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加拿大正在计划“召回”人工智能人才,他们之前首选美国

Steve Lohr2017-04-12 07:43:40

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商业是加拿大经济势在必行的一个趋势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多伦多电 — 早在 Google 开始研发无人驾驶汽车、Amazon 制造可对话家用电器之前,主要由加拿大政府和大学支持的一部分加拿大研究人员就已经在为如今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打基础了。

不过这次商业淘金热潮的中心却是在遥远的硅谷。近些年来,在 Google、Facebook、苹果及其它公司的高薪利诱下,加拿大很多年轻的人工智能科学家都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加拿大新兴的初创企业仍在不断增长,但它们为了追求更多的风险投资、更好的商业技术和发展前景,往往都会搬到美国加利福尼亚。

前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高级副行长、现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院长蒂夫·麦克伦(Tiff Macklem)表示:“加拿大其实还没能从如此领先的人工智能技术水平以及政府几十年的投资中获得利益回报。”

现在,加拿大政府、公司、大学以及技术人员都把“将人工智能技术带回来”放在了首位。他们说,最终的目标就是要围绕加拿大的专业技术建立起一个商业环境,同时要保证大学专家在本国进行研究创造。

多伦多的马尔斯创新中心(Mars Discovery District)是全世界最大的科技创新集中地之一。在经过人工智能科学家及初创企业多年以来不断流向硅谷之后,如今加拿大正努力要把那些人工智能方面的领先人才留在国内。图片版权:Aaron Vincent Elkaim/《纽约时报》

他们想要发扬杰弗里·辛顿(Geoffrey Hinton)、理查德·萨顿(Richard Sutton)、约书亚·本西奥(Yoshua Bengio)等资深研究人员的坚韧精神——正是他们在很多计算机科学家及整个技术行业都认为自己的工作陷入僵局的时候,研发出了被称为机器学习的人工智能技术,从而开启了人工智能科技突飞猛进时代的大门。

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让人振奋的进展迹象,比如新增政府资金、大公司投资、扶植初创企业的计划,以及加拿大本土企业家及美国风投资本家投资习惯的改变。

在新公布的国家预算中,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政府保证将投入 9300 万美元(约 1.25 亿加元)用以支持多伦多、蒙特利尔和埃德蒙顿的人工智能研发中心,并且会以公私合作的方式进行。

两周前,多伦多人工智能矢量研究所(Vector Institut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宣布将成为其中一员。研究所最开始得到了 1.3 亿美元的投资,其中一半来自国家及省政府,另一半则出自于企业赞助商,比如 Google、埃森哲(Accenture)、英伟达(Nvidia)以及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加拿大航空等本国大型企业。

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创造性颠覆实验室(Creative Destruction Lab)近期的一次会议。这个实验室成立于 2012 年,目的是帮助那些科技密集型的初创企业。图片版权:Aaron Vincent Elkaim /《纽约时报》

2013 年,杰弗里·辛顿加入 Google,不过仍在多伦多大学保留了教授职位。他将成为研究所的首席科学顾问,新成立的研究所将被安置在多伦多市中心的建筑群马尔斯创新中心,由公私双方合作管理,这里还有很多科技初创企业,其中也包括一些人工智能公司。

Google、微软、IBM 等科技巨头以及其它行业中的某些公司也在扩大他们在加拿大的人工智能研发团队规模。

去年通用汽车表示,公司将把研发无人驾驶汽车的一个研究与工程实验室建在多伦多郊外的万锦市。汤森路透则宣布将在多伦多开设一间“认知计算”中心,探究专业人员使用信息和技术帮助制定决策的新方式。

Deep Genomics 公司 CEO 布伦丹·弗雷(Brendan Frey)表示,公司的美国投资商曾鼓励他继续留在多伦多而不是搬到旧金山湾区。“那边的各种宣传有点太过火了,”他说,“另外,我们这边还有全世界最棒的人才。”图片版权:Aaron Vincent Elkaim /《纽约时报》

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商业是加拿大经济势在必行的一个趋势。近些年来,加拿大科技产业一直止步不前。加拿大大型通讯设备制造商北电网络公司(Nortel)于 2009 年宣告破产,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一蹶不振。还有曾经的行业领导品牌黑莓也逐渐退出了智能手机市场。

