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Billboard 榜单里的热门歌曲,歌词里最常出现的品牌是劳斯莱斯 | 好奇心小数据

温欣语2017-08-21 18:40:42

法拉利、雪佛兰、兰博基尼、宾利、凯迪拉克、奔驰和保时捷也都是歌词里的“常客”。

彭博研究了 2014 年 5 月— 2017 年 5 月进入 Billboard Hot 100 前 20 的歌曲,过去 3 年里总共有 280 首歌曾进入这一榜单,这些歌曲的歌词中一共提及了 212 个品牌。

根据彭博的统计,这 280 首歌曲的 212 个品牌几乎都以汽车、时尚、电视和电影为主,其次是科技软件、酒精、音乐和毒品。

而出现频率最高的 12 个品牌中,其中有 8 个都是汽车。

劳斯莱斯被提及的次数最多,有 11 次。Future、The Weeknd 和 Kodak Black 都在上榜歌曲中提到过劳斯莱斯。第二是法拉利,雪佛兰、兰博基尼、宾利、凯迪拉克、奔驰和保时捷也都是歌词里的“常客”。

唯二不是汽车品牌的是轩尼诗干邑和耐克的 Air Jordan,前者排名还挺高,一共被提及了 7次。

而最爱在歌曲中提品牌名字的是 Hip-hop 乐团 Migos,他们的单曲 Bad and Boujee 今年早些时候曾登上过 Billboard 第一名。这首歌里一共出现了 19 个公司和品牌,包括 Instagram、Klout(衡量社交网络影响力指数的创业公司)、赛格威滑板车 ,甚至还包括了瓦罐炖锅。这首歌同样多次提及了汽车品牌:劳斯莱斯、兰博基尼、保时捷以及法拉利 458 Spider。

图/rolls-roycemotorcars

除了 Hip-hop,其它类型的流行歌曲里也有不少品牌或者产品出现,比如 Taylor Swift 就在 Bad Blood 里面提及了邦迪,“Band-aids don't fix bullet holes,You say sorry just for show,” 据说这首歌是写来讽刺 Katy Perry 。而 Katy 在 “Birthday”一曲中也提到了法国唐培里侬香槟(Dom Perignon),Meghan Trainor 在 All About That Bass 中提到了 Photoshop。

这其实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学者 Storm Gloor 发现过去 50 年中,流行音乐里一共提及了 1544 个产品,而几乎一半都出现在 2000 年后这一阶段的音乐里。

难免不把这一现象和品牌植入营销挂上钩,那么歌手提及品牌真的有植入费吗? 有时候的确有。就像品牌会在电影里植入一样,他们也会在流行歌曲中植入营销。但通常歌手们并不会公布具体的交易。

“很多人以为音乐是产品植入最后的堡垒,但其实已经不是了。很多音乐人在唱片上赚的钱更少了,音乐无法为他们支付所有成本,他们必须让自己成为市场的工具,” Gloor 说,“人们可能会厌倦,最后可能会起反作用,但现在这就是现实。”

劳斯莱斯的发言人 Gerry Spahn 曾表示,歌手在拍摄音乐 MV 时,公司会免费提供劳斯莱斯汽车入镜,这其实也是在变相帮公司做广告。再说,劳斯莱斯 20% 的顾客都是名人和音乐人,这对公司的销售也会有帮助。

也许是得益于过去几年的频繁曝光,Spahn 表示去年劳斯莱斯迎来了史上第二高的销售数字,在全球卖出了 4000 辆车,不过公司目前一年最多的产量也只有 6000 辆

美国大学市场营销教授 Cristel Russell 认为即使公司没有付钱给明星做广告植入,音乐人也会拿到间接的报酬,“有时候部分音乐人喜欢在歌词中加入品牌,他们其实是为了让品牌对他们产生兴趣,这样能帮助他们获得一些活动机会,”她说,“就等于是音乐人在说,‘Hey,我喜欢你的车。’ 虽然没有立马的经济收益,但其实最终是一个利益的交换。”

在歌曲里被提及次数最多的词往往能反映一定时间段内人们的情绪以及意见表达。例如歌手在歌曲里多次提及汽车以及时尚等品牌,其实是在通过歌曲传达一种地位象征或者是一种自我追求,劳斯莱斯发言人 Spahn 在回应品牌被多次提及时表示“我们想和成功联系在一起”。

我们曾经报道过中国摇滚 30 年,发现每一阶段被摇滚歌手提及最多的字眼,其实都反映了当下的诉求。例如 1986-1996 年,中国摇滚以崔健、唐朝、黑豹等为代表的音乐人,在他们总共 250 首歌曲中,歌词中最多出现的名词是“让我”(147 次)和“世界”(97 次),其余是“太阳”(96 次)、“姑娘”(77 次)和“感觉”(61 次)。

“让我”代表着集体主义转变为自我主义,而“太阳”和“姑娘”两个频繁出现的词则代表理想和爱情。而在 1997-2006,除了之前流行的名词,还多了“阳光”(83 次),人们似乎更积极乐观了,他们的表达也更大胆和直白,歌词中频繁出现了“身体”(46 次)和“亲爱的”(28 次)。

而 2007-2016,名词组中最多出现的依然是“世界”(149 次)和“让我”(127 次),其余的是“感觉”(90 次)、“时间”(78 次)、“生命”(69 次)、“朋友”(65 次)和“妈妈”(55 次)。这一时期摇滚乐的主题更为多元,不单是宏大字眼或是细腻感情,它包含了生命的各个层面,展现了一个普通现代人的生活。

这些其实同样也是拉近与听众距离,增加熟悉感的办法之一。Gloor 就认为在音乐中提及品牌、地方和人名都能让人们感觉和音乐更靠近,让他们继续听下去,而不是马上切换下一首。

现在大部分的通俗音乐都是靠卖熟悉感流行起来。我们在此前报道中提到过流行歌曲的同质化已经持续了 50 多年,现在歌手在编曲时,常会把不同的段落用来拼凑出新的歌曲,而人的天性是听到熟悉的旋律会首先产生好感。

音乐家 Patrick Metzger 就曾发现流行音乐中常出现的“千禧呜”,模式通常是“Wa-oh-wa-oh”,这种模式曾多次被上榜流行歌曲使用,屡试不爽。

这种同质化不仅是旋律,也体现在歌词上,例如美国乡村音乐特别喜欢重复的歌词包括,“卡车”(trucks)、“土路”(dirt road)、“夕阳/月光”(sunset/ moonlight)、“喝酒” (alchol/drinking) 和“姑娘” (girl)。

而品牌只是这一熟悉感的另一种衍生,只是它消费的是背后的商业价值。

作图:冯秀霞

题图:BI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