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我们问了“六神磊磊” 80 个问题,他说了唐诗、金庸和这个平行的世界

娱乐

我们问了“六神磊磊” 80 个问题,他说了唐诗、金庸和这个平行的世界

魏倩2017-07-12 15:03:14

这个公众号作者知道“那根会移动的红线”,他说,“你得有一个开关”。

2013 年底,新华社重庆分社记者王晓磊注册微信公号“六神磊磊读金庸”,并发布了第一篇文章《教主最不虔——读<笑傲江湖>之一》。

连发 7 篇类似文章后,他的《金庸、古龙、鲁迅会怎么写“爸爸去哪儿”》被“爸爸去哪儿”节目组转载,点击量首次冲高。到 2016 年,“六神磊磊读金庸”已经有超过 200 万粉丝,年度广告收入过百万。

借点评金庸小说,王晓磊写小人物的命运和求之不得的爱情,也写雾霾、房价和金正恩。舆论场上每有热议话题,粉丝们都会给他留言“这事磊磊你怎么看?”2015 年 6 月,这些文章被集结成书公开发售。

一年后,因《星宿派的公关为什么搞不好》一文,“六神磊磊读金庸”公号首次被屏蔽所有功能。此前,他曾在公号发出一张照片,上书“我写的每一个字都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如今,王晓磊正在为自己的新书《六神磊磊读唐诗》做宣传。在这本讲述唐诗、诗人和诗史的书里,他没有再点评时事,而是选择“帮你翻过唐诗那道墙,折出几支带露的花来,拿给你看”。未来,他还将参与制作一款名叫“能和孩子一起听的唐诗课”的付费内容产品。

2016 年接受凤凰文化专访时,王晓磊曾这样说:“中国很多事情都是‘线的艺术’。我还是比较知道线在哪里。你看有些号上来就死掉了。有可能是新华社的锻炼吧,我眼睛里有一条红线在。我知道这一脚踩到什么位置,就够了。”在这次采访中,他对《好奇心日报》的说法是:“你以为你知道红线在哪里,可你会迅速地意识到,红线它会动。”

不过,公号“六神磊磊读金庸”还在持续更新。

下面的文字来自于王晓磊接受采访时的对话实录。因为比较长,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我们把对话分成若干部分,没有完全按照采访时间线呈现。还有一些问题,王晓磊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后来有点为难地说:“女侠,你饶了我吧。”

“唐诗何以胜我朝”

Q:最开始是怎么想要写金庸呢?

A:最开始很偶然,当时所有的记者都要参加再培训,培训后再上岗,当时把我们关在房山,不让出来,学习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当时我们学教学片,每次三集,当时大家一到晚上就说,“三集片”开始了。一天到晚学习,当然我学得很用功,但还有很多空闲时间,所以大家就说可以搞一个公众号来玩,于是就开了一个读金庸的号。

Q:为什么要写唐诗?

A:响应读者号召,读者想看。先随手写了一个,后来发现大家喜欢,那我也喜欢你也喜欢,那就写着玩嘛。其实一直陆陆续续都在写,写唐诗也写了有两年多了。就是特别喜欢诗歌,喜欢唐代。

这也有个原因,其实在金庸小说里,唐诗经常乱入,我倒没觉得它是两块东西,比如《连城诀》里主人公练的剑法就叫“唐诗剑法”。还有里面有个大宝藏,大宝藏藏在一本书里,当时这本书就叫唐诗选集。再比如张无忌到赵敏的宅子里,挂了一幅中堂,上面就是元稹的《说剑》,当然金庸没告诉你诗名啊,它只是挂在那里。再比如郭靖教育杨过,突然杜甫就乱入了,就说面前出现工部员外郎的一块碑,郭靖就用杜甫和“侠之大者”来洗杨过的脑。

Q:那写唐诗的感觉会放松一些?

A:写唐诗要慢一点,要查很多资料,要核实。比如《猛人杜甫:一个小号的逆袭》就是我在自己家餐桌上写的,吃完饭二十分钟写完。但是当时记下来的是不准的,结果发掉之后才意识到,有几个时间点我都记反了。所以写书的时候要查很多资料。

Q:当时为什么会认为大家喜欢纳兰容若?

