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受性侵丑闻影响,2018 年诺贝尔文学奖确认停颁

Christina Anderson and Richard Pérez-Peña2018-05-06 07:15:25

由于瑞典文学院只参与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和颁发,所以其他诺贝尔奖项并未受到影响。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斯德哥尔摩电 — 一个文化机构的创办人被控利用自身影响力强迫女性与之发生性关系。据说,有权有势的同伴们为其打掩护,对其不轨行为或是轻描淡写,或是视而不见。但新近鼓起勇气的受害者们纷纷勇敢站出来揭发此人的不端行为。

在 #MeToo 时代,此类丑闻虽已见怪不怪,但是周五爆出的受害者仍然让人大跌眼镜:堪称写作界最高荣誉的诺贝尔文学奖竟然也受到了牵连。

由作家和学者组成的瑞典文学院(Swedish Academy)迄今已有 232 年的历史,自 1901 年以来就一直由其颁发诺贝尔文学奖。但近日,该学院却宣布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消息: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将推迟到明年颁发,届时学院将宣布两位获奖得主。上一次延时颁发该奖项还是在 1949 年,并于 1950 年将该奖项授予了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

学院称,接下来它会致力于重获公众的信任,修复被丑闻所玷污的声誉。这个丑闻可谓牵涉甚广,不仅分裂了素来意见统一的瑞典社会,就连皇室成员也稀里糊涂地被卷了进来。由于该学院只参与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和颁发,所以其他诺贝尔奖项并未受到影响。

处在丑闻旋涡中心的是让-克劳德·阿诺特(Jean-Claude Arnault),三十多年来,这位 71 岁的摄影师与学院的关系非常密切。阿诺特的妻子是瑞典文学院院士、诗人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森(Katarina Frostenson),其他院士跟他也是交往甚密。这对夫妇在斯德哥尔摩拥有一家名为论坛(Forum)的知名文化馆,该馆还曾获瑞典文学院资助。

据《每日新闻报》(Dagens Nyheter)去年 11 月报道,多年来,他至少对 18 名女性有过猥亵、骚扰、侵犯等不轨行为。

告发者称,阿诺特利用他在艺术界的影响力(这其中就包括他与瑞典文学院的联系),强迫年轻女性与之发生性关系,而他的一些冒犯行为就发生在学院名下、位于斯德哥尔摩和巴黎的房产中。

其中一位女性,艺术家安娜-卡琳·拜朗德(Anna-Karin Bylund),她曾在 1996 年跟学院投诉阿诺特性侵了她,但是只收到了冷冰冰的答复。小说家加布里埃尔·哈坎松(Gabriella Hakansson)则称,阿诺特曾在 2007 年性侵了她。就在这周,有报道称阿诺特曾猥亵过瑞典王位继承人、女王储维多利亚公主

警方已经对此展开调查;阿诺特透过律师否认了所有不法行为。

瑞典文学院的首位常务女秘书(实质上就是该学院的院长)萨拉·达尼乌斯(Sara Danius)斩断了学院和阿诺特及论坛文化馆的联系,并委托一间律师事务所展开调查。除不轨性行为外,阿诺特还被指控多次泄露诺贝尔奖得主的相关信息,从而让押钱打赌谁将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博彩公司获利。

但达尼乌斯的尽职尽责并未获得应有的回报。瑞典文学院的好几位院士(包括她的一些支持者)出于对这些指控的憎恶而纷纷辞职,而达尼乌斯本人也被迫降了职,不过她仍是学院院士。(同一天,弗罗斯滕森也辞去了职位。)

达尼乌斯的降职引发了反对者的众多抗议,抗议称一个女人成了一个犯下不轨性行为的男人的替罪羔羊,并且达尼乌斯本来是在努力让一个抱团的团体变得开放、负责,结果却为此而受到了惩罚。

由于辞职风波让学院院士急剧减少,再加上秘密的评审工作要接受有损声誉的审查,这就使得掌管企业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遗产且监管所有诺贝尔奖项的诺贝尔基金会(Nobel Foundation)不得不介入进来,并警告说,该丑闻有让所有的诺贝尔奖项蒙上污点的危险。

在周五早上的一份声明中,诺贝尔基金会主席卡尔-亨瑞克·海尔丁(Carl-Henrik Heldin)称:“瑞典文学院的这次危机反过来对诺贝尔奖造成了影响。”他说,虽然该奖项意在每年颁发一次,但这个评奖团队所具有的问题“如此严重,以至于其所作出的获奖决定不能让人信服”,那么这样的评奖活动就该推迟。

