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火星哥成为最大赢家,除此之外这届格莱美还发生了什么?

周哲浩2018-01-30 07:29:56

Metoo 的声音则有了一次集体呈现:“我们以和平的姿态而来,不过我们是认真的。”

当地时间 1 月 28 日,第 60 届格莱美颁奖典礼在纽约举行。

从奖项上来看,“火星哥”Bruno Mars 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收获了所有提名的奖项。在综合类的奖项中,充满放克元素的《24K Magic》荣膺了年度制作以及年度专辑,单曲《That's What I Like》也成为了年度单曲。此外,最佳 R&B 专辑、最佳 R&B 单曲、最佳 R&B 表演以及最佳非古典工程专辑的荣誉也被火星哥收入囊中。

嘻哈歌手 Kendrick Lamar 获得了五项大奖,在说唱专项中的统治地位明显,《D.A.M.N》荣膺最佳说唱专辑,《HUMBLE》收获最佳说唱单曲,Kendrick Lamar 本人则成为了最佳说唱歌手。

相比之下,Jay-Z 则有些寒碜。15 年后,格莱美再度来到纽约举行,不过以八项提名领跑的 Jay-Z 在家乡举办的格莱美上颗粒无收,分别被 Bruno Mars 以及 Kendrick Lamar 在综合类以及专项类的评奖中压制。

最佳新人的奖项归属加拿大女歌手 Alessia Cara。虽然她对自己获奖表示惊讶,但这位 21 岁的歌手从出道开始就受到很大关注,曾获得加拿大重要音乐奖 Juno Awards 的最具突破新人大奖。

她深受饶舌歌手 Lauryn Hill、蓝调灵魂歌手 Amy Winehouse 等人的影响,是新生代创作的代表人物。2015 年,Alessia Cara 的首支单曲《Here》登上过 Billboard 单曲榜第五的位置,专辑《Know-It-All》最高排到过 Billboard 专辑榜的第九。

在#Metoo 弥漫好莱坞的时候,音乐界相关的声音并不响亮,最近嘻哈厂牌 Def Jam Recordings 的联合创始人 Russell Simmons 被多名女子指控性侵算是为数不多的显著案例之一。虽然他个人否认指控,不过还是宣布会离开自己建立的厂牌 Def Jam。

《纽约时报》在一则视频中分析过音乐界#Metoo 声音相对较弱的原因:一方面,这是一个被男性主导的行业,女性要勇敢发声并不容易,另一方面,从音乐的发展来看,它对性的定义有些不一样,拿摇滚举例,它从开始就和性、药物捆绑在一起,这导致即使有出格的行为产生,它也被视作行业里正常的一部分。

不过,格莱美颁奖典礼历来也不缺乏政治参与的时刻,2014 年,格莱美的舞台成为了婚礼现场,见证了 33 对同性以及异性婚姻,2015 年和 2016 年,“水果姐”Katy Perry 和 Kendrick Lamar 分别用表演呼吁对家庭暴力和 #BlackLivesMatter 运动的关注。

政治元素同样没有缺席今年的格莱美。颁奖典礼拿《烈焰与怒火:特朗普白宫内幕》(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暂译)这本书做起了文章,希拉里·克林顿以及其他音乐艺人朗读了书中的章节。这段对特朗普的嘲讽在让格莱美现场欢呼的同时也激起了一些人的不满,其中就包括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Nikki Haley 以及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

Nikki Haley 发推特说:“我一直很喜欢格莱美,但是让艺人读《烈焰与怒火:特朗普白宫内幕》浇灭了我的热情。不要用垃圾破坏好音乐。我们一些人热爱没有被政治介入的音乐。”小特朗普的推文则针对了希拉里·克林顿:“在格莱美上念一本 #假新闻 书籍章节就像是落选总统的安慰奖。”

饶舌歌手 Logic 在表演完以关注自杀倾向者为主题的单曲《1-800-273-8255》后,对女性、遭受侵害的受害者以及移民表示了鼓励,“把疲劳的、贫困的以及其他寻求庇护的移民团结在一起,我们不仅能够构建一个更好的国家,还能构建起一个团结如一的世界。”

在性骚扰风波弥漫的语境下,人们都在关注格莱美今年会怎么表现,它最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格莱美同样出现了抵制性骚扰的集体呐喊,从红地毯上女星携带的白玫瑰,到 Janelle Monáe 的演讲,再到 Kesha 的演出,都是在为#Metoo 发声。

受到金球奖上 Time’s Up 别针以及黑色礼服的启发,这次的格莱美用白玫瑰与之遥相呼应,包括主持人 James Gorden、乡村歌手 Reba McEntire 以及流行歌手 Lady Gaga 和 Kelly Clarkson 等人都有佩戴白玫瑰亮相红地毯。

这个活动是由一个名叫 Voices in Entertainment 的小组发起的,小组由 Jay-Z 创立的娱乐公司 Roc Nation 的 Meg Harkins 以及厂牌 Interscope Records 的 Karen Rait 领导。

“我们受到 Time’s Up 的启发,希望参加第 60 届格莱美的艺人能够身着白色玫瑰,”她们在格莱美前给艺人发送的邮件中写道。“我们选择白色玫瑰,是因为在历史上它象征着希望、和平、同情以及不屈。”

指控制作人对其性骚扰的 Kesha 在格莱美的表演也被视作是对抵制性骚扰的声明。在她演出前,介绍她出场的制作人 Janelle Monáe 别着“Time's Up”的别针亮相,对观众说道:“我们以和平的姿态而来,不过我们是认真的。(性骚扰)不仅发生在好莱坞和华盛顿,在我们的行业里也在发生。就像我们有能力塑造文化一样,我们也有能力让一个对我们不利的文化消失。” 

在 Kesha 表演单曲《Praying》时,24 名女性身着白色围绕在她身旁。“在你耍尽心机手段后,我要感谢你让我变得如此强大,”Kesha 演出后在推特上写道,这句话也是《Praying》中的歌词,“感谢格莱美、在舞台上与我一起的女性、以及所有在这段旅程中支持我的人。”


题图来自:Wiki Commons,wired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