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在选股票这件事儿上,机器的风头正渐渐盖过经理人

Landon Thomas Jr.2017-03-31 12:55:42

与其日后痛苦,不如现在痛苦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机器选手再得一分。

2009 年,黑石集团BlackRock)收购了巴克莱银行(Barclays)的交易所交易基金。自那以后,一个棘手的挑战就摆在了这家全球最大基金公司的面前。

这些由电脑操控的低成本基金出现了爆炸式增长,把那些早先刺激公司扩张的选股专家远远抛在了身后。交易所交易基金、指数基金等被动式投资的崛起在投资界掀起了一场革命,一方面以更加低廉的费用向普罗大众提供了更好的机会,另一方面也给华尔街货币经理人增添了压力——哪怕是最大的货币经理人也受到了影响。

如今,经过几年的深思熟虑后,黑石集团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劳伦斯•D•芬克选择了与这些机器共命运。

图片来自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周二,黑石集团提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公司打算将大量主动式管理共同基金与在选股时更依赖算法与模型的基金联合起来。

大批投资者抛弃了主动式管理股票基金,改投价格更低、追踪每一种指数和投资主题的基金。黑石集团此举正是大型基金管理公司为应对这一现状所采取的最直截了当的措施。

一部分资产价值 300 亿美元的基金(约占主动式股票基金的 11%)将会成为黑石集团本次计划的目标对象,其中有 60 亿美元基金将更名为黑石优势基金(BlackRock Advantage funds)。这些基金专注定量及其他策略,采取更依赖规则的方式进行投资。

“信息普及让主动式管理变得更困难了,”芬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得改变这个生态系统——这也就是说,在量化和传统投资策略的范畴内,我们得更加倚仗大数据、人工智能、因子和模型。”

黑石集团原先有 53 位选股专家。此次调整行动中预期将有七位选股专家卸下职务,不再管理自己原本负责的基金。其中几位货币经理人仍会留在公司担任顾问一职,至少 36 位和这些基金有联系的员工将会离开公司。

虽说黑石集团是在循序渐进地推进相关措施,但从许多方面来看这项新计划都是对 1980、90 年代彼得·林奇(Peter Lynch)掀起的共同基金经理热潮的直接打击。(彼得·林奇是当时基金巨头富达投资[Fidelity]的选股天才。)

如今,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Franklin Templeton)、安本资产管理公司(Aberdeen)、富达投资等资产管理公司还在努力证明,他们的债券经理人和股票经理人比市场上的其他人更聪明。而且他们还要为跑赢市场收取较高的费用。

然而从 2009 年起,随着这些基金的业绩表现出现下滑,成千上百万投资者开始拒绝这一投资建议,抛弃昂贵的共同基金,转投追踪多个指数的基金——这些基金表现更好,但成本价格只有共同基金的几分之一。

目前最大的基金公司是指数基金领域的先锋美国先锋基金公司(Vanguard)和黑石集团。这两家公司管理的资产价值总计接近 10 万亿美元。

手握安硕(iShares)交易所交易基金的黑石集团无疑从这场投资者革命中尝到了甜头,从这场未来几年可能会破坏共同基金行业的革命中得到了好处。

不过,共同基金领域的怪兽目前为止还要数先锋基金公司。指数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已经为这家公司带来了不少颇具历史意义的重大资金流入。

晨星公司(Morningstar)称,去年有 4230 亿美元流出了主动式管理股票基金市场,另有 3900 亿美元流入了指数基金市场。其中有 2770 亿美元流入了先锋基金公司,是先锋基金公司实力上最接近的竞争对手黑石集团的近三倍。

芬克总自称是一个不可知论者,他说自己不知道客户是会购买一支追踪低波动性股票、低价简朴的交易所交易基金,还是会购买投资小型美国公司的昂贵共同基金。

让客户自行选择一直是他长期以来的准则。

但他没有点明的是,从根本上讲,现在他是系统投资风格的忠实支持者,比起个人投资组合经理的选股智慧,他更偏爱算法、科学以及依靠数据的模型。

近年来,他聘请了哥伦比亚明星金融教授安德鲁·昂(Andrew Ang),请他负责推进黑石集团的因子投资——这是一种以主题为基础的资产配置方式。

去年起,黑石集团地地道道的选股专家已经和数量分析专家开始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了。这些经理人不少都是博士,而他们购买(或出售)沃尔玛股票的依据可能会是揭示沃尔玛停车场里有多少车辆的卫星数据,而不是从沃尔玛资产负债表内部结构中洞察的信息。

总而言之,芬克已经开始确信,黑石集团必须在机器投资(比如 Aladdin)、公司风险管理平台、机器人顾问、大数据甚至人工智能上押下重注。

芬克接受的所有采访以及他出席的所有电话会议几乎都证实了这点:他的谈话总是围绕着科技,很少会提到公司选股专家正在做些什么。

但是,芬克也不打算简单地抛开主动式投资,把所有赌注都压在机器操控的被动式投资上。虽然黑石集团的主动式管理股票基金已经从 2009 年的 2080 亿美元减少到了如今的 2010 亿美元,但主动式投资对于黑石集团而言仍是一项非常赚钱的业务,占到了其总收入的 16%。

晨星公司的数据显示,2009 年以来,黑石集团只有 11% 的主动式管理股票基金跑赢了基准;2012 年以来,共有 275 亿美元流出了黑石集团的主动式管理共同基金。

这一推进主动式投资的新举措由马克·怀士曼(Mark Wiseman)监管,重点突出了投资组合经理在精选股票组合上押下重注的策略。怀士曼是加拿大顶尖养老基金的最高主管,芬克去年聘请了他,请他负责改进公司股票基金业务。

不过,一个更加重要的信息是毫无疑问的:在黑石集团,想要靠挑选美国股票立身扬名的昂贵主动式管理基金必须适应新的现实情况。

以投资美国大公司的黑石集团 Large Cap Core 基金为例。2009 年以来,这支基金的资产价值已经减半到了 15 亿美元——过去三年间,相较相应指数,Large Cap Core 基金落后了 1.3%。

黑石集团量化投资团队三位投资组合专家将会取代负责这支基金的经理的职位,基金的费用也会减半。黑石集团量化投资团队会利用各种各样的电脑模型来选择股票。

当然,这些举措中没有哪一项有可能让过去几年资金流出的状况立即终止。事实上,由于很少有投资者会愿意继续持有一支正在经历改造的基金,流出的资金还有可能进一步增加。

但是,就芬克及其全新股票代理人看来,与其日后痛苦,不如现在痛苦。

“人们坐在房间里挑选股票,心里想着他们比旁边的人更聪明——这种老办法已经没用了,”怀士曼说,“对于主动式基金经理人来说,这些构成了一片片波涛汹涌的海域,但在黑石集团,我们乘在一艘航空母舰上,我们会继续向前,找到我们的航线,穿过这片海域。”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