心,特别是对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虽然只是一个巧克力广告,但他们可能就会更愿意在这家公司工作。” Framestore 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 2700 名员工,其中有一些属于长期合作的项目员工。

稳妥的旧业务还是有发挥的空间。Framestore 在 2016 年接受了一家中国公司中国文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这也是他们出现在深圳这场设计论坛的原因之一。“他们(文投控股)已经在门上贴 Framestore 的名字”,不过具体的合作方式还未确定。Framestore 可能会在中国展开特效产业的教育和培训,但也有可能在中国开一家 Framestore,招募中国的特效人才。

Mike McGee 倾向于后一种做法,不过他对于东方梦工厂此前类似做法的失败经验并不熟悉,他只是强调说,“如果我们做,我是想为中国市场服务的。中国的票房现在已经超过全球了,而不只是美国。我觉得他们有特效的需求。”去年,Framestore 出席了英国大使馆官邸一场《帕丁顿熊 2》的宣传活动,被认为有意在中国寻求合作机会。

他们的同行,最近不太顺利的数字王国不久前也在印度成立了分部,有 300 多号员工。

目前,这项跨国合作给 Framestore 带来的最大帮助是为淘宝制作了一个 H5。好莱坞特效公司制作 H5 ?“很有意思。我们总会有文化隔阂,有当地的合作伙伴,就会好很多。”


关于 MINDPARK 创意大会:该活动于 2018 年 4 月 20 日至 4 月 23 日在深圳举办,本届主题为“未来城市”,通过思想论坛、城市实践项目等方式,与来自全球的创意人、设计师、管理者共同思考从个体到环境、成长到消费、品牌到行业的规律与趋势,建立未来城市的实践模型,探寻中国乃至全球未来城市的构建之匙。

题图:《帕丁顿熊 2》《银翼杀手》,来自豆瓣

文内图来自 Framestore 官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