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特朗普 5 万亿美元减税计划要来了,他要干什么,对各种公司会有什么影响?

智能

特朗普 5 万亿美元减税计划要来了,他要干什么,对各种公司会有什么影响?

龚方毅2017-09-15 15:23:33

特朗普再次效仿里根、而且这次要比里根著名的税改更大。

这是 2021 年,特朗普总统即将宣誓就职连任。第 45 任总统在过去的四年间明显地衰老了许多。为数不多的公开露面中,他依赖于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的搀扶。

但是他很幸运,无需大力竞选来谋求连任。他一直是位广受民众欢迎的总统:利用大减税、大开销、大赤字成功地玩了个老套的经济扩张魔术。特朗普任期内,工资——尤其是没有大学文凭的男性的工资——有大幅度的增长,即使通货膨胀率的上升已经开始侵蚀这项增长带来的实利。这位总统的支持者们赞许他限制移民的政策和特朗普工程基建计划。

这是《大西洋月刊》年初一篇报道里虚构的未来。

现实中,特朗普的医保改革计划在美国国会被同党参议员麦凯恩埋葬之后,另一个亟待推进的重大改革方案就是减税计划

该计划预热很久,特朗普从大选之初就开始宣讲。正如他在竞选期间套用里根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度伟大起来”,这次税改也常被拿来和里根时代跨越 6 年的庞大减税相比。

特朗普自己曾在竞选期间说,“就像大多数事情一样,里根总统在减税这件事上也是对的。他的观点和肯尼迪总统的经济思想一脉相承。肯尼迪总统在 1962 年已经说过,‘现在矛盾的事实是,税率太高但税收太低了,长远来说,提高收入的最佳方法是降低税率’。”

根据特朗普自己的说法,此次税改力度会比里根的还要大。

特朗普和他的财长。图/CNBC

本周三,习惯 Twitter 治国的特朗普发推说:“我国史上最大规模减税计划的审批流程即将开始。国会,快动起来!”

他还说,“中国的企业税只有 15%。我们也得推到这个地步,才能靠经济制胜。就业和工资!”

特朗普可能忽略了中国企业得取得高新技术认证才能享受这一优惠税率。大多数中国公司所得税率为 25%,还要承担 17% 增值税和以及员工社保、公积金费用。中国不是一个特朗普呼吁国会效仿减税的好例子。

税改细节暂时不得而知,但从目前已经公开的税改框架可以看出,这位商人总统最看重的还是公司税,特别是美国商业巨头们存放在海外的万亿美元。

9 月 25 日,一个详细的计划将会推出。

税除了是保护费,还是调节公司行为的办法

税收既是政府财政收入来源,也是调节国家经济运行的重要工具。一次加税、减税可能会影响企业的经营计划。

1960 - 1980 年间,美国经济滞涨、通货膨胀率达到两位数。联邦政府的工资单增加了 4 倍,银行利率比一战之后任何时期都要高。

唐纳德·里根于 1981 年推出以个人减税为主导的《经济复兴法案》,将最高个人税率从 70%降至 50%。该法案没有对企业直接减税,但通过免去企业一定比例的投资收益税,起到鼓励投资同时减税的目的。

这种想法来自一个经济学假设,即:税率达到 100% 的时候,人们所有的收入都会被征收,没有人会愿意工作,结果就是税收为零。只有在税率达到一个最优值时,实际税收才是最高的。

但税改第一年,里根政府的财政赤字达到创纪录的 1100 亿美元。它们没能实现减税、减少赤字、增加投资、经济复兴这一目标。担心赤字进一步扩大,里根 1982 年通过《税收平等和财政责任法》以及随后一系列立法条例,开始增税。

一位经济学家曾估计,至少一半 1981 年减免的税金之后又被政府重新收走了。

到 1986 年美国经济开始复苏,里根谋求第二次税改,他试图全面简化税法,企业成了关注焦点。当年 10 月 22 日,里根在华盛顿白宫南草坪签署了该笔税收改革法案。

