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美国人认为,Facebook 对美国之外社会的影响更令人忧虑

Kevin Roose2017-11-03 13:50:46

Facebook 是否应该为自己平台所造成的不良影响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几个月来,Facebook 位于美国加州门洛帕克的总部一直在紧张地解决一场危机,员工们想办设法,希望能遏制网站在去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所造成的影响。在本周就 2016 年干涉总统选举事件举办的国会听证会之前,Facebook 公司已计划好一场全面的公关活动来应对,聘请了三家第三方公关宣传公司,发布整版的报纸广告,并出动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等在内的公司高管,逐一回击人们对于它未能阻止俄罗斯操纵美国总统选举结果的指责。

在 Facebook 成立的 13 年期间,从来没有一次的困境曾引起过该公司如此大规模的应对姿态。虽然,Facebook 如此重视此次俄罗斯事件的原因不难理解,但在世界其它地区,Facebook对其服务被滥用的问题却没有如此大张声势的处理。然而在这些地区,它所带来的影响可能比一场选举的结果要来得严重得多。

上星期,《纽约时报》报道了缅甸罗兴亚穆斯林遭受种族清洗的事件,这一宗教少数派在当地遭受野蛮暴力对待,导致大量罗兴亚穆斯林人流离失所。罗兴亚族暴力事件日益加剧的部分原因是在 Facebook 网站上传播的一些虚假消息以及反罗兴亚族宣传帖子。而 Facebook 向来是缅甸国内大部分人的主要新闻来源。假照片和毫无根据的谣言在 Facebook 上被人们疯狂传播,其中许多是由政府官方账号和军方账号发布的。

在缅甸,有关宗教少数派罗兴亚穆斯林的假照片和毫无根据的谣言在 Facebook 上疯狂传播开来。 图片版权:David Hogsholt/《纽约时报》

缅甸的信息化战争揭露了 Facebook 面临的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这个网站将世界成功地与一系列实时通信和宣传工具连接在一起,然后甩手而去,对于由此带来的后果,它在很大程度上都没有参与处理。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资深互联网研究员辛西娅•·黄(Cynthia Wong)表示:“在很多这些国家中,Facebook 可以说就是一个公共广场,正因为如此,就有了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Facebook 是否应该为自己平台所造成的不良影响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在缅甸,反罗兴亚族情绪抬头时正是社交媒体使用热潮发生的时候,而 Facebook 本身正是这股社交媒体热潮背后的推动力。2016 年,Facebook 公司与缅甸国营电信公司 MPT 合作,为用户提供名为 Free Basics 的服务项目。通过 Free Basics,用户即使不使用手机流量,也能够获得一些有限的网络服务,包括使用 Facebook 网站。其结果是,在缅甸的 Facebook 用户数量从 2014 年的 200 万名猛增到今天的 3000 多万名。

缅甸的互联网用户数量急剧增长,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 Facebook 的努力。图片版权:Mathieu Willcocks/《纽约时报》

Facebook 发言人德比•·佛洛斯特(Debbie Frost)说:“我们很努力地向人们宣传我们的服务,重视开发那些帮助他们保护个人账户和数字技能普及的工具。为了在这些方面更有成效,我们正在与民间组织、安全合作伙伴和政府合作。我们发现,在一些互联网用户数量正迅速增加、人们主要通过智能手机第一次接触互联网的国家,这样的合作尤其重要和有效。”

在印度,互联网的使用量近年也在急速飙升,但在 Facebook 旗下的流行即时通讯应用 WhatsApp 上,谣言、恶作剧和虚假新闻却泛滥成灾。今年 5 月,在印度东部恰尔肯德邦地区,一段在 WhatsApp 上遭到病毒式传播的虚假消息在当地掀起了轩然大波,该消息称,当地的犯罪团伙正在四处绑架儿童。这段虚假的新闻引发了当地群众的恐慌,并导致人们进行报复性的私刑,其中至少 7 人因此被打死。当地电影制片人维纳·•珀蒂(Vinay Purty)告诉《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说,许多当地村民之所以会轻易地相信了这段绑架的新闻,是因为消息的来源是 WhatsApp。

