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科技大公司集中精力开发新技术,服务医生、病人和消费者

Natasha Singer2017-12-28 16:17:20

这些公司正在加速重建整个医疗体系。他们为健康领域初创公司的投资也越来越多。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丹尼尔·波仕顿(Daniel Poston)是一名曼哈顿的医学生,现在读大二。几个星期前,当他打开苹果手机里的应用商店时,惊讶地看到一个有关心脏领域新研究的应用程序出现在了显著位置。

在过去,人们都是通过和医生面对面交流才了解、参与新的研究项目的。这项由斯坦福大学主持的研究不仅利用智能手机招募用户,背后还有来自苹果公司的资助。它通过苹果智能手表 Apple Watch 上的一款应用来识别心率不齐。

波仕顿对它产生了兴趣,正好他有 Apple Watch,于是立即注册了这个心脏研究项目。然后他又在 Twitter 上发帖推荐给其他人也去使用,并指明它是医疗领域的一个突破性进展。

波仕顿表示:“想想有些不可思议,等我从医学院毕业的时候,所有医疗方式都将因为科技介入而彻底变革。”

今年大二的医学生丹尼尔·波仕顿注册了一个心脏研究项目,该项目由苹果公司资助,在 Apple Watch 上利用一款应用程序进行。图片版权:Erin Patrice O'Bri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苹果、Google、微软以及其它科技巨头已经改变了数十亿人通讯、购物、社交和工作的方式。而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医疗中心和保险公司成为各种健康 app 的拥趸,科技公司们也将目光转投到了医疗上——美国每年的医疗保健花费超过 3 万亿美元——希望分得更大的一碗羹。而这款名为 Apple Heart Study 的 app 就反映出了科技公司在这方面加大的投入。

通过为用户、病人、医生、保险公司和医学研究者研发或合作资助新工具,这些公司正在加速重建整个医疗体系。他们为健康领域初创公司的投资也越来越多。

据追踪风险资本和初创企业的调查公司 CB Insights 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前 11 个月里,美国最大的十家科技公司在医疗健康领域的股权交易多达 27 亿美元,而 2012 年全年只有 2.7 亿美元。

各大科技公司都在采取自己的方式,认定自己的核心优势最终可以改善人们的健康状况——或者至少可以让医疗保健方式变得更加高效。例如,苹果主要集中于自己的消费性产品,微软提供在线存储和分析服务,而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则主打数据业务。

“这么多科技公司都在投资医疗领域,主要原因就是这个市场太庞大、太重要,与用户的关联性也很强,他们根本无法忽视,”费城非盈利组织“本·富兰克林科技合伙人(Ben Franklin Technology Partners)”副主管约翰·普伦德加斯(John Prendergass)表示。

内科医生和研究人员则警告说,要判断这些新奇的监测工具是否有助于减少疾病、延长寿命还为时过早——这些智能手表、手机上的 app 可能只是让更多人去医院做那些不必要的检查罢了。

主管圣地亚哥斯克里普斯应用科学研究所(Scripps Translational Science Institute)的数字医学专家埃里克·托普(Eric Topol)博士表示:“这其中不乏炒作成分。我们现在正处于学习这些工具的初期阶段:它们有什么作用?有什么不足?对哪些人来说,他们提供的只是引起担心焦虑的错误信息?”

当然,这并非科技产业第一次涉足医学领域。IBMIntel微软公司一直都在为医疗行业提供企业服务。

不过,现在的投入方向有了明显的变化:他们和其它科技公司都把精力集中于开发或投资服务医生、病人和消费者的新科技上了。

今年,Amazon 为癌症检测初创公司 Grail 投资,使其在一轮融资中就募集到了超过 9 亿美元资金。苹果公司则收购了睡眠追踪技术公司 Beddit,收购金额未知。

在医疗和生物科技领域最为活跃的美国公司要属 Alphabet。它收购了应用研发公司 Senosis Health(同样未透露收购金额)——旗下的几款应用都是利用智能手机传感器来监测特定健康信号的。

Alphabet 还拥有一个科研机构,Verily 生命科学部门(Verily Life Sciences)主要致力于研发新工具以便收集和分析健康数据。

今年,Verily 推出了一种医疗健康装置:用于医学研究的手表 Verily Study Watch,它的传感器可以收集心率、步数和皮肤温度。在一个名为 Project Baseline、由 Verily 资助的研究项目中,这款手表被用来追踪大约一万名志愿者的数据。