有两家把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药物开发的初创企业很好地说明了其中的挑战与机遇——而这正是加拿大所有初创企业正在面对的情况。

2012 年成立的 Atomwise 公司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测试有哪些新分子可能用于多发性硬化症等特殊病的治疗。公司 CEO 亚伯拉罕·海德茨(Abraham Heifets)在多伦多大学取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海德茨回忆起创业初期寻找投资的时候说,一位有意向的加拿大投资人曾说,早在 20 年前就有人在做同样的事。“你能有什么新东西吗?”海德茨说那位投资者问了他这句话,然后拒绝给他投资。

后来海德茨去了湾区,见到了风险投资公司德丰杰(Draper Fisher Jurvetson)的创始人蒂莫西·德雷珀(Timothy Draper)。德雷珀说他已经在 20 年前投资了好几家试图使用类似方法的公司,但这并没有让他打消再试一次的念头。

“这就是文化差异,是对风险以及是否接受失败的不同态度,”海德茨说。

爱丽丝·高(Alice Gao)和特洛伊·辛普森(Troy Simpson)在 Deep Genomics 公司,这是一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主要通过生物科研发现并治愈疾病。图片版权:Aaron Vincent Elkaim /《纽约时报》

Atomwise 搬到旧金山是为了与投资人及当地庞大的人才库距离更近。

相比之下,2014 年成立的 Deep Genomics 则留在了加拿大,美国投资人更是鼓励它留在多伦多。

公司 CEO 布伦丹·弗雷是辛顿在多伦多大学的后辈,他花费了数年时间用以研究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如何与细胞生物学相结合。在聘用软件工程师的时候,他都会询问他们是否可以承诺工作多年。

“在湾区的话干扰太多了。”弗雷说,“那边的各种宣传有点太过火了。另外,我们这里还有全世界最棒的人才。”目前他也在多伦多大学任教授,同时还是新成立的矢量研究所的共同创始人。

不管 Atomwise 公司还是 Deep Genomics,都在不同时期参与过一个被称为“创造性颠覆实验室”的项目。这个实验室是由罗特曼管理学院教授阿贾伊·阿格拉瓦尔(Ajay Agrawal)在 2012 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那些技术密集型的初创企业。这类初创企业一般都是由某位博士科学家成立的,他们可能对某个创意已经研究了五年,却没有或几乎没有任何商业经验。

2015 年,该项目开始向人工智能领域的初创企业倾斜,有 25 家公司被纳入到了项目中。去年则有 50 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得到了投资,阿格拉瓦尔表示,今年可能会有 75 家左右。

Deep Genomics 办公室内部。软件工程师在招聘过程中就需要承诺可以为公司工作多年。图片版权:Aaron Vincent Elkaim /《纽约时报》

项目共持续九个月,分别有秋季期和春季期,跟学校里的学年差不多。参与者需要在两年时间里,每过八周就在多伦多聚会两天,这两天要做业务陈述、听取建议,并为接下来的八周制订计划。

每次聚会的时候都有至少一家或几家公司被投票出局。进行投票的是一个日益成长的评审团队,由阿格拉瓦尔聘请的科技企业家和投资人组成。

加拿大决意发展人工智能行业的一个不确定因素就是特朗普政府了。加拿大人工智能科学家表示,已经有很多在美国的研究人员向他们打听消息,担心新政府在外来移民和其它政策方面的新立场。

是否应该回加拿大,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考虑了。1987 年辛顿之所以会在加拿大定居,部分原因就是由于美国秘密支持尼加拉瓜、试图推翻左翼桑地诺政府的反政府游击队。

来自英国的辛顿当时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他意识到,继续留在美国进行研究的话,就意味着要接受来自里根政府的资金。“我更愿意选择加拿大,”辛顿回忆道。

2003 年,美国军队登陆巴格达之后,理查德·萨顿离开美国,成为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教授。他说:“小布什当时正在入侵伊拉克,所以我该离开美国了。”


翻译 熊猫译社 乔木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