A:网上转的诗不都是纳兰容若、仓央嘉措嘛,大家都转啊,“见与不见”什么的,转一些假诗。

Q:你觉得你写唐诗的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A:我没有想到大家会喜欢杜甫。还是有一点区别的,比如他们的诗歌的地位和人设。我猜大家对杜甫和这些诗人是有天然的敬意的,可是想参与想接近,都无从接近起,他想对着杜甫鼓掌,都没有平台,所以杜甫的那幅图才会被恶搞,我觉得大家是表现对他的爱吧。那我们想要接近杜甫该怎么办呢?是去买一本《唐诗三百首》,还是买《杜甫传记》呢?我觉得我还是做了这件事吧,让大家去接受他。给大家一个机会去接触唐诗。

《六神磊磊读唐诗》封面

Q:这是你写作的初衷吗?

A:我在序言里写了,我把墙翻过去,摘一点花给大家看,告诉大家这个花很好看,你要感兴趣的话可以去走正门。

Q:但是摘花是一个选择的过程,你会摘什么花?

A:我觉得好看的呀。

Q:什么样的花可以算是好看的?

A:好玩,好看,感人。

Q:那比如“猛人杜甫”和“白居易”这两篇,您最开始是怎么想摘这两朵来写的呢?讲到白居易写《长恨歌》,为什么写他的诗歌是影射先皇?

A:这个就是八卦嘛,八卦是要严厉打击的。写先皇,想死啊。(笑)是这样,其实我写这篇就是要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偏偏是唐诗,为什么唐诗好。就是在这 618 年开始,诗歌到了一个高峰。

其实不光我在思考啊,宋人也在想,洪迈说“唐诗何以胜我朝?”有种说法就是说,唐诗无避讳。唐诗什么都能写,其实宋人已经在思考,这个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不可能了。这里面有个文章,说起张籍的《节妇吟》,里面说到了一个节妇,她已经嫁人了,还收了别人的奢侈品,还带在身上,后来还思前想后依依不舍的还给别人,还“还君明珠双泪垂”,你看唐代人的境界,其实那时候这就已经算是节妇了,可是到了后来就不是这样了,后来慢慢就觉得这个人是绿茶吧,变成批判的对象,说他不是节妇,是个荡妇,说“节妇之节危矣哉”。和这是一样的,我就是想说唐朝开放开明。

Q:这本书的书名叫“读唐诗”,但是主要的集中部分却在诗人和诗人的生平和唐代历史,这是为什么?

A:后来我已经没有精力去斟酌书名了,本来我想了一个名字叫“前不见古人”,但是呢大家加了一个副标题,就不对了。变成了“前不见古人,六神磊磊读唐诗”。我的意思本来是说唐诗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高峰,结果变成六神磊磊前不见古人,这也太牛了吧,就你,那你肯定会被骂死,现在还有人骂你呢,看把你能的。

Q:你会很介意别人骂你吗?

A:这个太狂妄了啊,自己也过意不去。后来还想了一些很文艺的名字,比如叫“从长城窟到菩萨蛮“,唐诗一开始是李世民的《饮马长城窟行》,最后是《菩萨蛮》。后来我没精力了,干脆就直接叫“六神磊磊读唐诗”。但确实它是一个诗史的东西,也许叫“唐诗三百年”更像一点。

Q:但是可以说你真正想写的是诗人,而不是唐诗吗?

A:你可以这样理解,但其实我写的都是在帮人理解一首诗。比如我写杜甫的家庭生活,就是为了帮助别人理解《羌村》。他把家小放在鄜州,然后自己去寻找组织,最后再回来和家小相见。其实你看了之后会对《羌村》有更好的理解和多一点的想法。

Q:这么多诗人里最喜欢谁?

A:杜甫

Q:喜欢他什么?

A:在杜甫面前你感觉不一样。在他面前有巨大的渺小感,你一米五,他两米二。首先杜甫学问比李白大一些,感觉上李白有点“才胜于学”,你会感觉李白是楚辞史记打天下,杜甫会感觉学问厚一点。所以你会感觉这个人学问比你强,才华比你高,诗比你强,做人还比你好,就是人品还好。你在他面前会觉得自己很渺小。这种渺小感很强烈。以前我喜欢钱起,他是“大历十才子”之首,写“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是这样的风格。他写的诗像小小的水彩画,小时候大家都喜欢美文,像钱起这样的好。现在大家大了之后,心里沧桑一点了,就觉得杜甫会比较好。

Q:写唐诗和金庸更喜欢哪个?