Project Baseline 参与者还会按要求在床上使用睡眠传感器,并参加血液、基因和心理健康测试。通过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研究者希望可以对癌症等疾病的进展情况有更深入的了解。

Verily 首席医疗官杰西卡·L·梅加(Jessica L. Mega)表示:“我们正在开发各种用于收集信息和新型分子检测的工具,这一些都是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人体健康。”

苹果公司则采取了另一种方式——利用 iPhone 手机和 Apple Watch 帮助用户更好地追踪和管理自己的健康。

“苹果公司正试图让医疗从现有的场所——即医院或诊所——转移到消费者一方,也就是你的手机上,”风险投资公司 Greylock Partners 驻企高管马来·甘地(Malay Gandhi)表示。

2015 年,苹果公司为医学健康研究人员推出了新软件 Apple ResearchKit。斯坦福大学在此基础上开发了一款应用程序,让一个心脏研究项目的志愿者在上面注册并追踪他们的生理活动、睡眠时间和健身情况。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院长劳埃德·B·迈纳(Lloyd B. Minor)表示,这款应用使得研究人员顺利收录了超过 54000 名病人——作为一个由单个医学中心主持的研究项目,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从而得到的数据也比通过其他方式采集要多得多。

“这个应用让我们大开眼界,”他说。

苹果公司的 Heart Study 项目也在斯坦福大学进行。它旨在判断这款为 Apple Watch 打造的 app 是否可以准确监测心率不齐,尤其是那些与心房颤动相关、可以导致血栓或中风的心率问题。

如果这款应用监测到了不规则心律,它会向参与者发送一个通知,并提供一次免费的视频问诊。要说明的是,这项研究并没有打算评估不同人群的患病几率:比如使用智能手表 app 的人和没有使用的人相比,是否不容易中风或是死于心脏病。

作为向医疗中心提供软件和云服务的主要供应商,微软目前也在不断增加医疗健康业务。

今年,微软公司宣布了一项名为 Healthcare NeXT 计划,旨在为医疗服务提供者和使用人工智能以及语音识别等云服务的病人开发产品。

作为计划的一部分,微软公司与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合作开发数字化服务,希望可以减轻内科医生的繁重工作,并改善病人的就医体验。其中一个有虚拟助理参与的项目会记录、分析医生和病人之间的谈话,然后将一份总结摘要发送到病人的电子病历中。医学中心目前还在对一款 app 进行试点测试:一旦病人在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药房按药方配了药,病人的医生就会收到通知。

微软公司开发了一个可以让医疗中心为病人创建虚拟助理的平台。密尔沃基的非盈利组织 Aurora Health Care 利用这个平台设置了一个医疗机器人程序,它可以帮助病人决定预约哪位内科医生。

“我们真正关注的是医疗健康领域的人正在做什么,以及如何或以让一切变得更好,”微软负责人工智能和研究的全球副总裁彼得·李(Peter Lee)表示。

同样地,Facebook 已经把公司业务和研究工作扩展到了医学领域。

去年,Facebook 通过推出“滚动信息功能”(rolling scroll),吸引了更多制药公司在其平台上播放药品广告——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在广告中列举出药品的副作用。根据美国联邦药品营销规则,公司必须提供此类风险提示

今年,Facebook 旗下的虚拟现实装置制造商 Oculus 与洛杉矶儿童医院合作,共同为医生和医科学生开发虚拟现实模拟系统,让他们就高风险的儿科急诊进行练习。

Amazon 公司还没有公开进军医疗领域的计划。不过行业分析师预测,它可能会进军药房业务

斯克利普斯研究所的托普博士表示,科技公司有机会重建长期以来繁琐复杂的医疗系统——比如医院里每天在病人床边响起几十次的警报——并重新设想医疗健康服务将以何种方式提供给消费者。

“几乎所有的科技公司都在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参与其中,”托普说,“在很多公司看来,这既是一种医疗援助,也是一个极大的商机。”


翻译:熊猫译社 乔木

题图版权:Minh Uong/The New York Tim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