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普通工人赚得不多,可能跟巨头公司成了市场主流有关

Patricia Cohen2017-03-13 07:18:01

从制造业到零售业,巨型公司成功攫取了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上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工人在整个“经济蛋糕”中获得的比例像光速一样恒定。不管经济的组成如何,劳工群体总是能够以工作报酬的形式带走大约三分之二的国家总产值。1939 年,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宣称,工人的恒定份额是“所有经济统计数据中最令人吃惊、最稳定的元素之一”。

最近几十年,这种包括总裁奖金和期权、以及停车场服务员的最低工资和小费在内的稳定的劳工工资比例开始松动。2000 年代,这个比例出现了明显下滑。虽然工资金额在过去几年小幅上涨,但是自从经济衰退以来,劳工的收入比例一直没有突破 59%。

与这种下降同时发生的,还有总体增长速度的放缓以及不平等现象的明显提升。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戴维·奥特(David Autor)表示:“在蛋糕没有明显变大的情况下,工人获得的份额正在缩水。”这种状况正在颠覆美国和海外的政治体系和经济政策。

整体经济回报中工人份额缩水的原因令人困惑。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应该归咎于技术进步,因为雇主将工人换成了机器。其他人则认为,由国外廉价劳动力驱动的外贸才是主要原因,这一观点得到了总统特朗普的支持,并在选民中产生了很大的共鸣。

去年黑色星期五前夕,马德里附近的亚马逊物流中心。巨型公司正在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这对工人的工资产生了不利影响。图片版权:Gerard Julien/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其他“罪魁祸首”还包括更加优待投资收入而不是工资的税收政策、使工人更加低效或者不适合信息型和服务型经济的软弱无力的技术和教育,以及削弱工人谈判能力和保护措施的日益软弱的工会。

例如在过去 15 年里,劳动生产率的增速高于工资增速,这说明工人没有得到与贡献相对应的报酬。而且一些行业的状况比其他行业更加糟糕。采矿业和制造业经济份额的缩水最为明显,服务业工人(包括专业服务和企业服务)则获得了最大的收益。

现在,一项新的研究将矛头指向了另一个因素:“超级明星公司”。

从制造业到零售业,巨型公司成功攫取了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

虽然这种集中为 Facebook、Google 和亚马逊(Amazon)等行业巨头的投资者和所有者带来了巨额利润,但从整体上看,这种“胜者通吃”的竞争形式对工人也许并不是很有利。过去 30 年,他们在总体收入“蛋糕”中的份额一直在下降。根据一项针对数百家公司机密财务数据的分析研究,集中程度最高的行业劳工收益份额下降得最为明显。

请大家想一想零售业。过去这个行业拥有大量的夫妻店,现在,它已被沃尔玛(Walmart)、Target 和 Costco 等少数行业巨头控制。

奥特同戴维·多恩(David Dorn)、劳伦斯·F·卡茨(Lawrence F. Katz)、克里斯蒂娜·帕特森(Christina Patterson)和约翰·范·瑞南(John Van Reenan)等经济学家共同进行了这项研究,他表示:“这些大公司非常复杂,非常高效,而且不需要那么多的劳动力。”

效率也伴随着优势。

这些“超级明星”可以提供更多的品类、更便宜的价格以及便利性,但分享更多利润的工人数量却更少了。

例如,软件平台和网络服务在安装时可能很昂贵,但在扩展时则要便宜一些。技术使人们能更容易地发掘细微的竞争优势,而且他们并不需要将薪酬管理部门、运输部门或者人力资源部门扩大一倍。

“超级明星”聚集行业大多数利益的概念在个体层面上也许更容易理解。由于有线电视、卫星电视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碧昂丝(Beyoncé)、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等大牌歌星以及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Cristiano Ronaldo)等大牌球星可以覆盖更大的受众,在行业收入中获得更大的比例。

 

1981 年,经济学家舍温·罗森(Sherwin Rosen)在论述现代社会的“超级明星”现象时指出,“市场规模和报酬存在向各领域最有才华的个体倾斜的强烈趋势”。

不过这个曾经适用于大众明星的现象,现在也已经出现在了更加平凡的行业里。去年晚些时候,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总结道:“过去几十年,只有收入最高的群体出现了稳定的工资增长。大多数工人的工资增长缓慢,没能与生产力的增长保持同步。”

随着行业更加集中,收入不平等现象也越来越多。

研究显示,在几乎每一个行业里,工人的主要收入差距不是来自同一公司内部最高薪金和最低薪金的差距,而来自不同公司之间的差距。

奥特和其他研究人员表示,大公司的工资往往高于小公司,科技公司的薪水尤其高。这个行业的员工人数较少,而且可以分享更大的蛋糕。

研究人员考察了占据美国私企就业人数 80% 的六个行业。他们发现,每个行业的“行业集中度都出现了非常稳定的上升趋势”。例如在制造行业,最大的四家公司 1982 年时控制了全行业 38% 的销售额;到了 2012 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 43%。在金融领域,这个数字从 24% 增长到了 35%;在零售行业,这个数字从 15% 上升到了 30%。

行业集中度增长得越快,劳工份额的降幅就越明显。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卡茨表示:“新的‘超级明星’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没有为非精英工人提供基础性的中产阶级工作岗位。”

“这很令人担忧。这种趋势正在各个国家相继出现,”卡茨说。


翻译 熊猫译社 刘清山

题图来自 NY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