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连续吃40天肉,你的肠道里的有害菌会变成什么样子?

曾梦龙2017-06-26 18:15:27

“调查健康人群的大便后发现,这些人大便中的乳酸菌、双歧杆菌等有益菌的数量占到肠道细菌整体的 10% ~ 30%。而患有便秘或健康状况不佳的人,其大便中有益菌的比例则非常低,与此相对有害菌的比重会增高。”

作者简介:

辨野义己(Yoshimi Benno): 1948 年出生于日本大阪。日本临床肠内微生物学会理事,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创新推进中心辨野特别研究室特别招聘研究员。农学博士,主要研究肠道环境、微生物分类学,运用 DNA 解析法发现了多种肠道细菌。致力于研究肠道细菌和细菌间的关系,曾获日本文部科学大臣表彰、科学技术奖、日本微生物资源学会“学会奖”等各种奖项。被称为“大便博士”,经常在日本电视节目、杂志中介绍宣传双歧杆菌、乳酸菌的肠道作用。著有《用双歧杆菌改善花粉症》(讲谈社)、《健肠生活建议》(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年轻容貌由肠道年龄决定》(PHP研究所)等。

书籍摘录:

第 1 章 大便由什么构成——有益菌和有害菌(节选)

每个日本人在 80 年的寿命内平均排泄的大便重量约为 8.8 吨。在这个数字面前,大家难道不觉得对排便遮遮掩掩的行为很愚蠢吗?

因为我们要生存就必须进食,所以每个人都要排便。所有动物都必须通过食用其他动物或植物来摄取营养。吃下的食物在消化器官内分解、吸收,成为维持生命的能量来源。如果人体能吸收吃进去的所有食物,那就不会产生大便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无论如何都会产生食物残渣。

肠道内的“机会致病菌”

回到肠道细菌这个话题上。

调查健康人群的大便后发现,这些人大便中的乳酸菌、双歧杆菌等有益菌的数量占到肠道细菌整体的 10% ~ 30%。而患有便秘或健康状况不佳的人,其大便中有益菌的比例则非常低,与此相对有害菌的比重会增高。但是,产气荚膜梭菌和脆弱拟杆菌等有害菌的比例不会达到 30% ~  40%。在肠道这个“国会”中,“有益菌党”和“有害菌党”都不会单独获得“超半数席位”。因为肠道中还存在发挥巨大作用的“机会致病菌”。这类细菌约占肠道细菌整体的 70%。肠道内的这一大势力经常“两头倒”,会根据肠道环境的风向,选择与有益菌或有害菌组成“联合政权”。“机会致病菌”的这种选择,对肠道内容易发酵还是容易腐败起决定作用。

“机会致病菌”中最有名的就数大肠杆菌了。

大肠杆菌有很多种,其中包括 O-157 大肠杆菌(肠出血性大肠杆菌)这类自带病原性的细菌。但是绝大部分大肠杆菌都既不“性善”也不“性恶”。在有益菌占主导的肠道内,大肠杆菌不会为恶。但一旦有害菌在肠道内占主导地位,大肠杆菌就会成为有害菌的帮手,促进肠内腐败的发生。

每克肠内物质中平均就有 1000 万~ 1 亿个非病原性大肠杆菌。大肠杆菌虽然是具有代表性的肠道细菌,但它并不是数量最多的。比如每克肠内物质中就有 100 亿~ 1000 亿个双歧杆菌。在人类社会中,拥有 1 亿人口的国家就算是人口大国了,但是细菌的计量方式和人口可不相同。细菌即使有 1 亿个也不是“多数” 。

肠内的常驻菌中,势力最强大的是非病原性的拟杆菌属。拟杆菌属也是机会致病菌。这种菌属占到了肠道细菌的 40% 以上。除此之外还有真细菌、瘤胃球菌属、梭菌属等机会致病菌。这些细菌的功能和种类暂时还未完全探明。

大肠杆菌虽然基本上都是机会致病菌,但其中有些对动物有很好的作用。有些大肠杆菌会产生毒素,但有些大肠杆菌也会抑制毒素生成。比如牛是携带 O-157 大肠杆菌的动物,为了抑制牛体内 O-157 大肠杆菌的活跃,人们会尝试给乳牛和肉牛注射有益的大肠杆菌。