珀蒂说:“人们认为,在手机上传播的所有内容都是真实的。”

WhatsApp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WhatsApp 的出现,带来了许多的好处,令数百万印度人的通信更便宜、更轻松、更可靠。但是我们也明白,不幸的是,有人在利用 WhatsApp 恐吓他人,传播虚假消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鼓励人们向 WhatsApp 举报有问题的内容,以便我们采取行动。”

Facebook 不是引发暴力冲突的直接原因,它也不是虚假新闻传播的唯一途径。在社交媒体之前,就已经有电子邮件骗局,当然还有人们口耳相传的街头小道消息。但是随着 Facebook 在发展中国家不断发展,它对于第一次接触互联网的用户来说已经形成了巨大影响,这些用户可能毫不怀疑他们在网上所看到的内容。

Facebook 公司已经作出很多努力,向用户普及谣言的危害性。在印度和马来西亚,它发布了报纸广告,告诉人们发现假新闻的线索。在缅甸,Facebook 公司与当地组织合作,打印和派发 Facebook 的社区标准,并制定教育材料,引导用户遵守正当的上网行为。

但是,这些努力虽然用心良苦,却没有有效制止暴力事件的发生,Facebook 似乎也并没有将这个问题视为公司的头等大事。该公司在缅甸并没有设立办公室,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也没有就罗兴亚族危机事件发表任何公开声明。

对于 Facebook 来说,澄清虚假新闻也是一个棘手的哲学问题,因为这个网站向来将自身视为一个中立的平台,避免对网站内容进行编辑筛选。Facebook 的社区标准禁止仇恨言论和威胁,但许多广泛传播的帖子虽然会造成不良的影响,但却不是仇恨言论,也没有直接的威胁性。譬如一个在印度南部传播的 WhatsApp 帖子,散布谣言称政府会开展免疫接种活动。根据 Facebook 的社区标准,只要这类的帖子的来源是真实账号就不会被撤除。在 WhatsApp 上打击虚假新闻尤其困难,作为一个私人通讯应用程序,人们无法从公开的信息线索来核对事实。

Facebook 辩称,为全球用户提供互联网访问所带来的益处最终会大于其带来的代价。Facebook 负责监管新闻信息流的副总裁亚当•·莫瑟里(Adam Mosseri)在本月的新闻会上表示:“我认为,人类最终是不会后悔发明互联网的。”扎克伯格在 2013 年撰写的一篇标题为《上网是一项基本人权吗?》(Is Connectivity a Human Right?)的文章中也响应了这一观点。他在文中表示,让全世界人们连上网将是“我们在自己有生之年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但是,对于像南苏丹等地的人们来说,这种乐观情绪可能只是于事无补的安慰。尽管南苏丹是世界上最贫穷和网络覆盖程度最低的国家之一,全国只有 20% 左右的人连接到互联网,但这个非洲国家却已经成为社交媒体虚假新闻传播的温床。正如 BuzzFeed News 报道,这个国家内外的政治人物都曾使用 Facebook 来散布谣言,煽动对立派别之间的仇恨,促使暴力事件升级成为一场内战。去年,联合国的一份报告称,在南苏丹,“包括一些政府高级官员的各党派的人士都在利用社交媒体,夸大事件,散布虚假新闻和潜在的威胁,或发布煽动性的内容消息。”

这些都是极为复杂的问题,Facebook 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一支全球性的维和部队,它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解决这些问题。但是,该公司应对俄罗斯事件危机的表现证明,当它感觉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时,是有足够能力作出快速、有力的行动的。

对 Facebook 来说,华盛顿议员的怒气可能比新兴市场中发生的信息化战争会带来更大的商业危机。但是,因为这些 Facebook 创造的工具,人们正在死亡,社区也四分五裂。这应该足以成为对 Facebook 来说更值得重视的一场危机。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PxHere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