正在签署法令的里根总统。图/纽约时报

他将企业所得税最高税率由 46% 降至 33%、税率阶梯减少至 3 级。低收入的中小企业可以享受 15% 的最低所得税税率。但个人和企业将不仅为收入交税,而且还对财富变动缴税,比如买卖房子、投资证券市场等。本质上,减税就是为了刺激投资、刺激人们工作和效率,并鼓励美国公司用本土资金开展建设。

多数人认为里根税改是成功的。从 1982 年 11 月一直到 1990 年 7 月,美国的经济繁荣持续了 92 个月,是美国历史上第二长的经济总量持续增长期。

特朗普税改内容暂时只有一页 A4 纸那么多,牵涉金额最多的是公司税

美国有极其复杂的税收制度,美国每千人拥有的报税师的数量跟印尼等欠发达国家的医生的数量相当。

像历任对税制动手的总统一样,特朗普也从简化税收体系开始,他计划将个人所得税税率从 14 级税率减少至 3 级 :35%、25%、10%。

特朗普规模空前的减税计划中,牵涉金额最多的还是公司税法调整,直接减成统一 15% 税率。

特朗普税改分别增加和减少多少财政赤字?(美元)

3.7 万亿

减少企业所得税率,统一 15% 税率

1.5 万亿

减免个人所得税三级税率,10%、25%、30%

1.5 万亿

提高税收减免额度,个人 6350 美元、夫妻 12700 美元

0.4 万亿

废除替代性最低税

0.2 万亿

废除遗产税

- 2 万亿

取消除贷款、慈善捐助外的税前抵扣

海通证券分析师认为,消费零售企业、通信、原材料等行业的平均税率高于 25%,它们可能最大幅度受益于特朗普减税 —— 降低了企业费用,提高了利润。

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科技、互联网、医药公司们去年平均实际税率约为 34%。他们也会受益于税改。

而对于地产企业和公用事业单位来说,过去几年享受了可观的税收优惠减免,实际税率低于 15%,它们在税改后可能要多交税。

税改的潜在赢家和输家

行业

现行平均税率及代表公司

必须消费品

30%;美国邦吉,粮食公司

可选消费品

25.8%;星巴克、迪士尼、万豪等

电信

25.2%;AT&T、Verizon 等

原材料

24.5%;杜邦、埃克森美孚等

工业

23.1%;福特、通用等

健康护理

22.3%;吉拉德、辉瑞等

金融

21.5%;摩根大通、富国银行等;

标普平均值

21.5%

科技

17.7%;微软、Alphabet 等;

特朗普税改

15%;高于该税率的公司减免税;低于则要多交;

能源

14.9%;道达尔石油等

房地产

3.9%

公用事业

2.7%

以科技公司平均每股挣 28.3 美元为例,税改以后他们每股多挣 0.92 美元。地产公司则直接从每股盈利 3.6 美元变成亏损 0.41 美元。

投行巴克莱根据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2016 年财报预计,适用 15% 的企业税率将使巴菲特的公司账面价值增加 13%,大约是 360 亿美元;如果是 20% 的税率,将使伯克希尔的账面价值增加 270 亿美元。

这些是上市公司的情况。对于美国国内的中小企业,税改也可能同时存在正面和负面影响:跨国公司的利润大多存于海外、在海外纳税,而许多小型企业大部分的利润都在通过在国内销售获得的,税改跟后者的关系更紧密;当税改的优惠大到跨国公司资金回流、在美国扩张,则可能使中小企业在与大企业的竞争中处于最不利的地位。

现在后一种情况,即海外资金回流,是特朗普极力想争取的。

像里根一样,特朗普也盯上了公司的钱,特别是苹果这样的全球公司

每一年,苹果都会通过合法手段避税。它在爱尔兰、卢森堡、荷兰等地设立分支机构。

这样,苹果将产品、服务销售收入计入海外公司。这些钱留在了海外,也按照当地税率交税。比如汇集到爱尔兰的收入只要交税 12.5%。这些钱如果搬回美国需要缴纳 35% 的公司税。

