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Google 打算构建一座未来城市,它“选中”了多伦多

Emily Badger2017-10-22 07:22:34

“世界上第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小区”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Google 公司两位创始人一直幻想着,如果能像建立互联网一样塑造真实世界,我们的生活将会变得怎样?

本周二,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表示:“很多年前我们就在想,要是能把科技应用到城市建设上,岂不是很好吗?两位创始人非常激动,于是大家就开始讨论,如果能负责一座城市的建设,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这显然是异想天开,施密特也承认道:“顺便说一句,这个想法很美好,实际却是另一回事儿。”可是在本周二,施密特终于宣布了公司的发展规划,他站在一排加拿大国旗前,到场政要包括了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安大略省诸位官员。这是有史以来,科技公司第一次得以参与到世界主要城市的建设中去。

多伦多约有 800 英亩滨湖黄金地段需要重建,占地面积巨大,是在北美地区大规模改造住房、街道、基础设施的一大良机。周二,政府和监管该地事务的工作组宣布,他们将与 Alphabet 子公司 Sidewalk Labs 一起开发这片区域。

Sidewalk Labs 公司对多伦多滨湖区发展远景的设计草图。图片版权:Sidewalk Labs

他们希望这里能成为未来城市的缩影,变成全球各地其它社区的科技试验田,以及“世界上第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小区”。

在竞标书中,Sidewalk Labs 提出了各种科技设想,例如不会增加空气中二氧化碳总量的热能电网、能分拣回收废物的传感器、由商用房改建的组合式住房、能跟踪噪声和污染情况的监控器、无人驾驶班车、共享出租车机器人、智能交通信号灯、送货机器人,以及能自动融化积雪的自行车道和人行道等。

从理论上而言,如果能在一大片区域进行测试,而不是只在一栋建筑或者一条道路上试点,那么整体规划效果会更好、实施的难度也更小。因为在为交通信号灯装传感器的同时,人们可以一并给它们安装上空气质量监测仪,而在重新设计无人驾驶汽车车道时,也可以一起把配送机器人对道路的要求考虑在内。

多伦多约有 800 英亩滨湖地段需要重建。图片版权:Sidewalk Labs

由技术专家负责城市设计规划在过去只是科学设想,现在却变成了现实,这让不少人,特别是城市规划专家紧张不已。通常,科技界人士只是在自己硅谷后院里捣鼓技术,他们是高价住房、交通拥堵问题的制造者,而不是困难解决者。而在城市建设方面,绝大多数科技公司总部都是经典的反面教材。在它们的大型办公园区里(还有宇宙飞船状的公司总部),人们往往要依靠汽车代步,而且园区和周围社区格格不入。

科技公司园区和充满活力的城市相去甚远,要让科技公司创始人思考让城市更美好的问题实在有些矛盾。

此外,科技业赖以蓬勃兴起的运作方式和公共城市建设部门互不相容。政府很难做到“打破常规、迅速发展”,公共基金也不比风险资本,对风险控制的要求更高。同样地,新式科技产品常常针对乐于尝新的用户,一段时间后才会得到普及。但在公共服务领域,创新发展却可能因此遭到冷遇,因为如果只有技术人士才能最先体验更佳的公交车路线,或者率先使用新的公用无线网络亭,那么对其余市民而言,势必会产生公平问题。

另外,城市本来就是一个变幻无常的有机体,并不适合全方位的人工设计。过去,无论是对单一社区进行改造还是对乌托邦社会整体规划,人们的努力都因此而以失败告终。

许多城市顽症看似是因为工程建设不利,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旧金山等地房价高昂,并不是因为我们工程建设方法欠佳,使得成本不够低廉。相反,房价过高更多的是政治问题,因为我们社会没能达成共识,导致现有的房屋供不应求。

值得称赞的是,Sidewalk Labs 公司听取了这些批评声音。2 年前,这家由 Google 成立的母公司直接把总部建在纽约,而不是在硅谷,员工中既有科技专家,也有前政府人士。公司领导人、前纽约市副市长丹·多克托罗夫(Dan Doctoroff)也曾公开承认说,科技专家和有政府工作背景的员工之间存在巨大分歧。不过,Sidewalk Labs 表示希望能弥合两者的差距。

Sidewalk Labs 希望通过采用组合式建造法让住房价格趋于合理。图片版权:Sidewalk Labs

Sidewalk Labs 公司成立后不久,多克托罗夫告诉我说:“我们把城市看做一个整体,其中会发生各种摩擦,有良性的也有恶性的。良性的摩擦是机缘巧合,也是多元化的组合,比如早晨坐地铁通勤时,你能看到来自 40 个国家和地区的人们坐在同一班列车上。但是恶性的摩擦就成了交通拥堵,还有环境污染。”

技术专家可能非常希望抛开所有这些摩擦,从头开始建造一座城市,尤其是要摈弃“政治”这一最大的不利因素。在多伦多,Sidewalk Labs 面对的不是一张白纸,也不是纽约这样的超大型城市,而是大城市中面积还算可观的一小片区域,能够让所有创意得以顺利实施。

由于 Sidewalk Labs 面对的是一片街区,而不是普通开发商承包的一小块土地,因而公司可以试验建造电网、街道网路和人行道等基础设施,用以连接不同街区。不过,如果附近没有成千上万的居民愿意搬进来,所有这些工程就没什么意义了,但是好在多伦多发展迅速,并不缺少乐于拥抱新事物的人们。(周二 Google 还宣布,原本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总部将会搬到一期试点园区内。)

如今在试点园区里,除了要控制二氧化碳总量、安装联网的机器人传感监测仪,剩下的一大挑战就是要把这些居民考虑在内了。


翻译 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来自 Wikipedia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