A:都喜欢,都很有意思,各有各的味道。有时候写的也会感觉自己分不开它俩谁更真实,有时候写一段“比如我们的诗很不容易保留下来了,武功秘籍也有很多有武功的人守护着”,我当时真是把金庸当真的,写着写着就串了。

Q:这是一种平行世界吗?怎么一下子带入到这个状态?

A:你看到生活中一些好笑的事情,读金庸多了就会自己陷入那个状态。

Q:比如哪些好笑的事?

A:就是我公号里的事啊。我读金庸读了很多次,不会每次都读完,但是会想到就抓起来看。所以影响比较深。

Q:金庸的书最喜欢的是哪一本?

A:《笑傲江湖》和《鹿鼎记》。以前比较喜欢《神雕侠侣》,觉得十六年的爱情很感人,杨过屌丝逆袭,至情至性。后来慢慢觉得这两本更好。

Q:这两本相对来说也比较后期,也比较不那么正统?

A:确实比较后期。但主要的原因主要是它比较厚重,比较耐咀嚼一点。有时候你看金庸很好玩的,你看的时候会忍不住狂笑,比如说韦小宝,请来一位大文士给他写东西,当时这个文人写得很卖力,结果韦小宝一看,你看你太厉害了,两页纸都写满了。当时韦小宝肯定是很真心的表扬他了,但这个书记官肯定是觉得很痛苦的。(笑)不过也对,他们也确实像是我的平行世界,很多时候会有自我代入。

“我就是一个体育号”

Q:与写唐诗比起来,写金庸更偏时事评论吧?

A:不,我的金庸号其实分类是个体育号。因为武术是民间体育。我就是深耕文化和体育领域,我一直积极的参加体育圈的活动,可他们都不叫我。

Q: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笑)

Q:因为你不是体育号吧……正常的体育号会写金庸的父亲是地主和他在土改时的经历吗?

A:(笑)主角是读金庸嘛,我觉得这属于金庸的周边知识。

Q:但其实大家看这些文章最好玩的其实不是说金庸或者唐代,而是因为和当下的联系,这个你怎么看?

A:不不不,我就是一个体育号,本职工作就是把金庸阐释好。

Q:之前也有人阐释金庸,你觉得你的文章比他们的好在哪?

A:我猜是因为大家觉得我正气。一腔正气,为人正直正派,充满正能量,教人向善,弘扬古典文化。

Q:那你怎么定义正能量?

A:正能量就是……教大家学点好的呀,教人向善,为人正派。

该图片曾于 2015 年底在六神磊磊公号上发布

Q:那选题怎么定呢?团队会开会吗?

A:自己想写什么写什么。我不是团队,我是一个团伙。我是唯一的枪手。不开选题会,没法开选题会。

Q:你不用去追热点吗?

A:我自己想的是,关于时事呢,自己给自己定个标准。只写关乎底线的东西。分两种,有的是恶的超出了底线,有的是傻的超出了底线。

比如说那年唱歌的姚贝娜去世了,网民比心点蜡烛。忽然有种声音出来了,说我们的将军张万年也去世了,为什么你们不悼念张万年而悼念姚贝娜?说这叫国魂缺失,不配做共产主义接班人。我觉得这就是傻的超出了底线,这个就可以写一写。我写了一个叫《我们悼念程灵素,总是比悼念王重阳多》,我认为这是人性的特点啊,网民肯定会对小姑娘程灵素的死流更多泪水啊,这人性是共通的。我说我们金庸迷应当道歉,我们国魂缺失。

Q:可是这件事本来是姚贝娜的事啊,为什么写到程灵素去?这是怎么考虑的?

A:(笑)不知道,我只是个读金庸的。

Q:你很介意别人说你不是读金庸的吗?有什么原因吗?…… 因为封号?

