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歌单聚集的注意力越来越多,它会像当年的单曲一样再次重塑音乐产业吗?

娱乐

歌单聚集的注意力越来越多,它会像当年的单曲一样再次重塑音乐产业吗?

周哲浩2017-04-18 14:52:19

从艺人生产到传播渠道再到听歌习惯,音乐的每个环节都因为歌单发生了转变。

welphen 还记得自己制作的歌单第一次上网易云音乐首页推荐时的情况。

2015 年 10 月,电子音乐杂志《DJ MAG》一年一期的全球百大 DJ 排名揭晓后,welphen 想着不如做个歌单,把排名更加直观的呈现给他的粉丝看。welphen 是电音的铁杆歌迷,通过在网易云音乐的电台上传从墙外自掏腰包下载的资源和有空时编辑的歌单,他那时已经在云音乐上有了接近五位数的粉丝。

上传完歌单没多久,让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歌单上架的同一天,网易 CEO 丁磊就在动态里分享了这份歌单。也许是丁磊的分享带动了歌单的热度,每一秒钟这份歌单的收藏数和评论数都在增加,这还是他在网易云音乐上编制歌单以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welphen 有点得意地在微信里发了条朋友圈。很快,几个好朋友在留言里纷纷吐槽:“哟,成为网红了啊。”

两年前的网红 welphen 现在算是中国的电子音乐圈子里的一个 KOL 了。他在网易云音乐上的账号 @welphenEDM 已经聚拢了 30 万的粉丝,这个数字甚至高过从《中国好声音》当中走出来的吴莫愁。 welphen 制作的 135 份歌单一共被收藏了 250 万次。他的私信信箱里还躺着不少来自商业或品牌活动合作推广的邀请。

通过发布歌单就能聚拢粉丝,并进而获得商业合作的邀请,welphen 所获得的机会放在几年以前,看上去都是不可想象的。然而,近年来流媒体的出现,歌单的影响已经辐射到了这个产业链的方方面面——其中最明显的是,音乐行业的话语权已经以歌单的形式转移到了普通人手中。和多年前的单曲一样,传统音乐公司的权力进一步瓦解。

歌单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歌单的出现是音乐行业碎片化趋势的一个延续。从 mp3 格式出现到苹果推出 iTunes ,碎片化的趋势越来越强。iTunes 把唱片时代的专辑拆分成单曲售卖,乐迷们不再需要购买整张专辑,而只需要付费购买自己钟爱的歌曲。

歌单差不多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2003 年,iTunes 在成立两年后就宣布了增加 playlist 功能。只是,直到流媒体们统领市场前,歌单并没有成为主流,也似乎没有怎么得到重视——playlist 是作为 iTunes 发布 Windows 版本时顺带提到的,官方宣传稿中,只出现了四次 playlist。

流媒体改变了一切。无论是国内的网易云音乐、虾米、QQ 音乐,还是国外的 Spotify、Apple Music 们都把歌单可见化了,从页面和搜索呈现都是如此。

对于流媒体而言,不管是通过 PGC 帮助用户发现音乐,还是通过 UGC 让用户体验创作,歌单是它们增加用户粘性、形成差异化的武器。因此,个性推荐成为了各个平台不约而同的选择。而相对于国外云端播放器式的流媒体,中国的流媒体还赋予了歌单社交属性,评论和分享功能让它更容易激发传播效应。

数据能够最直观地反应歌单的风靡。2015 年,数字音乐调研公司 MIDIA Research 向 1500 名美国、英国和法国人发出调查问卷统计听歌习惯,结果显示有 29% 的人回答说专辑是他们主要的音乐消费方式,31% 的人则回复歌单。在用户更年轻、对流行趋势更加敏感的流媒体上,专辑与歌单的差距更加明显。31% 的人主要在听专辑,而主要通过歌单消费音乐的人将近一半,达到了 45%。

随着歌单成为音乐的主流消费方式,音乐产业会如何被歌单改变也成为了人们关注的一个焦点。所有的文化产品都会被渠道改变,更何况音乐产业也不缺先例。

根据《卫报》的报道,在 iTunes 所代表的数字音乐还没在英国形成风潮的 2003 年,单曲在那年的销量为 3080 万份,专辑则是 1.57 亿。到了 2012 年,单曲的销量达到了 1.89 亿,而专辑的销量跌到了 1 亿。这意味着人们不再听专辑,而只是盯着喜欢的歌听。

这带来了音乐人营销方式的变化。艺人每发行一张专辑的宣传期变得越来越漫长,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抛出一首新单,而且,几乎每一首歌都会拍摄 MV。以往通过几首主打歌带动整张专辑销量的做法行不通了,每一首都要被好好对待。

