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这世界」这个小哥一整天都让网友决定他该做什么,结果他被送出了国

孙若空2017-11-01 15:34:59

精彩的一天

前阵子, Instagram 上线了一个投票功能,博主可以向粉丝发起投票,最后的投票结果会公布在页面上。这个功能国内很多社交网站也都有,一般来说,大家都比较倾向于用它来做民意调查。

这个功能上线后, 英国 Vice 有个叫 Oobah Butler 的作者突发奇想,这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工具中其实隐藏着巨大的力量——怎么说它也是一个聚集广大民意的平台哎,就算不能改变世界,那至少也可以改变某个人对吧?于是他便开启了一个大胆的实验,在 24 小时里,用那个投票平台来决定他要做的每一件事,方式是二选一。

这个实验的第一步是他睁开眼睛之后在床上发布了这个想法,“我不会做任何决定,我会让大家来替我决定”。现在 Oobah Butler 的 Instagram 上有 2379 个粉丝,不过从他后来发布的体验文章来看,当时大概是有 1000 多个粉丝在参与这件事儿。总之,从那天早上他发布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就开始预感这一天会过得很不一样。

他让大家做的第一个决定是穿什么。他挑了两套衣服,一套是很素的白 T 黑裤,一套是皮衣仔裤加写有普京名字的咸菜色恶搞 T。结果,网友投票让他穿那套有普京名字的衣服。乖乖穿上之后,他说自己感觉自己像个白俄罗斯卡车司机——但这难道不是你自己搭好让大家选的吗?

穿好衣服,就出门了。接着就是第二个问题,向左走还是向右走?这个选择不难,大家很快就选了右边让他走。

但这时,小哥又作死地问大家,要不要跛着脚走路。答案自然喜闻乐见。

接下来,是一系列关于早餐的组合提问。在大家的投票之下,小哥在麦当劳和小吃店中选择了小吃店,然后在吃什么的问题上又被要求去听听餐厅里一位顾客的意见。结果那位顾客是个素食主义者,于是他的早饭就变成了南瓜小土豆沙拉。

然而,Butler 并不是个素食主义者,从来没有试过一大早吃一大盘草,于是,虽然很不爽,但只能忍耐着吃完。

吃完早饭,又是一段关于出行的投票。他在大家的决策下跳过了车站的检票闸机然后去了伦敦东部的一个颇有历史的宗教场所 Church of Scientology 。

下午三点,他又去了伦敦桥,然后这时早上只吃了草,中饭还一口没吃的小哥饿晕了,他问大家能不能吃口鸡蛋三明治,网友们同意了。

到这时,他说自己已经出现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虽然感觉一直在被欺负,但又还有点儿开心,于是坚定了继续这个实验的决心。

吃东西的档口他查了下邮件,结果在垃圾邮件里发现了一封叫 Asher 的人前一天晚上发来的邮件,说自己今天会在伦敦附近拍照派酒,问他要不要一起去试试。见不见,问网友呗。然后见一见的决定胜出,很快他就收到了 Asher 的回复。

走着走着,Butler 就到了前面说的 Church of Scientology 门口了。是不花钱转一圈还是付 30 便士进去呢?最后,花点钱的选择以微弱的优势胜出。

这时,Asher 也到了。网友建议让 Asher 和他一起进去。 Asher 是个不错的人,但是两人聊天的时候 Butler 打断了 Asher 介绍 King Kong 公司在伦敦的免费万圣节活动后, Asher 原本闪着光芒的眼神突然暗淡了, Butler 察觉到他有点不开心,然后两个人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然后,大家就这样一路比较平淡地参观完了那栋历史建筑。

这个行程刚结束, Butler 又收到了一个网友发来的短信,让他快去 Tate 美术馆。遵照大家的指示赶去之后, Butler 才发现,原来这个妹子是看了早上 Butler一瘸一拐走路的视频后,特地找了个 7000 级台阶来让他爬(小哥可能走太累有夸张成分在)。

Butler 没说他爬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情,总之他爬完了。然后,发现楼梯的顶端正在举办俄罗斯出生的美国艺术家 Ilya 和 Emilia Kabakov 的艺术展,同时那里还在举行派对。他被网友指示在这个房间里待半小时,然后他就大大方方地举着香槟去和现场的人各种打招呼。“我发现现场的人几乎都在说俄语。希望我胸口这件‘弗拉基米尔·普京:克林姆林宫的最佳选择’的 T 恤大家会喜欢。”

和这些语言不通的人假装热络地交流,喝了 4 杯香槟下肚后,一天没怎么吃东西胃里空空如也的 Butler 有点醉了。这时许多选项在他脑子里飞快地运转,是找个舒服的地方睡觉还是找个披萨吃呢?想着想着,他又有了个作死的想法。咦,银行卡里好像还有点钱,虽然不是很多但也够他出一趟国了。于是,又一个投票产生了:是坐飞机去都柏林还是坐大巴去布鲁塞尔呢?

十分钟内,上千个网友纷纷作出了选择,最终坐大巴去布鲁塞尔的选项微弱胜出,然后他赶着大巴票停售 10 分钟前着急忙慌地买好了车票。

坐上 10 点发车的大巴后, Butler 已经疲惫不堪,但他还是问了问网友要不要和邻座的人聊聊天,结果……他真的一夜无眠,还和边上的驴友交上了朋友。驴友在第二天 5 点的时候下了车,他也在 6 点到达了布鲁塞尔。

第二天早上,坐在布鲁塞尔的广场上呼吸着新鲜空气的 Butler 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谢谢所有给我投票的 Instagram 粉们,我一点都不生气。你们给了我永远不会有的东西:一个新朋友,因为假装跛脚导致的慢性屁股痛以及充满魅力的外国的早晨。谢谢。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