A:第一次封号时候,我正准备给自己放假。当时准备给自己放一个星期的假,我正在澳洲的一个岛上,袋鼠岛。这时候朋友给我说,你别放假了,组织已经给你放假了,组织给你放了一个月的长假。我本来那个月还有广告,定金都收了,赶紧给人家解释,组织不可抗力,人家给你放了假了。

Q:那次是为什么?没有正能量了?

A:(笑)正能量正过了吧。那篇是叫《星宿派的公关为什么搞不好》,那时候一下子给我放了假。后来封的那一次是自己真不懂了,那篇本来叫《三胖和卡斯特罗到底有啥不一样? 》,就放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女孩围着金三胖哭,一张是女孩围着卡斯特罗笑。我说他们的区别就是一个让女孩子哭,一个让女孩子笑,就这个嘛。这有什么呢?

Q:那星宿派那篇你知道是为什么嘛?

A:那篇是这样,我们社里的老同志跟我说,“你呀,就像街上卖皮鞋的小贩,小贩可以坑部长,但你不能坑城管啊。你说人家公关搞不好,那不是坑城管吗?人家怎么能饶了你?”

Q:所以你还可以写坑部长的吗……?

A:我谁也不敢坑,我还是正能量吧。

Q:你怎么看传言咪蒙被抓的事情?

A:我问了她,笑死了。我问她“你从局子里出来了吗”,她说“莫名其妙,我没有跟税务接触过。去年传我挂了,上个月传我嫖娼被抓,这个月又传我偷税漏税。怪我自己出来装x,迟早要还。”

Q:那你会担心吗?

A:咪蒙是大号,我是小号。不一样,小号谁关心你啊。能大当然好了,反正也大不了,这样也挺好的。总之是少想吧,该更新就更新,该怎么写怎么写,符合正能量和社会主义价值观就行。

“你身上要有一个开关”

Q:你会自我审查吗?

A:封了就封了啊,小心一点嘛。可是问题在哪里呢,你会迅速的意识到,小心没有用,红线它会动。你会以为自己知道红线在哪里,可是红线它会动的,这个很让人为难。比如我们什么时候会意识到体育变得很敏感呢,什么时候意识到春晚变得很敏感呢,我们以前认为春晚是可以调侃的呀,文艺作品为什么不能被调侃呢?所以你看,小心没用啊。

Q:那小心没用怎么办呢?

A:就这么着吧。

Q:可是红线移动到你这里怎么办呢?现在已经封了很多号了。

A:那就不写了呗,组织都给你放长假,那就不写了呗。娱乐八卦那些,就私下问候一下朋友们。

Q:你想得很开啊。

A:那不然怎么样呢?罗隐有一首诗,“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杜甫还有一句话叫“明年此会知谁见,醉把茱萸仔细看。”明年这个时候,不知道谁还活着,就是这个意思嘛。

Q:你引用古人的诗,思考古人的生活,是这些让你变得平静下来吗?

A:现在我经常告诉自己,你现在很幸福。比如当自己很烦躁的时候,不耐烦的时候,我会告诉自己,你不要矫情了,你居然可以把读金庸当成职业,这是你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果当时初中时别人告诉你以后你的职业是读金庸,你会笑死,那现在梦想实现了,不要矫情了。这么想的时候,人会迅速地安定下来。

还有就是会想你现在过的比这本书里大部分诗人都幸福了,比杜甫李白贾岛孟郊过的都幸福,我觉得我的才能配不上比他们幸福这么多,所以自己会很平静一些。

Q:那么你怎么评价这种幸福呢?比如杜甫过得很颠沛流离,但是他在诗歌里享受到更高级的东西?

A:你这就外行了,他儿子都饿死了呀。虽然杜甫在草堂等地的时候确实是有比较平静的时光,写的诗也很温和,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漂泊苦闷的。

Q:可是你不能跟一个战乱时期的人比基本生活保障的幸福啊,当基本生活已经得到保障之后,难道不要追求更多的东西吗?

A: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就很好了啊,你的工作都是读金庸了啊,你还想干什么。

Q:那你会觉得自己在写作或者别的方面还能达到更高的水平吗?比如你也在公号里面说“坐在马尔克斯面前会觉得羞愧”?