在周五之前,该学院还坚称将会按照惯常的时间表,在夏季之前从潜在的获奖者中筛选出入围名单,并于 10 月份选出最终获奖者。代理常务秘书、文学家安德斯·奥尔森(Anders Olsson)周五接受 Swedish Radio 采访时称:“不过在过去半年中,我们周遭对学院的信任急剧下降,这是我们决定推迟颁奖的决定性因素。”

另一位学院院士、历史学家皮特·恩格伦(Peter Englund)在电邮中这样写道:“考虑到学院内部的混乱和随后人事中的种种内讧,以及该奖一贯的评判标准,我觉得这个决定很是明智。在这种情况下,谁还在乎能拿到这个奖呢?”

现已退休的著名编辑兼出版商马茨·斯维夫斯(Mats Svegfors)称,这一事件可能会损害整个瑞典。

“机构犯错会让我们对其逐渐失去信任,而这又会让我们社会丧失信心,”他说,“在我们意识到瑞典文学院并未认真履行其职责时,这个事实伤害了我们的自我认知。”

前瑞典政府兼联合国高官因加-布里特·阿勒纽斯(Inga-Britt Ahlenius)被视为是可以领导调查此次丑闻事件的人,她称瑞典文学院“没有行政管理,这使得其很难改变或改革”。她将该学院比作“没有火车头”的火车。

辞职风波使得学院只剩下了十名在任院士,而根据学院的规章制度,院士人数太少是无法选出新院士的。

学院任命是终身制的,就在这周之前,这一机构的制度中并无辞职一说;离开的院士仅被视为不积极参与学院事务,但无法被取代。

周三,声称说“极为关切”该事件的学院赞助人、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King Carl XVI Gustaf of Sweden)宣布,他已经更改了学院章程以允许院士辞职,允许院士小组替换任何不积极参与学院工作长达两年时间的院士。瑞典国王的这次介入很是罕见,因为他的主要职责在于庆典等事务。

新任代理常务秘书奥尔森说:“我们会引进法律专家,把工作做得更好。我们必须快点选出新的院士。”他承诺将会提升学院的透明度,不仅会在内部之间进行“更频繁、更有效的对话”,面对王室及诺贝尔基金会也会采取同样的策略。

周五,该学院还承诺“涉及到利益冲突问题时将会收紧例行程序,并且会将信息管理设为机密”,“内部事务安排和外部交流也会焕然一新”。

不过这还不足以平息众怒。请辞的学院院士之一、历史学家谢尔·埃斯普马克(Kjell Espmark)称,他不会回归学院,因为学院内部还需进行更为彻底的清理。

他说,这些事件暴露出“学院内部已经腐败”。“它的高尚目标早就让步给任人唯亲了,不仅试图掩饰严重的不法行为,违背公众的利益,而且还秉持着陈腐的大男子主义,更甚而嚣张地恃强凌弱”。

周四的会议过后,学院院士都对诺贝尔文学奖可一如往常在十月颁发表示乐观。因而该奖将会推迟颁发的报道一出,随即就引发了人们的猜测,认为学院是在诺贝尔基金会的施压下不得不屈从。

诺贝尔基金会主席海尔丁先生说:“诺贝尔基金会认为瑞典文学院会全力恢复其作为颁奖机构的公信力,并会公布其所采取的具体行动。”

瑞典文学院建于 1786 年,是瑞典语及其文学的权威仲裁机构,在诺贝尔的遗嘱中,它被指派负责颁发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文学奖。该学院于 1901 年开始评选获奖者,而自其颁奖以来就一直争议不断,被人指责其所挑选的获胜者中有一些或是出于政治目的,或是地方观念作祟,又或者根本就是选错了人。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众多,其中有许多是斯堪的纳维亚人,这些人被后世记住的不多,而该文学院却从未将奖项颁给马克·吐温、托尔斯泰、普鲁斯特和詹姆斯·乔伊斯等人。在其中一次臭名昭著的评选中,该学院将 1974 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它的两名院士——埃温特·约翰逊(Eyvind Johnson)和哈里·马丁松(Harry Martinson),而冷落了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和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等候选人,而且他们也从未获得过该奖。

2016 年,诺贝尔文学奖被授予了鲍勃·迪伦(Bob Dylan),这可谓是近些年来最具争议性的艺术奖项之一。而鲍勃也是自 1993 年小说家托妮·莫里森(Toni Morrison)之后首位获得该奖的美国人。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版权:视觉中国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