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什么是好甲方

设计词典

什么是好甲方

不鸟万如一 李2015-01-09 22:17:25

1

在台湾的批踢踢实业坊看到一篇帖子,作者 JauJu 以甲方的角度表达了对设计师的看法:

去找医师,一般来说 70% 你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剩下 30% 大概你也知道解决不了;去找律师,70% 问题得到答案,剩下 30% 律师也会协助你解决。举凡受尊敬的职业都能做到以上几项。但是去找设计师,30% 能得到满意的答案,70% 设计师会反过来问你要怎样设计。如果今天你找医师,医师说,你希望我怎么医?老师说,你希望用什么方法解?那我不相信这些人还会如此受尊重。

字体设计师许瀚文在 Facebook 评论说:

糟糕的客人全世界都有……鞭策自己比起鞭策客人容易多了,因为案里「最懂设计」的人是你。客人的水准参差,反过来跳求雨舞「祈求」客人美学水平高,是不现实的做法吧。

这两段话指向的是同一个观念:设计师,作为专业人士,收钱并解决问题是天职。甲方没有品味是常态,有此期待不仅不现实,也不应该——要是甲方「懂设计」,还要设计师干什么?

中国社会一向缺乏专业性,因此这个角度的批评通常较得人心。但我想说的是:好的设计是甲乙双方一起做出来的。

设计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而非包装好的现成商品。虽然甲方和乙方之间存在雇佣关系,但甲方并不是从乙方处购买什么东西,而是租用了乙方的一段时间,共同完成一件作品。在这个过程中,甲方的劳动并不像乙方那样明确和直接,但难度一点不低,也更容易被忽略。

乔布斯在 NeXT 时代曾经请著名设计师保罗·兰德(Paul Rand)设计公司图标。在 1993 年的一段采访录像中,他描述了一种理想的甲方乙方关系:

「我问兰德能否给我几个不同的版本,他说:『不,我会帮你解决你的问题,然后你付钱给我。你未必要用我的方案,如果你想要不同的版本,可以去找其他人。你是甲方,用不用都由你决定,但你要付钱给我。』这里的甲乙双方关系中有一种很清晰的东西,令人耳目一新。」

乔布斯没有继续阐述这所谓「很清晰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上面的这段话在今天也很容易被理解为大牌设计师(兰德设计了 IBM 的图标)才能享有的特权。我们完全可以问:如果是一个不知名的设计师这样对乔布斯说话,他还会不会觉得这种关系「清晰」和「耳目一新」?

我的理解是,兰德在要求甲方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而真金白银是最确凿的负责方式。如果甲方真的把设计师当作专业人士,就应该知道自己有不采纳专业人士的意见的权利,但无论采纳与否,都不可以不付钱。兰德表达的是一种专业人士的尊严和责任,而且在他看来,完整地履行这种责任其实隐含了一点:剥夺甲方的自主选择权。所谓的清晰就在这里:如果你打算付钱请人帮你做选择,那么期待多个方案就是矛盾的,因为那意味着你又要自己做选择。因此,正确的问题不是「如果换了不知名的设计师会怎么样」,而是甲方是否真正清楚自己选择某个设计师的原因,是否能用钱包为自己的这一选择负责。

JauJu 写到:

对于外行人而言,(顶尖的、一般的和差的设计师)是无法辨别的。特别在以下几个项目:罗列一堆看起来很强的工作经验(如奥美之类的字眼);几乎都参与过知名大公司设计案(如 NIKE);几乎都不愿意比稿,比稿后能看的又更少……到底谁好谁坏?谁告诉我?

很遗憾,确实没有人能告诉你。不过你可以判断 CFO 的好坏,可以判断法律顾问的好坏,可以判断人力资源总监的好坏,可以判断秘书的好坏,为什么就不能判断设计师的好坏呢?你也并不是(或早已不是)财务、法律、人力资源、文秘方面的专业人士啊。你的劳动的第一部分,就是学习判断我是不是一个好的设计师。

如今,甲方在设计师面前承认自己不懂设计似乎成了一种政治正确,一种「不乱插手」的优秀风格。但甲方的品味与判断力的上限决定了设计质量的上限,用「不懂设计」来应付设计师实在是一种懒惰。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