A:不想这个事儿不就完了吗?你身上得有个开关,当有的时候一些古怪的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你就一下把它关掉。你就想象自己身上有很多开关,关掉不就行了吗?你不能天天较劲,说马尔克斯坐在你面前怎么办。

当然,看到内容创业的春天,你肯定会觉得羞愧,都说是内容创业的春天,可你创业创了什么了?拿出来看,一堆帖子。你看,写唐诗的时候,就会觉得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唐代的诗歌,汉代的赋,南北朝有一堆工体诗,如果后世说,我们当今时代的代表文学是什么呢?我告诉你,是网文。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虽然很多人不承认,但是我觉得对不起,N多年以后,我写文学史,今天代表性的文学样式,就是网文。说不定还会写到我(笑)。那多么羞愧啊,以这种姿态入史。

2015 年 “微信公众号上的正能量传播”讲座

Q:可是你有别的选择啊,可以不以这种姿态入史啊。

A:关掉算了。算了算了,关掉。有一次,我社里有个老领导,很郑重地对我说,我觉得今后当代杂文史上会有你的名字。我很开心,很振奋。然后晚上回去就看到广告的要求,说“哥,那个广告咱们写不写”,我说“写啊”。当时就想,算了,就这样还想在杂文史上有名字呢。

Q:那你怎么处理这种矛盾呢?

A:尽量不想就是了。把按钮关掉嘛。

Q:你已经关了好几个按钮了……当你把这些按钮都关掉之后,文章还会有吸引力吗?

A:(笑)不想这些东西。没意义。发现这是个死胡同,想了也白想,那就关掉嘛。

Q:你现实生活中说“关掉”,不想,可是等你写作的时候,又写“土改”、“软埋”,这不是矛盾吗?

A:(笑)“软埋”是吧,都说我们历史上没有过软埋,我们从来没有软埋,我说不对啊,金庸的爸爸就被软埋了啊。

Q:那…… 你怎么理解自己的这种表现?

A:女侠你饶了我吧,啊,我们换个话题吧。总说我们的号被封,搞得我很有危机感。

Q:最后问一句,当时你被封的时候,你说自己的感觉如同“六月飞雪”。这是因为窦娥冤吗?

A:我还说过这种话吗?我不记得了。(笑)不过我倒是觉得我的感觉特别像任我行,像是任我行被关在西湖牢底。关了十年,还刻了一行字嘛,说“老夫平生杀人如麻,嫉恶如仇,囚于西湖牢底,亦应得之报也?可惜后世小子不知老夫之名,亦憾事也”。我觉得有点像这个感觉。有种应有之报的感觉,自己造孽。

“网文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

Q:你写到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火了?

A:我没火啊,根本没火。

Q:可书上都写“自媒体写作的才华担当了”。

A:腰封嘛,你懂的。当时打开这个书第一页的时候是“名家说磊磊”我当时觉得特别可怕,是不是太 low 了,要吹嘘自己也要洋气一点嘛。

Q:这几年有明显觉得自己沧桑感多了吗?当写金庸和杜甫变成自己的职业之后?

A:现在读金庸是自己的消遣,也不能算工作。

Q:那你主业是什么?

A:主业就是各种破事儿。比如说这本书之后要上一个教大家读唐诗的订阅项目。叫“能和孩子一起听的唐诗课”。

Q:你要变成教育号了吗?

A:(笑)那会比这个书要浅一些。先做一个学期,拿来给大家订阅。忙完这些事儿之后,我就写一篇读唐诗和金庸,给自己放松。

Q:之前做了八年的时政记者,做过最好的报道是什么?

A:我想想,最好的还是内参报道吧。内参报道可以影响到一些事情,感觉比较有成就感。不过……这些报道都不能对外说。

Q:那这么有成就感为什么辞职呢?

A:还是因为顾不上了吧,比如这种出差这么多天,那单位肯定不能允许了。自己的公号和私事也越来越多,自己在单位也没法呆下去了。当时做决定很快,觉得在哪写都是表达嘛。

Q:都是写东西,那在公号写东西会更有成就感吗?

A:当时会觉得自由一点,想写什么写什么,闲下来就可以写点唐诗写点金庸。

Q:2015 年辞职之后,自己算是什么职业?

