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隔 7 年,Google 又来中国开了场发布会,但只是宣布一场围棋赛

智能

时隔 7 年,Google 又来中国开了场发布会,但只是宣布一场围棋赛

崔绮雯 马若飞2017-04-10 17:00:35

AlphaGo 要去乌镇对阵中国的棋手,

说了 3 年,Google 终于要把一个大业务带来中国了。

这是几天前我们最早收到媒体发布会邀请时的想法。

最近几年,Google 在中国的对外沟通更多就只是艺术项目、翻译、广告的小范围媒体沟通会,从未像今天下午一样一次请了超过 100 家媒体开发布会。

发布会本身也很神秘,周一下午 3 点召开的发布会,在当天早上 9 点才发邀请函。

Google 在中国做业务消息传了好几年。2015 年,Google 重组为 Alphabet 集团后,执行董事埃里克·施密特就曾透露,Google 想要“服务整个中国”。

Google 创始人、Alphabet CEO 拉里·佩吉也在那年 11 月说过“我们在中国还有挺多业务,而且还想做更多。现在我把这个问题留给(Google CEO)皮蔡了。”

几个月后,Google 大中华区总裁石博盟赶在 2016 年春节从香港发来一段贺年视频。

具体的业务消息就更多了。根据《好奇心日报》从知情人士获得的信息,Google 在一年前已经成立了一个数人规模的市场团队,评估将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带入中国。到 2016 年 12 月,Google 还在中国举办了一次 Android 开发者大会,鼓励开发者通过 Google 把应用分发到海外的各个国家。

今年 3 月,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还在两会上说“学术(搜索)可能会首先被允许”进入中国。”

上周,Google 翻译的手机应用也可以在国内下载。

所有这些事,都让人期待。

但这个幻想在发布会当天破灭了。邀请函上的地址直接写着中国棋院。发布会会场是中国棋院内的二层宴会厅,门楼上红色 LED 列着“中国乌镇围棋峰会发布会”。

今天发布会由三方合办:中国围棋协会、Google、浙江省体育局。AlphaGo 将会于 5 月 23 日- 27 日在乌镇举办一场围棋大会。

到时候会有三种赛制。首先是柯洁和 AlphaGo 会直接进行三番棋的对垒,这跟之前对阵李世乭的快棋不太一样,三番棋,每方三小时。

单独对阵之后,AlphaGo 将会跟两个人类棋手一起组成团队来协作对阵另外一队人类棋手。最后还有团队赛,就是 AlphaGo 对战 5 个人类棋手组成的团队,人类棋手可以互相交流讨论,看看能不能战胜人工智能算法。

此次出场的 AlphaGo 比之前战胜李世乭的 版本和在互联网上化名的 Master 还要更新一些。就在今年年初,AlphaGo 新版本在线上下棋时就战胜了包括柯洁在内的所有选手,60 战而无一败。

在近一小时的发布会上,Google 看起来是个协办方。大中华区总裁石博盟的致辞不到 10 分钟,礼貌地介绍了活动情况,提了一下翻译应用最近可以用了。

之后话筒就交给了国家体育总局、浙江体育总局的官员。4 位政府官员先后谈了围棋的悠久历史、浙江省的文化地位以及自己对于柯洁挑战 AlphaGo 的期待。

柯洁首先称赞了一下对手,说“AlphaGo 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团队。Google 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AI 会为我们的未来生活带来美好的东西。我相信未来会因为他们改变。”然后,他就表了决心,说自己会“抱着必胜的心态和必死的信念”去迎战人工智能。

是吧,但这和中国用户所期待的太不一样了。

7 年之后,最让中国人期待的 Google 服务是 YouTube 和搜索

AlphaGo 可能不是中国用户目前最想要的 Google 产品。

从目前的数据看来,国内的用户来说,最熟悉的 Google 产品,除了搜索之外就是 YouTube 了。

根据百度指数的数据,最近一年内,Google 搜索引擎中文名“谷歌”不再是被中国用户搜索次数最多的 Google 产品。最热的是 YouTube。

而 AlphaGo 在去年 4 月战胜韩国棋手李世乭的时候一度非常热,但之后并没有太多关注。甚至到今年年初,它伪装成人类跟中国棋手对战,也未能引起太多讨论。

如果把时间维度拉长到 7 年,会发现随着 2010 年无法正常访问后,它的搜索被提及的次数就越来越少。反而 YouTube 因为娱乐内容被大量搬运到国内,搜索量慢慢增长起来。

这趋势在微信指数里得到了验证。在更多中国用户每天都刷的朋友圈里,YouTube 成了最受关注的 Google 产品,比搜索和地图受欢迎得多,这跟 YouTube 有趣视频经常被做成截屏或者搬运到国内的视频网站上有很大关系。

《好奇心日报》昨天做了一个关于 Google 产品期待的调查,在我们收到的超过 3 万份投票结果中,识别度最高产品还是 Google 的搜索引擎(22.4%),排在第二名的是视频网站 YouTube,第三名是用来查学术论文的 Google 学术搜索。

在 Google 过去两年的新产品里面,AlphaGo 是唯一进入大众视野的了。由于中国地区无法正常使用,在海外很火的两个新服务 Google 语音助手和 Google Photos 智能相册关注者寥寥。

在百度指数和微信指数里面,Google 的几个人工智能相关产品的词条也还没有被收录。

从 Google 指数里也能看出一些端倪。上面的截图显示的是中国用户在 Google 上的搜索热点,以 Google 本身为基准,也就是说那些可以访问外网的中国用户,他们最在乎的 Google 产品是什么。

最受关注的是 YouTube,其次是 Gmail 和 Google Play。其它较新的产品几乎完全没人关心。在 Google 搜索指数里,AlphaGo 和阿法狗的搜索热度都是零。