在此希望大家能记住一个与肠道细菌有关的关键词。我们把对人类健康有益的微生物统称为“益生菌”。这个词将在本书之后的章节中反复出现,所以请记住这个词。

乳酸菌、双歧杆菌等有益菌都是益生菌的代表。所以在乳酸菌饮料等一些健康食品中会添加这些细菌。可以击退 O-157 大肠杆菌的大肠杆菌,对于牛来说也是益生菌。正如之前文中所说“有益菌”和“有害菌”的分类是为了便于理解,某种细菌对动物有益还是有害并不能一概而论。

作者本人,来自:youtube

40 天内只吃肉的人体实验

前文大致介绍了肠道细菌的整体情况。要预防来源于大肠的疾病,就要阻止机会致病菌和有害菌成立“联合政权”,构建难以发生腐败现象的肠道环境。因此我们需要让肠道内的有益菌占有压倒性优势。

那么如何才能使有害菌减少,有益菌增加呢?

只要想想肠道细菌借助什么繁殖,就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肠道细菌以脱落的肠黏膜和输送到大肠的食物残渣为营养来源。有益菌和有害菌的营养来源不同。乳酸菌和双歧杆菌以乳糖和葡萄糖为营养源,而产气荚膜梭菌等有害菌则从蛋白质中摄取营养后产生有害物质。

不过蛋白质是人体不可或缺的营养元素,所以无论我们多么不愿增加肠道内的有害菌,也必须摄取蛋白质。摄取食物的目的是为了获取食物中的营养,如果认为食物中的营养只是肠道细菌的营养来源就本末倒置了。

但从健康的角度考虑,我们在吃饭时还是应该尽量注意减少有害菌数量的增加。喜欢吃肉的人的肠道内就有很多有害菌。实际上 20 年前我曾做过这样的“人体实验”。为了观察肠道环境的变化,我和另外四名同事进行了连续多日只吃肉类食品的实验。

读到这里,可能有的读者会想起几年前一部非常火的美国纪录片——《超码的我》。该片记录了主人公连续 30 天只吃麦当劳后身体发生的变化。

很多人看了这部纪录片后很震惊,但其实我早就做过类似的实验,所以当我看到这部纪录片时并不惊讶,而且我和同事的实验持续时间要比那部纪录片长 10 天。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个实验太蠢了,但是为了知道真相,事实往往比理论更具说服力。话虽如此,但在这项实验上,让其他人充当实验的“小白鼠”并不合适,所以我和同事才亲自上阵。那时候我才 30 岁出头,带着兴奋的心情开始了这项实验。当然,坦诚地说,我之所以兴奋是因为我特别喜欢吃肉。年轻时的我看到肉会两眼放光,所以朋友们都叫我“肉欲的辨野”。

当时我每天进食的肉量是 1.5 千克。早饭是 300 ~ 400 克左右的火腿、香肠等肉类加工食品,午饭和晚饭是 500 ~ 700 克左右的牛排。这 40 天里我没有吃过一口米饭、面包等谷物和蔬菜。当时我们吃的牛排每克大约要 800 日元,研究所的上司还抱怨太贵了,可是要是廉价难吃的肉我们可吃不下。

来自:亚马逊

实验之前的黄色大便变成黑色

在实验开始后的几天,我的身体状况处于前所未有的良好状态,这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开始了一项大胆的实验所以情绪高涨。总之,开始的那段时间里我的身体充满了力量。

我总是一边吃牛排一边开玩笑说:“果然肉吃得多才能精力充沛!”