A:流动党员,组织都找不着了。现在算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新媒体从业人员?自媒体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定义,自媒体人,国家允许你办媒体了嘛,恬不知耻的说自己是媒体。这个称呼也不太对,我想应该叫过气网络写手。

Q:那促使你做这个改变的原因是什么,之前在新华社很有影响力啊?

A:自由很重要的。对于写东西的人,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感觉很舒服。也没有人审稿,没有人给你把关什么的。这个感觉很不一样。

Q:你会在意别人对你的各种评价吗?比如说有人说你附庸风雅?

A:我不叫附庸风雅吧,我叫哗众取宠啊。我这么通俗,哪里风雅了,我就叫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笑)不过实际上微信公众号后台每天几千条留言,你在乎的过来吗,说什么的都有。面对那个后台你就会知道,人类的种类真是千差万别,原来人有这么多种。你在乎不过来的。

Q:那你在乎谁?

A:本来我以为我会在乎金庸。其他都无所谓,于是我就一直在想,金庸知不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呢?后来我就在上海,在复旦,当时金庸的儿子也在,有人就提问,说查先生,你老爸知不知道磊磊这个人啊。查先生就很为难,说他多半是不知道吧。当时大家就很开心,我当时在想,原来金庸不知道啊,强烈的失落感,原来自己折腾半天,白瞎弄了。但后来也接受了这个事实,连金庸都不在乎,那别人就更不在乎了。读者那么多,哪里在乎得过来啊。读者在第二篇开始,就有人说“你一篇不如一篇”(笑),你起码看到第五篇啊。

Q:现在还有被遗忘的压力吗?

A:每个时代都会诞生一批写字的人,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被遗忘了就算了啊,总不能去拍别人的肩膀说“你还记得我吗”,不能老去刷存在感啊。我现在能做的也就是每天更新。

Q:2014 年到现在,觉得自己这几年的变化大吗?

A:从工作上,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刚辞职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的生活会发生巨变,一下被抛到外面的浪潮去。倒是有一个变化我认真想过,就是过的日子变得虚幻起来了。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身边的人都善待你,之前当记者你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情。现在出来做这个,身边的人都叫你王老师,生活变的虚幻起来了。但这个不是生活该有的面目,对不对?这个会让你写的东西没有生活了。

所以有的时候我会期待生活里出现一些小意外,这个很难讲清。比如我有一次去修车,洗车的一对夫妻就把身上涂满了泡沫开始扑到车上洗,我觉得这个是生活里活生生的事情,我觉得你需要看到这样的人。再比如说,我现在出来就是从家到酒店,住在很好的酒店,住很多晚,住在巨大的套房里,舒服是很舒服,但是你这样年复一年的下去的话,笔下就没有东西了。开始渐渐明白为什么一些歌手或者作家渐渐的没有灵感,写不出东西来,可能就是因为生活变得这样单调了。这个要警醒。

Q:可是这该怎么办呢?

A:我还没有想好,想一些稀奇古怪的方法。比如我有个朋友是卖报纸的,我一直想去跟他卖报纸,他是残疾人,在天桥下卖报纸,我想什么时候空了就跟他去卖报纸,想知道他的生活状态,了解他和城管,和客人的关系。

Q:可是你真的会有机会去卖报纸吗?也许这个想法很难实现?

A:是啊,没办法,我现在也会做一些比较幼稚的尝试,比如到机场之后故意去坐地铁,倒很多趟。你会觉得地铁里会遇上很多人,比如自己去医院排队,尽量去接触人,总之尽力吧。你想象一下自己的这个环境,会有很多人见面就叫你老师啊,看起来这样比较妥当,然后说是你的粉丝,其实也可能是假的。你被这样的人包围着,就觉得生活很虚假。当然爽不爽,也很爽,可是天哪你要创作啊,这样就创作不出来了,你写的东西就会变得很可笑。

Q:那这是你最大的焦虑吗?

A:也不能这么讲,焦虑的事情很多。但是要说生活上,这确实是个事儿,而且你说给别人听,别人会觉得你矫情,但是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事。要创作啊,生活要丰富一点。

“你要比别人想得清楚啊”

Q:那未来什么打算?就要一直做刚刚自己说的那些“破事儿”了吗?

