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那个影响了苹果和MUJI设计主脑的人,在北京有个展

胡莹 2014-12-02 16:55:57

说迪特·拉姆斯是乔纳森·埃维与深泽直人的精神导师并不过分,只要你看看迪特·拉姆斯在博朗主持设计的产品就明白了。

做设计是要完成对彼此的尊重的一个过程?至少设计师高一强是这么认为的。

在美国 Interior Design 杂志(《室内设计》)中文版 10 周年之际,高一强以策展人身份携手 Interior Design 杂志,在北京朝阳公园 Walter Knoll 展厅共同推出了「Design is respect」展览与「 Systems Exhibition 」。“我的想法其实特简单,为什么谈尊重?因为在中国,现在很少有人从这个角度来做设计。”高一强表示。

Systems Exhibition 上展出的迪特·拉姆斯(Dieter Rams)为博朗设计的产品代表了高一强心中好设计的典范。这是迪特·拉姆斯的作品首次在北京展出。

在展厅内,除了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重新审视迪特·拉姆斯的设计所进行创作的海报与 Design is Respect 展收集的百余份设计师手稿,亮点还是在于 Systems Exhibition 展出的迪特·拉姆斯的设计实物,皆是 Systems Exhibition 策展人 Peter Kapos 的个人收藏。他告诉高一强,小时候爸爸买回来一台博朗的收音机,让他看不出年代感,既像是昨天设计的新品,又像是很久以前却不过时的设计,这燃起了他的兴趣,他开始了解迪特·拉姆斯这个人,并热衷于收藏他的作品。

(部分设计师手稿)

如今很多人都将苹果与无印良品的产品设计奉为简约却富有功能性的设计标杆,但要知道,不管是苹果设计部门的主管乔纳森·埃维(Jonathan Ive),还是无印良品的设计顾问深泽直人,都深受迪特·拉姆斯的影响,乔纳森·埃维在接受采访时也不只一次提到,在苹果的产品设计中运用了不少博朗产品的设计元素,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 iPod 对博朗 T3 便携式收音机的传承与 iMac 采用的博朗 LE1 音箱的支架设计,而深泽直人为无印良品设计的 CD 播放机也是一例。

(苹果与博朗产品的对比)

在中国,知道迪特·拉姆斯的人并不多,但高一强直到策划这次展览才发现,这位在德国、日本等国的工业设计领域响当当的人物,在中国尽管算是小众也有粉丝。他正计划着有机会能将迪特·拉姆斯的经典之作都带到中国来办展的可能。

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司·凡·德罗曾有一句“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名言,而迪特·拉姆斯却将他的设计理念阐述为“少,却更好”(Less, but better)。

在 1961 年成为博朗的首席设计师后,迪特·拉姆斯在随后 30 多年主导了一批博朗的经典设计作品,包括咖啡机、计算机、收音机、视听设备、家电产品与办公产品等,都成为世界各地博物馆的永久收藏。而他在 20 世纪 80 年代提出的关于好设计的 10 个标准,不仅成为博朗产品的设计标准,亦成为如今工业设计领域现代设计美学的原则。

  • 好的设计是革新的(Gutes Design ist innovativ.)
  • 好的设计是实用的(Gutes Design macht ein Produkt brauchbar.)
  • 好的设计是美观的(Gutes Design ist ästhetisch.)
  • 好的设计使产品易于理解(Gutes Design macht ein Produkt verständlich.)
  • 好的设计是谨慎克制的(Gutes Design ist unaufdringlich.)
  • 好的设计是诚实的(Gutes Design ist ehrlich.)
  • 好的设计是经久永恒的(Gutes Design ist langlebig.)
  • 好的设计在极细微处也维持一致(Gutes Design ist konsequent bis ins letzte Detail.)
  • 好的设计是环保的(Gutes Design ist umweltfreundlich.)
  • 好的设计是尽可能少的设计(Gutes Design ist so wenig Design wie möglich.)

用高一强的话说,博朗的产品就是“纯粹、不花哨以及能够解决问题。”而这也正是他所理解的设计的关键,“我认为设计就是一个有计划地解决问题的一个过程,但现在好多的设计都过多地艺术化、美化这件事,我觉得没必要夸大,它就是一个为企业和用户提供服务的事情。”

对于今天的大众,也许认为博朗只是剃须刀的代名词,但在工业设计领域,博朗称得上是重要的变革者。1953 年乌尔姆设计学院成立,发展了包豪斯的传统,并与博朗公司进行合作,使得设计迅速转化为工业产品,成为工业设计史上转向现代设计最重要的品牌之一。高一强也告诉《好奇心日报》,“博朗完成了包豪斯功能决定形式的理念的一种大规模实验。”

谈到这次策展的过程,高一强觉得自己不免有些“愤青”,“我觉得博朗的产品是把抒情的部分留给使用者,不像现在的一些设计师,卯着劲地抒情,弄得都很艺术化。”高一强说。

策展过程中,高一强邀请了 100 个设计领域的人来谈论自己对于「Design is respect」的理解。看到有人在手稿上写到“我觉得设计就是以人为本”之类的表述,高一强就很不解,“这话是什么意思?这都是虚的。”

在国内工业设计发展尚不成熟的今天,高一强对许多设计师的理念都不敢苟同。比如:要赋予设计故事与情感、吸取了孔子、老子的智慧之道亦或是为了完成一种个性化的表达所做的设计。

他看到很多国内媒体翻译过不少迪特·拉姆斯接受国外媒体的采访,里面涉及各种迪特·拉姆斯对于设计理念的阐述。但令他印象最深的,还是他自己在一家欧洲媒体上看到的,迪特·拉姆斯说:“我就是要把从 A 到 B 的距离缩到最短,A 是生产商,B 是用户。”

这也正是他意图通过这次展览传递出来的信息,“我是想让大家来思考,设计就是要完成对于彼此的尊重,这样才能做下去。”

展览时间:2014 年 11 月 22 日至 2014 年 12 月 5 日 10:00-—16:00

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公园东 7 号门 Walter Knoll 展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