但是随着实验的继续,我发现自己身上的气味越来越重,脸上开始变得满是油光。总而言之,就是变成了女性讨厌的状态。

如果只是不受女性欢迎倒还好说,至少健康上没问题。但是过了不久,我的体重虽然没有增加,但身体却感觉越来越沉重,经常疲惫不堪。

虽然事先已经做好思想准备,知道这项实验会对身体产生负面影响。但实际开始后,“每天只吃肉”的生活还是比想象的更残酷,所以在第 20 天时除我之外的三个人都停止了实验。而我虽然勉强坚持到最后,但也已经疲惫不堪。

那么最关键的肠道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了解这一点的途径自然就是大便。实验开始前我的大便是黄色的,但每天只吃肉后大便颜色不断加深。实验结束那天的大便颜色已经和煤焦油差不多了。

发生巨大变化的不仅是颜色。随着大便颜色的加深,大便也越来越臭,就像肉和鸡蛋腐烂后的恶臭味,就连习惯了大便臭味的我在进卫生间前都有点犹豫。很明显我的肠道内发生了强烈的腐败反应。

大便的变化呈现在数字上也很明显。

实验前我的大便呈弱酸性,pH 值为 6.5 ,这表明肠道内乳酸菌和双歧杆菌占有绝对优势。这些有益菌在发酵肠道内的物质时产生了乙酸和乳酸,所以肠内环境呈酸性。顺便补充一句,母乳喂养的婴儿的大便散发出的酸甜气味,就是因为婴儿肠道内的双歧杆菌活跃频繁,所以母乳喂养的婴儿的大便酸性度高于大人,呈强酸性(pH 值为4.5 ~ 5.5)。

但在 40 天实验后,我的大便变成了弱碱性(pH 值为7.5 ~ 7.6)。这表明肠道内有益菌势力减弱,有害菌开始占绝对优势。在调查了肠道细菌的构成后,我发现实验前占肠道细菌 20% 的有益菌减少到了 15%,原本占10% 的有害菌增加到了 18%。光看百分比似乎差距不是很大,但是百分比说明“哪方占优”,这决定了肠道环境的性质。只要有害菌的势力稍微超过有益菌,机会致病菌就会跑到有害菌的一方为恶。如此一来,就会导致肠道内发生腐败反应,使大便颜色和臭味都发生变化。

来自:亚马逊

肠道出血也会改变大便颜色

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饮食对肠道环境影响巨大。大便用眼睛看得见(鼻子闻得到)的形式呈现出了这种影响。普通人可能无法检测自己大便的 pH 值和肠道细菌构成,但在卫生间仔细观察大便也能了解自己的肠道情况。可能稍不注意,你的饮食就偏离了正常轨道。

观察时,尤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大便颜色的变化。

最典型的大便颜色是土黄色和褐色。这是用来分解、吸收脂肪的胆汁导致的颜色变化。胆汁由肝脏分泌,是在十二指肠内活动的碱性液体。类脂质食物吃得越多胆汁分泌的就越多,大便颜色就会加深。颜色越深就越易于有害菌的繁殖,所以需要多加留意。

另一方面,如果大量食用谷物、豆类、蔬菜,大便的 pH 值就会下降(即酸性上升),大便就会呈黄色。如果见过牛、马等食 草动物的粪便就会明白这个道理。食草动物的粪便特点就是干燥。人类不是食草动物,所以大便当然不会和食草动物的完全相同,但类似食草动物的粪便的状态,可以说是健康的粪便。

最需要警惕的大便颜色就是黑色。吃肉实验后的我就是如此。过量食用肉类,促进了有害菌的繁殖,加速肠道内腐败反应的速度,导致大便变成黑色。

当然只吃肉导致大便变黑只是极端个例。没有人能 40 天只吃肉(即使爱吃肉的我,也绝不想再体验第二次)。如果没有吃那么多肉,大便却变黑的话,就要考虑肠道是否出血。这有可能是胃或十二指肠出血,应立即就医。

此外如果肉眼能看到便血,就有可能是大肠出血,此时也需要立刻就医。发白的大便也要引起注意。患有胆道阻塞的病人由于胆汁的分泌量减少,大便不会“着色”,所以发白。

在说到大便和食物的关系时,大便的“量”也是观察重点。不是吃得多大便就排得多。大便的量也随饮食习惯的变化而变化。例如,如果大量摄入膳食纤维和碳水化合物,大便就会很粗。而如果长期大量食用营养价值低的垃圾食品和零食,大便就会很细,量也会减少。

腐败臭味是对饮食结构亮出的“黄牌”

还有一个需要重点观察的要素就是大便的臭味。前面我们说过,如果肠道内有害菌多,大便和屁就会非常臭,也有种常见的情况就是食物本身的气味进入到大便中。

我的研究室中就曾经有过这样的例子。我采集了同事 1 克的大便,在其中加入稀释液后闻到一阵香味。闻了一会儿,我确定是网纹瓜的香气。

于是我问他本人:“你吃网纹瓜了?”