A:我突然发现,这种毫无产品眼光和生意视角的人,想做的事情还真成了一个潮流。就像唐诗,之前也是很早以前就在写了,很多年前就签了,没想到出来之后居然唐诗火了,比如内容付费也很火是吧,现在很多人就在网上订。

我怎么想开这个课呢?几年前,我们社里的一个老大姐张罗了一个课,把大家的孩子凑在一起,让我去给他们讲唐诗,我也就去给大家胡讲,一下晚唐一下初唐,也没有什么计划。讲了之后感觉特别好,小孩子很可爱,也很喜欢我。还有一个就是觉得他们水平很高,你以为他们不懂的,他们都知道,你以为比较生僻的诗人,他们也知道。后来也在几个学校给大家陆陆续续讲了一些,我发现这种感觉很好,如果你能用他们喜欢的方式给他们讲唐诗,这个事情我觉得不错。计划就是书出了之后,去做那个课。没想到现在内容付费变成了一个潮流,所以决定 7 月份把第一学期上线。是一个文字和音频。

Q:价格定了吗?

A:现在市场上这种内容付费产品的价格都是拍脑门吧,罗振宇也是拍脑袋,我想,可能,166 块?因为我是六神嘛。

Q:读书的人和听产品的人会有不同吗?

A:那不一定,我希望听产品的人是八岁以上的孩子,八岁以下大概有些吃力。不过我也不想做太浅,希望让成年人和家长都觉得有所收获,就很满足了。书肯定会深一点,书里面会写对文学史的看法,到音频就不会有这些东西了。

《六神磊磊读金庸》赴高校宣传

Q:它是一个启蒙性质的东西?

A:是的,也算是一个知识性的吧。

Q:你会有启蒙的欲望吗?比如在书里也常有设问句,感觉像是课堂讲义。

A:这个是习惯吧,没仔细想过。我最想的是,我有个事情,特别感动,然后我想把他分享给你,这是最强烈的。比如《全唐诗》,现在在书店几百块就可以买一套。编辑校对得非常好,但是可能有的读者并不知道全唐诗的编纂工作这么艰辛,但是我知道了,我觉得很感动,就想把感动传达出去。至于说诗的观点,我觉得我不会有什么精辟的见解吧,难道还有前人没讲过的吗?

Q:那你是靠热忱吸引读者吗?

A:不知道啊,谁知道吸不吸引人,还得卖了才知道啊。这个问题需要读者来回答,万一他们不喜欢,我就只有自己拉回家去了。

Q:读者都是什么样的人呢?

A:我不知道啊,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得到的数据很有限,我知道他们是男女各一半,北上广深最多,反而我家在重庆,但是重庆很少。北京有几十万,但在重庆不到万把人,大部分拿着苹果手机,严重影响我打赏(笑)。其他了解的很少,我画不出他们的像,甚至他们是不是人类我都不知道。

Q:但是你要接广告啊。

A:他们爱投不投吧。大家约个时间就行,在商业上很自由的,爱接不接嘛。我给自己定的是每个月接到四个左右,特别多的时候五个,然后也就不接了。

Q:这之后在你做内容产品的时候,可能会有别的评价。或许有人会说你在倒卖压缩知识,你会介意吗?

A:你要比别人想的明白,不明白的人你也没必要在乎他的想法。比如你现在要采访一个歌星,你多半不会问她收入多少,但是你采访一个作家,你就会想问他收入多少,因为你感觉这件事不正常。同样的,你卖笔卖杯子,不会有人说,这还能卖钱呢?可是你把知识加工了卖钱,就会有人问,知识能付费吗?这个合理吗?这个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吗?你怎么确保这个知识是优质的,是无害的?那确保桃子是优质无害的呢?同样的道理,付费没什么值得惊诧的。压缩过的商品还少吗?现在流水线上一台轿车几分钟,有什么叫不速成呢?我觉得大家在担心一些不必要的东西。人是被自己禁锢的,要放开一点思路。速成的食品还会吃死人呢,知识总不会吃死人吧。


题图来自:梨视频、《笑傲江湖(2001版)》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