离开 7 年之后,它对于大多数中国用户的印象成了一家娱乐公司。

但对于 Google 来说,最重要的服务还是搜索

从成立并且找到商业模式以来,Google 一直是一个广告公司。2016 年,他们 88% 的收入都来自于广告,而这些广告,一大部分来自于搜索的关键字广告,还有增长得越来越快的 YouTube 视频广告。

2016 全年,Google 900 亿美元营收中有超过 793 亿来自广告。

为了卖更多的广告,Google 几乎所有免费互联网产品,例如邮箱、地图,都是在给用户提供基础服务的,为更精准的广告服务提供数据。

YouTube 也是重要的。每个季度的财报会议上,Google CFO 露丝·波拉都会在搜索之外,首先提及 YouTube 视频观看量的提升。

在大家都坐在家里的电脑前上网的 PC 时代过去后,有多少人在手机上看 Google 的广告越来越重要,而移动端,YouTube 的观看量也成了重要的参考指标,尤其是跟 Facebook 争夺广告资源的时候。

但要用搜索之外的业务赚钱,目前看起来还是很难。

至今,Google 没有公布过单个产品的盈利情况,或者它带来的广告收入占比,包括 YouTube。

虽然已经做成全球 10 亿用户的视频网站,YouTube 没有公布盈利情况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大公司一般不公布具体产品的盈利数据,很可能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足够亮眼的数字能拿出手。根据华尔街日报等多家媒体的猜测,YouTube 目前可能还在亏损。

对于 Google 人工智能助手等新产品来说,也是类似问题。

去年,Google 财报会议里提到最多的产品,除了搜索引擎、YouTube 之外,就是主打人工智能功能的“Google 助手”了。

在去年 5 月的 Google 总部所在地山景城举办的开发者大会上,Google 整个公司进行了策略转向,是把人工智能当作是公司互联网产品的基础。

CEO 桑达·皮蔡透露,“机器学习是一个可以带我们走向未来的引擎,现在 Google 已经有超过 100 个团队在使用机器学习,从街景、语音搜索到邮箱,还有更多。”

但这些暂时都不会产生直接收入。也不能帮助 Google 反击 Facebook 对它广告业务的挑战。

最大的那些业务,你是很难用上了

Google 有 6 个产品拥有超过 10 亿用户。

其中最大的 Google 搜索占据 93% 的搜索引擎市场份额。全球除了中国地区一共有 28 亿互联网用户。这意味着有 26 亿人使用 Google 搜索。从财报上来看,Google 最赚钱的业务也就是搜索引擎衍生的广告。

统治中国搜索市场的百度,2016 全年营收中有约合 93 亿美元来自搜索广告。如果 Google 抢走一部分生意,创造的营收对 Google 也是有价值的。

显然,Google 搜索是对 Google 最有商业价值的一部分。但它是不是能在中国和百度竞争,并不完全取决于 Google。

2010 年 1 月 12 日,Google 宣布因为受到来自中国地区的攻击,决定不再接受信息审查,并将简体中文服务转移到香港网址 google.com.hk。之后你入住中国的涉外酒店,就经常能看到一个贴心的提示,提醒你 Google 和一众其它海外互联网服务无法正常访问。

很显然,今时今日的状况并没有比当年更好。如果 Google 搜索想在中国恢复 2010 年之前的访问,代价一定不止数据安全。

另一些业务进入中国,则受到商业模式的挑战,特别是 Android 和 Play 应用商店。

今天所有的中国手机公司都希望从应用商店里获得收入——给游戏公司带来用户,而后分取收入。这些公司的硬件利润都比较有限,Google 很难再说服它们把商店收入交出来。

至于中国用户最期待的 YouTube,它吸引中国用户的是 10 亿海外用户创造的内容。搬进来,听上去就会是一个审查灾难。

最终的问题还是,市场没有变得更好

去年 6 月,Google CEO 桑达·皮蔡曾在一个公开演讲中表达了对中国的态度

“我很在意在全球每个角落都能为用户提供服务这件事。Google 是给所有人做的。我想要进入中国,给用户提供服务。”

AlphaGo 来中国参赛,对 Google 中国业务的帮助,更多是形象上的。

它可以宣扬 Google 作为顶尖技术公司的形象,但对于中国互联网用户的日常,毫无影响。

现在中国用户有着 2.57 亿的 Android 用户。7 年的隔绝后,不只是无法使用 Google 服务而已。这些没有 Google 底层服务的手机,到了国外,连 Yelp(大众点评早年模仿的对象)之类毫不敏感的应用也无法使用,因为它需要调用 Google 地图。

虽然都叫 Android(或者安卓吧),但中国 Android 用户已经在用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7 亿多中国互联网用户使用困难的不只是 Google 和依附它们的产品。能看到的东西也更少了。

2012 年的时候《纽约时报》还上线了中文网。现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彭博社、《经济学人》、《纽约客》连英文网站都需要你有技巧的打开。

同样在 2010 年可以使用的 Instagram 和 Pinterest 图片社区,现在也无法访问了。

这几年立法也更严格了。去年年底的互联网安全法,对在中国境内从事互联网服务做了大量要求。包括让微软、IBM、英特尔等公司开放源码。

最近微软带来了专门为中国地区定制的 Windows 10 操作系统。但具体定制了什么,微软是没有说法的。

一些上线没多久的东西也被关闭。比如苹果的 iTunes 电影商店和 iBooks 电子书店。

上月,重庆市政府公布的新规里,私自使用 VPN,成了“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将会面对处罚。

Google 想做这个市场,是比 7 年前更难了。


题图来自 Andreweland@FlickrJosh Chin@Flickr(长题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