“是啊。昨天我妹在新宿的高野买了个网纹瓜,我吃了四分之一。”

但是加了稀释液后还有这么重的网纹瓜气味,所以我认定他不可能只吃了这么点。我接着问他:“撒谎!你吃了得有一个吧!”同事苦笑着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在我这么长的研究生涯中,还从未闻到过那么好闻的大便。当时高野的网纹瓜一个得要 7000 日元(450 元人民币左右),所以大便也有了高级的香气。

当然我们没有太多机会吃掉整个这么高级的网纹瓜,所以也不指望能有这么香的大便。但是“不臭的大便”确实更符合健康标准。

比如经常吃蔬菜和水果的人大便就不太臭。因为这些人肠道内有很多有益菌,所以不会散发出腐败的臭味。

排便后我们不仅要观察大便量和颜色,还要注意大便的臭味。很多人排便后会屏住呼吸立即冲掉,但这样就浪费了反省饮食结构的机会。我们应该闻闻大便是发酵臭还是腐败臭,如果是腐败臭就说明大便对我们的饮食结构亮出了“黄牌”。

中国古代以及李氏王朝之前的朝鲜半岛都存在“尝粪”的文化,即通过尝大便的味道来判断健康状况。在儒教文化盛行的过去,孝子用尝父母大便的方式判断父母的健康情况。

当然这是在现代化诊断技术诞生之前的事了,现代社会就没必要去尝粪了。不过这也说明从古至今,大便一直被认为是判断身体健康与否的晴雨表。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也应该珍惜这种流传至今的智慧。不必用舌头去尝,但至少应该用眼和鼻子认真观察大便。

为了补充营养而“食粪”的动物

下面说点题外话,我在实验中好几次因为失误而不慎“尝粪”。因为在给大便中加入稀释液时需要使用移液管。

移液管用来吸取试管中的液体样本。一般在吸到需要的量时,就要用手指按住管口,以避免过量。但因为这是人工作业,失误在所难免。有时一不小心吸多了就会溅到嘴里。

一般为了防止误吸,使用移液管时通常都会在吸口放置棉塞,但是我对自己的技术过于自信,觉得应该不会出问题所以没塞棉塞。

最糟糕的一次是,稀释癌症患者的大便液体进到了嘴里。虽然液体进到嘴里不会生病,但是强烈的恶臭还是让我恶心了一会儿。还好现在有了移液枪,已经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故了。过去研究大便真是个又脏又累还危险的活儿。

我的“尝粪”经历虽然失败了,但是在动物界真有积极“尝粪”的动物。

比如考拉会让孩子吃自己的粪便。这样做不是出于儒教思想中的孝顺,而是为了补充日常食物中不足的物质。考拉的主食是桉树树叶。桉树树叶中含有有毒的单宁酸,如果肠道中没有可以用来解毒的细菌,考拉就无法吃桉树树叶。所以小考拉断奶后,首先要食用大考拉的粪便来获取解毒细菌。

除了考拉,还有一些动物为了补充纤维和矿物质也会食粪,比如小白鼠。对于动物来说,大便并不是不能再吸收的物质。

其实,在人类世界也存在用大便治病的例子,当然不是用嘴吃。法国曾经尝试将健康人的大便从患者肛门送进体内,以此来治疗溃疡性大肠炎。

不过不是将大便直接送进体内,而是加水稀释后注射进体内。这种方式控制了便血的症状,有效缓解了病情。这个医疗案例发生在 20 世纪 70 年代。

这个治疗方案的原理可能是让健康人大便内的有益菌在患者的肠道内繁殖,以此改善肠道环境。由此可见细菌对肠道环境影响巨大。

题图来自: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