现在轮到了流媒体和歌单来冲击音乐行业了。

唱片公司开始集中向歌单进攻。2011 年,环球音乐发起了名为 Digster 的歌单,可以在 Spotify、Apple Music 以及 Deezer 上播放。另外的两家巨头唱片公司也都有用歌单在流媒体上留名,华纳音乐的叫做 Topsify,索尼的则是 Filtr。

2014 年,华纳音乐集团通过旗下音乐人和唱片服务公司 WEA 收购了 Playlists.net。作为第三方流媒体歌单品牌,他们比较知名的一个产品是一个新的个性化音乐应用 Playlist A Day,可以为那些 Spotify 订阅用户提供一个每日更新的高音质歌单,并直接送达用户的手机,歌单的筛选则由 playlists.net 的编辑团队进行。

“看看今年的数据,有 20% 多的歌单来自 Spotify 官方或合作的唱片公司,而 40%-50% 的歌单则属于用户自己创建并加入个人音乐库的歌曲收藏列表。”2016 年的 Midem 音乐产业大会上,音乐流媒体平台数字营销咨询公司 Slice Music 的创始人 Justin Barker 这么说道。

买歌单的情况也出现了,一如当年的电台打榜。一家主要唱片公司的市场经理称:“付费进歌单是未来的必然趋势。”也有一些人说那些热门的歌单列表已经被买了下来。但是 Glassnote 唱片公司称:“我们有听说过相关的谣言,但我们并没有得到确凿的证据。”

歌单式打榜一点也不便宜。粉丝上万的歌单可能标价 2000 美元,而更多粉丝的歌单达到近 10000 美元一首歌。虽然很难找到一个支持这件事的官方文件,但这样的方法并不是非法的。

而在中国,各大互联网平台喜欢谈论的是歌单帮助用户发现音乐的作用。目前网易云音乐拥有十多个运营人员专门负责歌单相关的工作。

网易云音乐会邀请明星开设主播电台。有不少明星开设主播电台后,也会用歌单形式做推荐。在他们看来,这也是一种明星与粉丝互动的一种新方式。不过,与国外唱片公司借助歌单进行推广相比,网易云音乐向《好奇心日报》表示,目前还没有音乐人和歌单比较深度的合作或者其他玩法。

在这个问题上,看似歌单文化同样发达的中国会有些落后。在国外,如何利用歌单捧红音乐人,已经有了一些不错的案例。

新西兰歌手 Lorde 和爱尔兰歌手 Hozier 是 Spotify 上歌单的最大受益艺人。Napster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Sean Parker 在 Hipster International 歌单中放入 Lorde 的歌曲,为她成为国际红人铺平了路;而 Hozier 46% 的作品第一次的播放,便是通过歌单或浏览时产生的。

从事音乐产业数据分析的公司 Entertainment Intelligence 的董事 Sammy Andrews 认为,歌单的出现很大程度增加了冷门歌曲和过去未数字化单曲的曝光度和播放量。“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一家小众厂牌的旗下单曲在登上许多瑜伽歌单和睡眠歌单之后,播放量暴增,收版税收到手软。我的天啊,仅仅一个睡眠歌单所带来的版税收入就已经足够吓人了。”

歌单的流行也给了像 welphen 这样专门制作歌单的人更多机会。开始制作歌单时,welphen 和许多其他人一样,纯粹是出于个人爱好。歌单具有的社交属性让他和他的品牌被更多人知道。然而随着 welphen 变成了一个 KOL 式的人物,他对于自身的定位也发生了改变。

“早期我对它(welphenEDM)的定义是我个人,但是随着关注 welphenEDM 的人越来越多,我已经渐渐地把 welphenEDM 看成了一个国内推广电子音乐的平台。”welphen 说。

welphen 不是一个人在忙这事儿。他有了一个团队——包括他在内有两人负责网易云音乐上的账号,另外一个朋友打理去年 11 月底新开的微信公众号。

国际知名电子音乐节 Ultra 今年 3 月在迈阿密主站演出宣布将进驻中国后,welphen 马上开始写关于这则消息的文章,想着要让更多的电子音乐迷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件大事。

流媒体让 welphen 们以个人的身份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影响力。影响力达到一定程度,商业元素会随着进入到这个环节。这些都是以前的专辑或者单曲时代不曾发生的事情。

welphen 向《好奇心日报》表示,商业品牌这一块确实收到了不少合作或推广的邀请。不过 welphen 强调,只会挑自己以及粉丝认可的对象合作。内容够好的话,不用对方说自己也会进行传播。

