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一夜之间增加的#我是同性恋话题,停在了 2.4 亿阅读量上

陈莉雅2018-04-14 16:42:24

乐观和忧伤交替而来。

“由于不可抗力原因,同志之声微博编辑部将无限期暂停工作。在暂停工作期间,我们将不再使用@同志之声 官方微博更新任何同志资讯。”

这是“同志之声”这个微博账号于 4 月 14 日凌晨 0 点 53 分所发出的公告,他们表示将暂停所有有关同性恋的资讯更新,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公告里并没有给出更多的解释。

这则公告被放在 “同志之声” 的置顶位置,底下的评论已经被禁止观看,但转发量不停地往上增加,从发文到现在不到 24 小时,已超过 3.3 万个转发量。

“其实我们选择在凌晨发布这个公告是故意的,本来可以在昨天(13 日)晚上发布,但我们希望大家可以睡个好觉。”同志之声的创始人兼主编花子乐(网友一般称呼他为“阿声”)告诉《好奇心日报》。

4 月 13 日晚间 6 点 55 分,微博官方管理员发出一篇公告,部分内容写着:“为了进一步营造晴朗和谐的社区环境,微博根据《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严格履行企业主体责任,现开展为期三个月的针对违规漫画、游戏及短视频内容的集中清理行动。本次行动的主要清查对象包含:涉黄的、宣扬血腥暴力、同性恋题材的漫画及短视频内容,如包含以下特征的内容:”腐、基、耽美、本子”。”

早在这篇公告发出之前,花子乐就已经收到来自新浪微博内部资深工作人员的提醒,“微博团队里某个很支持同志之声的高管给我们打电话,希望我们在这段时间,暂停在微博上的更新动作” ,至于具体原因,花子乐说对方没有给出详细说明。

“从 13 号的公告到现在,算是‘同志之声’最接近死亡的一天。” 花子乐说。

花子乐对“提醒”感到些许可惜,他表示其实 “同志之声” 能在这 10 年间逐渐发挥对同性恋社群的影响力,某部分来说是跟新浪微博一起合作的。”你现在看到的蓝 V 认证,其实是新浪微博主动给的,2009 年还没有认证机制” ,花子乐补充说道。

然而,就在这个拥有 23 万粉丝的 “同志之声” 微博账号,宣布停止更新信息的同时,微博上反倒出现了许多关于「#我是同性恋」、「#我是同性恋的朋友」的帖子,网友们纷纷现身讲述自身的故事,或是说来自友人的故事。

这个话题的帖子成长速度相当快,几乎是每分每秒,都有人在上头“出柜”,单以 「#我是同性恋」的这个话题来说, 24 小时以内,阅读量已经破亿,讨论度也已经超过 17 万。

一个名为 “超级英俊的麦克斯” 的网友,她于微博上搭配此话题,发布一则短视频,内容是几年前她站在街头,脸上带着眼罩,身穿一件写着我是同性恋,并请求一个拥抱支持的衣服。在那一天,共有 38 个人给他拥抱。如今,她在帖子上写着“我们不曾想到。大家的态度是那么的友好那么的开放…”

长期观察微博上的同性恋信息传播的花子乐说:"我猜这(阅读量)已经是破纪录了",他补充过去没有如此多关于同性恋的信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迸发。

现年 33 岁的朱晓明是 “同性恋亲友会” 的员工,同时也是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的志愿者,长期关注 LGBT 的相关议题。他说自己刚从朋友圈得知公告讯息时,第一时间先去查《网络安全法》等法规,但令他感到困惑的是,法律内并没有提及同性恋违法的信息。

朱晓明认为微博公告可能涉及歧视,“(公告)把同性恋和涉黄的,血腥暴力放在一起,也就是并列,给我的感觉是同性恋跟这些是同等程度的,我真的觉得应该普及正确知识”。

过了几个小时之后,朱晓明看见「#我是同性恋」的话题,有如此多人参与,他的感受比昨晚的困惑,又多出一些正向的想法:”其实还是蛮开心,看到那么多人支持”。

事实上,「#我是同性恋」这个话题,并不是因为 4 月 13 日微博的公告之后才出现的。根据花子乐的说法,这话题早在 7 年前就已经存在了,当时因为女演员吕丽萍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则恐同言论,此后,网友纷纷以此标签表达对于同性恋群体的支持。但过了一阵子之后,话题就没什么人讨论。

如今,7 年过去,这个话题又再次火了起来,跟当时网友们的动机并无太大差异,他们希望搭配此话题,表达自己对于同性恋话题的理解。

对于朱晓明来说,让更多人认识到正确的性别与同性恋知识,一直都他致力的工作。在他的工作范围内,他所面对着就是那些对同性恋议题不太了解的家长们。就他个人的观察,那些家长们的痛苦,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不了解正确的知识,这也就是为什么,朱晓明认为同性恋相关的信息普及如此重要。

4 月 14 日下午,朱晓明打算寄出一份快递给新浪微博,这个快递的内容物是一个名为“认识同志”的科普册子,他说道:“其实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存在着好或不好的,我认为重点真的在知识上的普及,这会少很多误解”。

上海骄傲节的创始人之一 Raymond 用 “金融风暴” 周期来形容这个事件,“这就好像每 10 年都得来一次的这种感觉,当我们每次在进步,总会有一次是往后退,你看最近很多内容都是这样,他们在发展的时候没有被阻止,而是在他们发展到最高峰的时候把他们往后拉。”

不过,Raymond 认为这则公告某部分突显出一个“乐观的”事实,就是同性恋群体的信息,可能已经达到一定的影响力,“所以他们反而要告诉我们,你的影响力没这么大”。

今年 6 月,上海骄傲节即将进入第 10 个年头,但在活动开始之前,就遇上了这种 “挫折”,Raymond 坦言有些不知所措,但他们最终还是认为这个活动更应该继续办下去。“我们所体现的是上海的多元,我们在做的也是知识上的提升,这在我们看来都是正能量”。

但 Raymond 也补充,接下来上海骄傲节在宣传时的 “用语”可能会更加注意,“我们可能不会用同性恋这种字,可能就用同志,或是 LGBT。其实我们还是很困惑,我们不知道这些文字,或是这个事情的具体执行力度会怎样”。

这种既困惑又有些乐观的情绪,不只是发生在 Raymond 身上。一名男同性恋者龙波(化名)告诉《好奇心日报》,他从去年开始,不时会产生一些失望的情绪,但与此同时,他也慢慢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善意。过去,他因为担心同事的眼光不敢“出柜”,但最近他决定跟同事们表明身份,此后得到的是好的反馈。

龙波认为社会应该是往更好的方向发展,“就是对小环境乐观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们身份的小环境是越来越接纳的,这也不光是 LGBT 群体的事”。

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花子乐谈起 “同志之声”暂时关闭的决定,情绪不免失落,他认为“同志之声” 是许多人认识这群体的窗口,尽管过去发生过挫折,例如 2011 年曾被封号 48 小时,此后又再度复号。花子乐强调 “同志之声”发出的帖子,单则就曾创造出六千万的阅读量,这足以体现他们的影响力,以及这些信息的需求程度。

“对我来说,如果失去了这个微博账号,可能会是中国同志的一个损失。” 花子乐说。

4 月14 日下午 4 点 20 分左右,所有「#我是同性恋」、「#我是同性恋的朋友」话题已经遭到删除,最终累积阅读量停留在 2.4 亿。


题图来自 Denise Coronel@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