过去十几年,随着 iPod、iPhone、Mac 等一系列成功的产品和 App Store 收入的增长,苹果在海外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现金。同时苹果的研发基本都在美国本土,依靠美国本土的收入运作。现在苹果已经积累了大约 2600 亿美元现金储备,其中近 2400 亿美元在海外。

蒂姆·库克(Tim Cook)6 月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时表示美国税率太高了,如果低点苹果考虑把钱搬回来。

“问题不是国际收入征税,而是现有税率已经疯了,”库克说。“没人会在 40% 税率,我是说 35% 联邦税加州税的情况下,把钱搬回来。这就是问题所在。”库克认为 10-20% 的税率是比较合理的。

苹果首席财务官彼得·奥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也说过类似的话:“我们仍继续在海外产生大量现金,根据美国目前的税法,把这些钱拿回美国将导致巨大的纳税问题。”

这很好理解。以苹果 2500 亿美元资金、35% 税率计算,海外资金回流要缴纳 875 亿美元税;如果税率变成10%,则为 250 亿美元。

差额相当于苹果卖出 6256 万部 iPhone X。

除了苹果,微软、Alphabet、强生、通用电气等美国跨国公司在海外总计存有约 3 万亿美元现金。

特朗普打算给予回流企业 10% 的一次性优惠税率,并对跨国公司征税也将由全球制转向属地制。意味着未来美国企业海外利润只需要在利润产生地交税,不需要向美国政府交税。以此笼络大公司们资金回流。

不难理解为什么特朗普想争取这笔钱。去年美国吸引的海外直接投资大约是 3700 亿美元。只要 1 成跨国公司公司愿意回流,金额就能抵上 2013、2014 两年吸引到的投资。

给企业减税的目标是让他们把钱拿到美国投资,从而带来工作

《纽约时报》2012 年一系列关于苹果公司的报道谈到了科技公司外包生产对就业的影响。

埃里克·萨拉戈萨(Eric Saragoza)1995 年在苹果加州工厂当流水线工人。他跟另外 1500 名同事一道,在机器人手臂的帮助下组装 iMac 电脑。

很快他晋升到一个高级维修诊断团队,他和太太育有三个孩子,还贷款买了一处带游泳池的房子。

萨拉戈萨先生。图/纽约时报

但在萨拉戈萨工作几年之后,包括苹果在内,大批美国公司把制造业务搬到海外或者干脆外包出去。萨拉戈萨的上级是这么解释的:在加州造一台 1500 美元的电脑,人工成本每台 22 美元;在新加坡是 6 美元,台湾则是 4.85 美元——最后去了台湾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工厂。

2002 年,萨拉戈萨失业。之后他经过技术培训后试图重回苹果加州工厂。但那里已经变成了 Apple Care 呼叫中心,时薪 12 美元。曾经还算体面,至少收入上还算体面的工作几经周折,变成了一名时薪 10 美元的苹果返修产品临时检查工。

1995 年那会儿,苹果是一个危机中的计算机制造商。今天,苹果是全球最值钱的公司,市值超过 8000 亿美元。但它带来的制造业机会都去了海外,美国国内的苹果员工不是总部的高门槛工作、就是收入低下并且没有提成的苹果店店员。

餐厅服务员、商店店员、专车司机这些服务业岗位,入职基本没有门槛,不要求学位、学历。总之,这就是一份工作。员工基本没有什么晋升渠道。

尽管美国失业率创新低、中产门槛创新高 —— 家庭年收入 5.9 万美元 —— 但高端制造业去了海外,原先的中产下岗再就业,早先的技能已经无法适应新工作的要求,整个工作和生活都变了。

原先从事这些消失工作的人把票投给了特朗普,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

《商业内参》统计的选票人群分布显示,年收入 5 万美元以上、住在近郊的选民,把更多选票给了特朗普。他们不是最穷的人,都是曾经或现在仍拥有稳定且体面工作的资产阶级。

蓝色,希拉里;红色,特朗普

胜选后的特朗普一直在谈就业。今年 2 月,他向 24 位美国制造业领袖发问:“把就业带回美国了吗?”