Ultra 音乐节便是 welphen 认可的内容。而且他自己并没有想到,他会得到 Ultra 官方抛出的合作的橄榄枝。在 Ultra 宣布举办中国站后,它在中国的落地公司,王思聪旗下的香蕉计划就找到了 welphen,希望一起合作这个项目。

welphen 说现在平台时不时还需要自己倒贴钱,不过未来还有其他的计划,“所以现在暂时不会去考虑眼前的得失。”

如果说 welphen 这样的 KOL 还是音乐产业处在产业链上相对下游的位置。那么创作歌曲的音乐人也开始针对歌单,在创作上进行一些调整。

“Nicki Minaj 这是杀死了专辑么?”2012 年,麻辣鸡 Nicki Minaj 的专辑《Pink Friday: Roman Reloaded》发行后,《大西洋月刊》这么惊呼。

惊呼的原因在于,这张包含了 19 首歌曲的作品听上去并不那么“专辑”,而很“歌单”——前半部分的歌曲走的是麻辣鸡官场的毒辣嘻哈风格,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她的作品。专辑后半部分走起了夜店曲风。这些曲子背后的制作团队负责了不少 Lady Gaga 以及 Rihanna 走红的歌曲。这些歌曲虽然抓耳,但很难让人把它们和 Nicki Minaj 联系在一起。

Fact 上的一篇乐评这么写道:这不是一张经典专辑,但它却含蓄地表达了这样一种理念,即经典专辑这个思路在 2012 已经无关紧要了。当下时代,乐迷们都更愿意从 iTunes 曲库或 Spotify 歌单里直接挑选喜欢的歌曲。于是,让你的 EP 能让各路粉丝都产生共鸣才重要,没必要去管一些例如曲子是不是能连贯等不重要的细节。

《洛杉矶时报》则指出,Nicki Minaj 的这种做法并不是新鲜事,近年来的艺人们也都有采取类似的策略:Katy Perry 的团队在《Teenage Dream》中把这个策略演绎地很完美,阿黛尔的《21》继续继承了这个策略——在一到两年的时间里陆续发行单曲。这样才能在如今充满未知的音乐产业实现利益最大化。

用制作人 Diplo 的话来说,将来专辑的目标是让每首歌都有单曲感。在歌单盛行的背景下,专辑将来的时间也有可能会缩短到半小时左右。这个时间长度内,人们更容易保持专注而听完整张作品。

这种做法也在音乐行业内引起了一定的争议。唱片公司和艺人都表示过,专辑是一个完整的呈现形式,单曲组成的歌单可能有制作者自己的的主题或思路,却损坏了艺人的初衷。

曾经一位唱片公司的老板说道:“虽然现在专辑不好卖了,但我们还是会承诺给音乐人们出专辑,因为这不仅是他们作品呈现的最好形式,它本身也具有多方价值。”

香港独立乐队 David Boring 的贝斯手则说,专辑里面的歌能比较好地表现在一个时间范围内音乐人想做的东西,因为很多想法一首歌做不完。另外,一整张专辑往往是一个大概念,通过不同歌表现。

但歌单似乎还会强势地进行下去一段时间。

因为把它视为独有的流媒体产业越来越好了,好到甚至带动了整个音乐产业。根据 RIAA 的报告,2016 年的音乐产业相比 2015 年有了 11.4% 的营收增长。这意味着自 1998 年以来,美国音乐产业第一次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2016 年流媒体创造的营业收入 39.3 亿美元相比前一年 23.3 亿美元增长了 69%。2016 年流媒体的收入,比下载、CD 以及黑胶累加起的收入 35.1 亿美元还要多。

就像前文说的,音乐产业中的每个环节都似乎找到了适应歌单的节奏和利用歌单的可能性。另外,歌单增加了与其他行业结合的方式,比如星巴克在 Spotify 上推出每周精选歌单或是美国维珍航空公司航班的乘客可以免费使用 Spotify 的服务。这些都是前歌单时代处于封闭状态的音乐产业无法办到的。

从 iTunes 的单曲时代起,人们就开始习惯把音乐拆分开来消费,它也逐渐成为一种伴随性的娱乐方式,你听歌的时间是越来越多了,但除了非常钟爱的歌手出新作,你上一次专心致志地听完一张专辑是什么时候?你做作业、跑步、健身或者打游戏的时候都可能是戴着耳机的,但通过流媒体播放的却不是专辑,而是类似“高效写作业背景歌单”、“游戏必备歌单”这样的音乐吧?


题目和文中图片来自:Public Domain Pictures、Wiki Commons、pexel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