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为了让人警惕科技,Facebook 和 Google 早期员工成立反瘾联盟

Nellie Bowles2018-02-06 06:58:10

“你可以看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硅谷所有的人都是虚伪的。”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一群 Facebook 和 Google 的早期员工想警告人们,多注意社交网络和智能手机带来的不良影响。目前,这群硅谷技术人员们正联手向他们曾参与创立的公司发起挑战。

他们召集了一群关注这一问题的专家,组成了“人性化科技中心”(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联盟,计划携手非营利媒体监督组织 Common Sense Media,在美国 5.5 万公立学校开展反科技上瘾的游说活动和广告宣传。

这项活动名为“科技的真相”(The Truth About Tech),其中 700 万美元资金由 Common Sense 提供,剩余资金由人性化科技中心筹集。Common Sense 还会提供价值 5000 万美元的媒体资源和商业广告广播时间,这些资源来自康卡斯特(Comcast)、DirecTV 等合作伙伴。活动旨在教育学生、家长、老师科技的危害性,比如大量使用社交媒体可能会导致抑郁。

“我们曾经都是行内人,”这个新组织的领导者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说,“我们知道这些公司的衡量标准。我们知道他们讲话的方式,还知道那些技术是怎么运转的。”

最近几个月,技术给人们——尤其是青少年——带来的影响成为了热议话题。一月,两位华尔街大投资者要求苹果研究其产品对健康的影响,把限制儿童使用 iPhone 和 iPad 的功能变得更加容易。上周,儿科专家和心理健康专家要求 Facebook 取消一项针对儿童推出的信息服务,它的使用年龄最低只有 6 岁。育儿团体也敲响了对 YouTube Kids 的警钟,认为这项针对儿童的产品有时会提供令人不安的内容。

“Google 和 Facebook 这两家公司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超级计算机,而我们把这些超级计算机用在了哪里?”哈里斯说,“我们用它们来影响人们的大脑,影响孩子们的大脑。”

多年来,硅谷的高管们一直把他们的公司誉为紧密结合的大家庭,很少公开针对彼此。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风险投资家查马斯·帕里哈毕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曾是 Facebook 的早期员工。他于去年 11 月表示,社交网络“正在撕裂推动社会运作的社会结构”。

一些当今最大的科技公司的前任员工们前所未有地联合起来,加入了全新的人性化科技中心组织。除哈里斯外,人性化科技中心的成员还有前 Facebook 营运经理桑迪·帕拉吉拉斯(Sandy Parakilas)、前 Facebook 高管戴夫·莫林(Dave Morin)、曾经设计出 Facebook 点赞按钮的 Asana 联合创始人贾斯汀· 罗森斯坦(Justin Rosenstein)、Facebook 早期投资人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以及研究过机器人账号(bot)的技术专家勒内·德瑞斯塔(Renée DiResta)。

人性化科技中心认为,他们的成员还会继续增加。他们改革科技行业的第一个计划是推出一个名叫 Ledger of Harms 的网站。它将指导那些为他们被要求建立的东西担心的普通工程师,提供相关数据,告诉浏览者不同技术对健康的影响,以及制作更健康产品的办法。

Common Sense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吉姆·斯泰尔(Jim Steyer)表示,“科技的真相”活动是仿照禁烟活动设计的,主要针对易受诱惑的儿童。他说,这可能会令高科技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们做出改变。苹果的首席执行官蒂姆·D·库克(Timothy D. Cook)上月就曾告诉《卫报》,他不会让他的侄子使用社交网络,而 Facebook 的投资人肖恩·帕克(Sean Parker)近来提到社交网络时也说:“只有上帝知道它对我们孩子的大脑做了什么。”

斯泰尔说:“你可以看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硅谷所有的人都是虚伪的。”

人性化科技中心还计划开始游说,将限制大型科技公司权力写入法律。他们会先集中精力推动两项法律法规:一是参议员、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人士爱德华·J·马基(Edward J. Markey)提出的一项法案,该法案要求调查研究技术对儿童健康的影响;二是加州参议员、民主党人士鲍勃·赫茨伯格(Bob Hertzberg)提出的一项法案,该法案要求禁止使用没有身份识别的数字机器人。

麦克纳米说,他已经加入了人性化科技中心,因为他很为自己作为 Facebook 早期投资人助长的东西而担忧。

“Facebook 会吸引你的蜥蜴脑(lizard brain,指的是人脑中掌管与理性思考无关的部分——编注),产生恐惧和愤怒的情绪,”他说,“至于智能手机,它们会占据你清醒时的每分每秒。”

他说,制造这些产品的人可以在造成更多伤害前罢手。

麦克纳米说:“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纠正错误的机会。”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Karsten Mor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