“我与库克交流过,他向我承诺会建设 3 座大工厂。” 特朗普 7 月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他试图复兴美国制造业,苹果成了他最可以依仗的公司之一。

事实上本周 iPhone 发布会的细节显示,苹果已经完全建立了个自己的芯片生意 —— CPU、ISP、耳机芯片……都由苹果设计。芯片研发需要大量投资,并能产生大量工作岗位。未来苹果回美国建芯片厂不是没有可能。

特朗普还承诺公司在美国建厂,可以享受税务上的优惠政策,建设新厂房和购买设备的所有费用都可以抵扣。这将鼓励更多的投资。

中国福耀玻璃已经去美国建厂,其六家北美工厂现在的税率是 35%-39%,届时也能享受到优惠税率。富士康也计划在美国投资 300 亿美元建厂。

除了减税,特朗普也想通过关税逼企业在美国建厂

咨询机构麦肯锡(McKinsey)发布了一份关于美国制造业的报告。报告认为,美国工业复苏的条件已经成熟,因为“世界的价值链正处于动荡之中,这给美国创造了占有更多制造业份额的机会。”

今年 2 月,特朗普在白宫见了福特、强生、卡特彼勒等 24 家制造业公司的 CEO,问他们“把就业带回美国了吗?”

特朗普还曾用重税威胁丰田改变墨西哥建厂计划。他强调这种行为让美国就业岗位流失,并表示要终结这种现象。

“要么把新厂从墨西哥搬到美国,要么被征收高额边境税——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通过社交媒体推特向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之一丰田发出严厉警告。”

特朗普在 Twitter 上称,如果丰田坚持把生产科罗拉车型的新厂建在墨西哥,而这些车型未来主要市场又在美国的话,这家日本公司将面临巨额边境税。

为此,丰田在美国的子公司发布声明称,墨西哥建新厂并不会影响该公司在美国的产量和工作岗位。目前丰田已在美国本土修建了十座工厂。

“丰田期待和特朗普政府合作,最大程度保护顾客和汽车行业的利益。”

之后丰田北美区首席执行官吉姆·伦茨今年1 月说,丰田计划在今后 5 年间在美国投资 100 亿美元。他说,在美投资计划不为回应特朗普的“美国制造”言论,而是丰田在美发展战略的一部分。

丰田在圣安东尼奥的工厂。图/mysanotonio

类似这样的“点名批评”也发生在通用和福特两家美国汽车制造商。它们也在墨西哥建厂。

此后福特已决定取消一项在墨西哥投资 16 亿美元建厂的计划,同时扩充在美国的生产线。

但该项关税调整可能会伤害到美国本土制造企业。因为这个税改方案不允许企业将进口成本从利润中减去,导致企业的缴税金额变高,并会带来潜在的价格提升

美国的玩具制造商已经在海外建立起了成熟的制造体系,如今若是因为税改就搬到国内,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一个玩具在美国的平均制造成本为 10 美元,美国制造将会让售价提升为原来的 3 倍。这大概是消费者无法接受的。

《华尔街日报》举了个例子:某公司进口了价值 100 万美元的海外制造玩具,本土成本花费 50 万,销售额是 200 万。在改革之前,公司需要缴税的部分是(200 万-100万- 50万)50 万,税率为 35%;改革之后,进口成本将不被算在成本之类,缴税部分就变成了(200 万- 50 万)150 万,税率降低为 15%。计算下来,税改后的缴税会是之前的 1.3 倍。

经济学家劳拉·泰森(Laura Tyson)表示,过去二十年,机器人每年在美国替代 40 万份制造业工作。因此 1997 年以来制造业劳动力减少了三分之一,产能却屡破纪录。

因此,如果征收新关税、施加新成本,高管们很有可能以此为借口加速自动化进程。雪上加霜的是,当美国企业安装工业机器人时,他们往往从德国和日本购买,因为这两个国家在先进工业机器人方面领先于世界。

大税改没有解决的问题还很多,钱回来也不一定去制造业

虽然减税鼓励企业加大投资从而提振经济的逻辑很容易理解,但税改从想法到影响公司行为再到最终带来新的就业还有很远的距离。

一种反对税改的声音是美国公司实际上交税税率并不高。《华尔街日报》统计的数据显示,联邦、州和地方各级政府的税收收入总和约为国民产值的 26%。在德国这一数字为 37%。

美国政府问责局发现,2/3 的活跃美国公司不付联邦税。而像 GE、波音、Verizon 等其它 23 家盈利的财富 500 强企业,在 2008-2012 年间,没付过一分联邦税。它们找到足够多的税务漏洞,赚取巨额利润的同时,躲掉税收。

这种情况下,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企业主并不关心税率高低。

美国企业名义税率很高,但大公司总能找到办法避税。

他们也认为很少有证据表明大幅减税将促使美国公司投资更多。这些企业减税提高利润,然后分红派息,并使拥有最多公司股票的人受益。特朗普没有提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以及如何应对。

小布什政府 2004 年实施过海外现金回流一次性优惠税率。当时布什政府为促进就业和经济增长将一次性税收降低至 5.25%,严格规定资金必须流向投资、就业和研发。

最终有三成海外资金回流,跨国公司 2005 年汇回美国的利润的确增加至 3000 亿美元,是 2004 年的 820 亿美元的 3.66 倍。

但是,2005 年美国经济并没有因此明显提升,当年 GDP 增速为 2.9%,比 2004 年的 3.6% 还低。不过美国股市从 2005 年开始明显上升。跨国公司利润汇回国后回购本公司股票,推动股市上涨,但违背了布什减税的初衷。

国际会计和咨询公司 Friedman 最近对美国公司高管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 23% 的人会重新投资回收资金。大多数人会用钱来支付股息或从事股票回购。

更让美国人担心的是财政赤字。

里根当年为了平衡预算,里根政府取消了消费信贷利息扣除、储蓄和股息的扣除、部分医疗开支的扣除等措施来扩大税基增加税收收入,使得美国联邦财政收入每年增收 1000 亿以上,联邦政府收入与所得税占 GDP 的比例有明显的提升。

这些举措使财政赤字从 1986 年的 2108 亿美元下降到 1988 年的 1420 亿美元。并且,所有经济阶层的所得都提高了,包括最底层的贫穷人口也提升了 6%。

而美国债务占 GDP 的比重已超过 100%,如果通过减税、增加财政赤字的方式刺激经济增长,可能无法产生足够的效益。特朗普的税改概要里还没有看到税收平衡的内容。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说:“如果共和党人将税率降低到不可持续的水平,每个人都会相信利率会上涨。“这就意味着你会得到更少的投资,因为他们正在考虑未来的税率。”特朗普是共和党总统竞选人。

最后的问题还是特朗普本人。

一般来说,美国总统会将立法草案送交给国会有关委员会,委员会主席通常会立刻以原本的形式或修改过的版本向国会提出。众议院、参议院投票通过后,交给总统签字生效。

1986 年,里根历时 323 天,才让税改方案获得两院投票通过,中间经过多次条款磋商、修改,才最终获得通过:

  • 1985.12.3 众议院提交

  •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讨论

  • 1985.12.17 众议院投票通过

  • 1986.6.24 参议院通过

特朗普的税改内容只够填满一页 A4 纸,但包括中东赴美航班不许带笔记本电脑的禁令、遣返未成年非法移民的决定以及支持白人至上主义等一些列事情,使他已经遭致各种质疑 —— 政府能不能把法案推进下去。

《新闻周刊》说,“1986 年法案成功的部分原因是财政部司长詹姆斯·贝克和罗纳德·里根提出了有助于加快进程的详细建议。然而,特朗普政府现在正陷在混乱和争议中。”一系列人事动荡过后,特朗普的白宫核心幕僚团只剩副总统彭斯没有撤换。

如果说利用选民的愤怒可以帮助他赢得大选。上台之后特朗普需要争取的对象就变成了国会。他连党内的分歧都没有弥合。废除奥巴马医保案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党内同僚倒戈。

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告诉《纽约时报》,他们描述总统时,也忍不住会冒出“无能”和“不称职”这样的词。他们担心他情绪无常。

“现在我们意识到这一点不会改变,”国会山的一位高层共和党助手说。

题图/CNBC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